紫家的家主更是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的女儿作为棋子安排到奚家,奚熠华那时候就开始准备反击,对紫家主的安排更是照收不误。

  终于等到了收网的时机,奚熠华看着天上的寒月,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开口“传令下去,三天后开始行动。”

  “是。”低沉的声音响起,却没有发现人的踪迹,无声无息的来,无声无息的走,这就是他的势力——惑影。

   就在林楚还在伤风悲秋的时候,他被包围了,还没等他反抗就被抓起来,无论他怎么叫喊也不放开他,直接把他带到水牢关了起来?

  确定这是牢房吗?

  林楚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豪华版的牢房,檀木的床上铺着厚厚的一层棉褥,和现代的弹簧床有一拼。镶金的浴桶俨然一副暴发户嘴脸,连夜壶还是翡翠做的……

  牢房内别说桌子椅子,连花草都有几盆,要不是四周因为常年阴暗潮湿导致墙壁上长满了青苔他根本就看不出来这里原来是牢房。

  “这几天就委屈林公子住在这里了,爷说了,等事情做完他再接您出去。”

  “什么事情?”林楚狐疑地问。

  “请公子赎罪,爷吩咐了不能说。”

  “哦。”

  “公子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没事,你下去吧。”

  “是。”

  ……

  “都安排好了?”

  “回爷的话,牢房那边都安排好了。”

  黎塘刚从牢房出来就直接来到奚熠华这边汇报情况,中间没有耽误一点时间。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林楚,你等着,不出五天,我一定会把你接出来,不会让你吃太多苦的。

  吃苦?林楚真的在吃苦吗?奚儿子你这苦真好,给我也吃吃。

  ~( ̄▽ ̄~)~

  “小姐,你这一招走得也太险了吧。”

  紫依薰面色红润,那还有刚才的半点虚弱。她冷冷一笑,“险吗?要做大事,这点险都冒不了,如何做大事。”

  说着,紫依薰抬起了手,看着自己修长的手,“而且你家小姐到最后还不是成了。”

  “可是小姐,爷那么优秀,身边肯定不止一人爱慕他,到时候爷要是再看上别人……”

  “爷只会是我一人的。”紫依薰直接打断了紫冉接下要说的话,只要有人敢接近爷,那么就要有足够的勇气承受我紫依薰的怒气。

  原来,紫依薰在六岁的时候就对只有八岁的奚熠华一见钟情,那时奚家二老还健在,每年八月十五几大世家都会聚起来,有时还带上自家的子女一起,而就在那时,紫依薰第一次见到了奚熠华。

  从此以后紫依薰每年都会和紫父一起来参加聚会,但是却再没看见奚熠华。

  直到最近,紫依薰再次见到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心更是扑通扑通直跳,差点就病发。

  当她听到父亲的计划更是喜笑颜开,她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嫁给奚熠华了,虽然不是正室,她还是甘之若饴,她不知从哪来的自信认定,凭借自己的美貌和智慧一定能把奚熠华收到自己的石榴裙下,不出一个月她就能凭借自己爬上正室。

  但是,这中间却多了一个变数。

  她从下人口中得知爷一直在寻一个人,名曰林楚,是爷最新的男宠。也是因为他,她与正室失之交臂,因为她感觉到爷在看见他的时候情绪有一瞬间的情感波动。她怕,她怕爷不再宠她,所以她才设计了今天的这一出,只是她不知道,不知道奚熠华已经洞穿了一切。

   第一天,林楚光着膀子练拳,几天不练八块腹肌隐隐有要合成一块的趋势?他有腹肌吗?看着明明是白斩鸡好吗?诶等等,那一丢丢起伏看起来还蛮像腹肌的……

  第二天,林楚刚练完拳,百般无聊地躺在床上。好闷啊,再憋下去他会疯的。

  第三天……

  奚熠华早早来到紫依薰的院子里,陪她吃饭,弹琴,喝茶。这让紫依薰受宠若惊,忘记了照例的每日一信,眼里心里这样奚熠华这个人,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任务。

  奚熠华看了看天色,他们应该已经得手了,紫依薰见奚熠华久久没有落子,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爷,怎么了?”

  “嗯?没事,我们继续。”奚熠华直接在纵七横十八落子,“我赢了。”

  “还真是,爷你也不知道让让薰儿。”紫依薰假意生气,小手捶打着他宽厚的胸膛,奚熠华抓住了紫依薰的手一拉,她就借势趴在了奚熠华的怀里。

  “薰儿生气了,嗯?”

  “没有。”紫依薰被浓厚的檀香味包裹,脸上一红,好幸福,如果能一辈子都这样就好了。

  “没有吗?”

  “真的没有。”紫依薰真的没有生气,因为现在她的心是甜的。

  只是,一个人煞风景的出现,打破了这‘甜蜜’的一幕。

  “爷,事情已经办妥了,现在就只等您的一句话。”

  来人正是魅惑的二把手封逆,除非必要,平时很少出现在人前,出来时脸上更是带着面具,除了奚熠华,根本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你们不比顾虑太多,连根铲除。”

  “是。”

  而此时的紫府乱成了一锅粥。

  “快去看看小姐回信了没?”

  “老爷,我看了,小姐根本没有回信。”

  “什么。”紫流泉一听坐不住了,将手里的茶盏往地上一摔,“好你个奚家,原来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老爷,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召集紫家所有分枝到大堂,我有话要说。”

  “是。”

  看来这天是要变了。

  管家叹了口气,下去吩咐家主交待的事情。

  只是……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堂主们都惨死在自己府里了,无一人活命。”管家刚听完小厮的汇报,脸上青灰色一片,连滚带爬地跑到大堂,哪还有一点沉稳的模样。

  “什么!”紫流泉话刚说完,便感觉暗处有一道微光闪过,他连往后一退,定睛一看自己原来站的位子上多了一排银针,而管家则没有那么幸运的躲过,眉心被刺出一个大洞,脑浆混杂着鲜血流了下来。

  “胆小鼠辈,有胆子就光明正大和老夫打一场,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好汉。”

  “呵,既然紫家家主都开口了,那我怎么好意思不出来呢?”

  封逆光明正大的走了出来,只是面上依旧带着一个银灰色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紫流泉看着来人,心下冷笑,原来就是一个毛头小子,看我不杀了你。

  紫流泉拔出腰间的佩剑,一个剑花刺了过去。

  封逆嗤笑,一个下腰躲了过去,又运气往后一滑,滑出三米远。封逆刚站定,紫流泉就又攻了上来,这一次他攻封逆的下盘,几次都被封逆踢了回来。三秒,二人就交手了数十次。

  “~看y正~L版章节上酷匠jZ网1/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