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桄挑眉,不知在哪拿出了一个算盘,噼里啪啦打的响亮。

  “抓药钱五十两,粥一百两,住宿费三十两,睡我的床九百两,总共一千零八十两,现结还是打欠条。”

  “……”林楚额头青筋暴起,“您奶奶的敲诈啊,一碗破粥一百两。”

  “等等,算错了,粥里面人参一千百两,海鲜三百两,其他杂七杂八补气补气的药材三百两,加起来一共一千六百两,所以你总共欠我两千五百八十两,看在我们还算是帮个朋友的份上零头去掉,你给我两千五百两就好。”

  一串天文数字成功把林楚砸晕,林楚脖子一横,破罐子破摔,“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反正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秦桄一听,有戏,自己本来就是为了吓唬林楚,让林楚帮他做一件事情,就算林楚有钱还他也不会要林楚的钱。

  “钱倒是不用还……”

  “真的吗?”一听不用还钱,林楚立马满血复活。

  “但是,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你他妈就不能一次性把话说明白。”害他白高兴一场。

  “是你打断我的话好吗?”

  “……”好像是这样没错,但是傲娇如林楚,他不认!

   林楚刚一下床就被秦桄拉着换上了一个藏青色袍子,腰带是白色镂空镶玉的,鞋子是云纹金丝靴。

  他的头发一半被松散地束了起来,用一根玉簪斜斜固定住。

  林楚在秦桄的打扮下也变得人模狗样起来,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频频点头,要是再来一个扇子就完美了。

  但是,林楚拍了拍自己的脸,这也太白太嫩了吧,他的胡子呢?说好的帅哥呢?这明摆着小白脸一个。

  秦桄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没想到你打扮起来还挺好看的。”

  “??!”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你这样间接说我长的丑好吗?

  林楚虎着脸,坐在马车上半天没甩他一个眼神。

  就这样,两人尴尬地各坐一面,直到马车停下来也没有一人开口。

  林楚率先下了马车,这一路可憋死他了。

  只是……

  这里不是奚府吗?秦桄认识奚熠华?

  “你叫我见的人就是奚熠华?”

  “恩,嗯?你认识他?”

  “认识,我们两人还关系不浅。”笑话,说出来怕吓死你,奚熠华可是他的长期饭票,怎么可能不认识。林楚看见奚府大门的护卫,还是那个仗势欺人的混蛋,面色一凝,连四周的空气更是降低了几分。

  “怎么了。”

  “没怎么,走吧。”林楚摇了摇头,把秦桄往前推了推。

  秦桄被推的脚步有些凌乱,怒瞪林楚一眼,小爷的形象都被你毁了。

  秦桄刚走到大门,只见那人搓着手谄媚地迎了上来。

  “秦公子,快请快请,来人,快去通知爷秦公子来了。”

  “……”这态度,要是他后面有条尾巴那现在肯定摇的正欢,跟狗一样,不,说他是狗还侮辱了狗这么可爱的生物。

  秦桄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滚。”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攀龙附凤之人,而这人更是做到了极点。每一次他一来就都是第一时间迎上来,越是这样只会让他觉得更加恶心。

  3)更a新$最}快y上7+酷f匠20网k

  秦桄直接略过他,带着林楚走进去,左拐右拐,终于在一个小亭子里找到奚熠华。

  亭内,奚熠华抱着一个粉衣少女在一起抚琴,二人之间更是有说有笑,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到来。

  林楚有些恍惚地看着亭内的人,没想到几天不见,那人就已经另寻新欢,看来系统也有错的时候。

  粉衣少女终于抬起头,看见了突然闯进的几人,意识到自己还在奚熠华的怀里,俏脸一红道“爷,有人找。”

  “嗯?”奚熠华疑惑地抬起头,看清了来人的脸,心下激动万分,原来他没事,原来他还在。

  奚熠华刚想扔下怀中之人跑上去将那日思夜想之人拥入怀中之时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眼底阴霾一片,压下了那颗躁动着的心。

  他开口,只是第一句话不是对林楚说的。

  “秦桄,你来干什么。”

  “没事我就不能来吗?”秦桄挑眉,他和奚熠华这么多年朋友,怎么可能听不出奚熠华的弦外之音,要赶他走,他就偏不走了。

  “现在不欢迎你,带着你的人离开。”

  “不欢迎我?本公子好心好意给你送美人来,你居然就拿这样的态度对我。那好,林楚,我们走。”说罢,他还真的拉着林楚走了。

  “慢着,把人留下。”

  “爷,你怎么……”粉衣少女有些吃味,心里的警钟更是敲得响亮,自觉告诉她,这个人不能留。

  “怎么,你吃醋了?”奚熠华微笑,只是不达眼底,但是这样已经够了。他又开口,“你放心,我的心里只有你,你不用为了一个玩物吃醋。”

  奚熠华的话犹如五雷轰顶,他就是一个玩物?呵,呵呵呵,你可以,你够可以的。

  也对,一开始他们就直接上床,没有感情只有交易的一场床戏,和他上床他就是自己的长期饭票,很值得,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心那么痛,他的眼那么苦涩。

  原来,自己的处男情节这么重,毕竟自己的第一次给的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

  他的温柔,他的残忍,他的一切的一切,都牢牢刻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不去,忘不掉。

  相比林楚的黯然神伤,粉衣少女却是羞红了脸,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就像苹果一样可人,水润的眸光更是时不时勾引住别人的目光。

  最后 ,林楚真的被秦桄留了下来,他就那样站在原地,没有动,没有任何表情,就这样看着他们的互动。

  直到奚熠华要赶他走他才回过神,林楚很好地发挥了他的阿Q精神,他高傲的扬了扬脖子,转身就走。

  林楚,你是不是傻,你为什么要哭,为什么?

  林楚回到原来居住的院子才知道那个地方已经被戚韶言鸠占鹊巢,而自己被临时安排到管家的院子里,林楚只觉得自己就好像堕入冰窖里,自己的心冷地可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