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回到原来居住的院子才知道那个地方已经被戚韶言鸠占鹊巢,而自己被临时安排到管家的院子里,林楚只觉得自己就好像堕入冰窖里,自己的心冷地可怕。

  林楚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床上躺了多久,有多久没有合眼,又有多少眼泪落了下来。

  只是,在这个时候,系统出来了。

  叮…

  ‘系统升级完毕。’

  ‘宿主,你有没有想我啊!’系统调皮的声音响起,只是没有得到回应,这让系统有些尴尬。

  ‘宿主,你怎么了。⊙_⊙’

  系统,我想主线任务已经做不了了。

  ‘到底花生了什么!’

  ……

  林楚没有回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床顶。

  系统见林楚越发消沉,只是程序无法改变,最后只是公式化强调了一遍任务。

  ‘当前主线任务:收获小攻真心未完成,离任务终止时间还有六个月,请宿主注意,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没有完成所有任务,那么宿主将会收到惩罚。’

  惩罚,还有必要吗?系统,你说我还可以回家吗?

  ‘可以的,只要我升级到一百级那么宿主就可以穿越时空。’

  一百级……

  林楚只觉喉中涌上腥甜一片,他内伤了。

  吱呀……

  禁闭的门被打开,奚熠华大跨步走了进来,林楚只觉眼前一黑,被奚熠华一个大力就抱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后,林楚由原来的仰躺在床上变成了坐在奚熠华腿上,被奚熠华牢牢按在怀里。

  林楚脸上一黑,剧烈挣扎了起来,他的身上都是女人的脂粉味,好脏。

  林楚有一定的精神洁癖,他非常讨厌化妆品,对脂粉味,更是一点都闻不得,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单身了二十几年,毕竟在二十一世纪女孩子不化妆基本都不敢出门。

  “你放开我,放开我!”林楚几乎快不能呼吸,鼻翼间都是脂粉的味道,他一阵反胃。

  “我不放。”奚熠华伏在林楚的脖颈间,贪恋地吸食林楚的味道,不一会他的手也不听话起来,掀开林楚的衣服探了进去。

  林楚是谁,他不会这样任人宰割,他用手肘狠狠撞向奚熠华,在奚熠华放开他那那一空挡又是一踢,借力往后一滚,跑出了房间。

  奚熠华黑着脸看着林楚的背影,低沉的声音响起,吓得林楚一溜烟跑得没影。

  “你被我捉到你就惨了!”说着,他便快步追了上去,只是……

  “爷,不好了,薰主子他又发病了,你快去看看。”来人正是紫依薰的贴身丫鬟紫冉。

  “你主子怎么了。”奚熠华的脸黑的和墨水有一拼,他就快追到林楚就被这半路来的程咬金给拦住,怎么可能有好脸色呢。

  “不知怎的了,今日给主子做的糕点中有红薯糕,主子她不小心误食了一些,然后, 然后……”紫冉说着眼又红了一圈。

  奚熠华凝眉,又看了林楚跑的方向,最终还是匆匆往紫依薰院子走去。

  而林楚一直站在墙角处把这一切纳入眼中,脸上一阵灰败。

  系统,我可不可以提前接受惩罚,之后再把我送回二十一世纪。

  ‘对不起,程序没有这个选项。’

  原来是这样。

  林楚低垂下脸,想了一会,算了,反正只有六个月,忍忍就到了。

   夏琨心想林楚起来一定会饿,早早就起来到厨房做饭,当他端着一碗热粥走进来,那个人却不见了。

  夏琨把整个山寨翻了个遍,别说人了,连林楚的一根毛都没看见。

  “你们今天早上有没有看见林楚。”夏琨怒目圆睁,要是被我找到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让你永远都离不开我。

  “没有啊,嫂子根本没有出来啊!”

  “对啊对啊,今天寨门根本就没开,嫂子怎么出去的。”

  “除了寨门就只有后山断崖可以出寨,只是断崖过于陡峭,崖下方圆百米还是森林,到处都是野兽,一般很少人知道这个地方可以通往山寨。”说话的二当家章昂,他对山寨的地形最了解不过,也只有他知道后山断崖可以通往山寨这条路。

  夏琨摇了摇头,否定了二当家的话。

  “这根本不可能,从我的房间到后山走路要一个时辰,而且我只离开了一刻钟,中间林楚根本不可能离开山寨,而且弟兄们也说了,他们根本就没看见林楚出房门。”

  林楚,你到底还有什么秘密,不过我一定会让你自己跟我说出你的全部秘密的。

  “弟兄们,你们大嫂不见了要怎么样!”

  “找,就是把玄武大陆给翻了也要找出来。”

  “对,我们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大嫂给找出来。”

  “弟兄们,辛苦你们了。”

  “为了大哥的幸福,我们不辛苦。”

  ……

  奚府

  夜,静凉如水;月,幽幽散光。

  Y酷匠网永mu久C)免费Rz看$小/3说,

  林楚坐在莲池旁的榕树的枝干上,嘴里叼着一根草,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远方。

  微风轻拂,拂过不多的云彩,莲在风中摇曳起舞。

  说是诱受养成,现如今,自己是怎么了。他,到底是将我置于何地?

  还是说,至始至终我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可供玩赏的玩具……

  奚熠华踏入院子,直接走到床边坐下,紫依薰的脸白的透明,胸口起伏明显不正常,而一旁的桌上摆着一碟糕点,其中一块被咬了一口。

  “爷…你来了。”

  “嗯,你别说话,好好休息。”见紫依薰说句话都快要喘不过气来,好像随时都要晕倒的样子,奚熠华心里厌烦得紧,只是面上依旧是关心的看着她,温柔的话语更是让紫依薰躁动的心平静下来,他替紫依薰拉好被子,起身询问下人。

  “为什么给薰夫人的糕点里会有红薯糕。”

  “这……奴才不敢说。”答话的是厨房的总管,他臃肿的身体抖得厉害。

  “说,我饶你不死。”

  “是,是林公子吩咐的。”总管话音刚落,只觉屋里的空气下降了几度,冷汗直冒。

  奚熠华眼里寒光一闪,别有韵味地再看了屋内躺着的紫依薰,既然你把念头动到林楚头上,那么我也就我也急再手下留情了。

  不过……

  “来人,把林楚抓起来关到水牢里,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让人接近。”

  “是。”

  奚熠华冷凝着脸,林楚,等这件事情解决后我再放你出来,希望你不要误会我的苦心。

  原来,奚府在几天前被人盯上了,府内的帐册一夜间全部被盗走,虽然账本中只有几本是真的,但是还是给奚府带来了些许麻烦。

  而府内更是被插入许多奸细,稍有差池就会将奚府置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要不是奚府大部分的势力都藏在暗中,那损失就不是钱可以估量的。也是靠着暗部的势力终于查出了幕后黑手,原来这一切都是奚家百年来的死敌紫家做的,为的就是消灭奚家,成为穹州真正的霸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