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秦桄看到林楚的动作,他可是第一次看见有这么豪爽坐姿的小倌。

  有人!林楚戒备地站了起来,终于看到屋内被他无视了很久的两人。

  “你们是谁。”

  “我们吗,你看不出来?”秦桄觉得好笑,来青楼当然是来寻乐子的,难不成来吃饭?

  “呵呵呵。”林楚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干笑着摸上了后面的门,刚想出去门就在外面被敲响,来人是白梨!

  雾草,老天也不帮我!

  G酷q匠网o正'版"首☆发

    扣!扣!扣!

  白梨扣了很久的门,也不见里面人回应,奇怪,他刚离开不久,这门怎么就锁上了?难不成出事了?

  “公子,公子你们在里面吗?怎么不开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林楚见白梨有门不开他就不走的意思,连求救屋内的人,朝他们挤眉弄眼一番。

  秦桄扬眉 ,心想这人好生有趣,也许可以把某个闷骚的人给治住,而且……

  秦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开口道“门外是白公子吧,屋内没事,你可以走了。”

  听到秦桄的逐客令,白梨脸色有些难看,他白梨除了在奚熠华那里吃过闭门羹外别的人对他不是好言好语哄着,没想到今日居然吃了闭门羹,他的心里窝火,可是却不能发泄出来,只能灿灿地下楼去招待别的客人。

  屋内。

  林楚见白梨下楼后才放松了下来,走到秦桄旁边坐下。

  “诶,今天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一定会被捉回去做鸭的!”

  “做鸭?”

  “……”林楚忘了,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出来卖的不叫鸭子,而叫什么小倌。

  “反正就是出来卖的,诶,我叫林楚,你叫什么名字啊!”

  “秦桄。”

  真是惜字如金,多说几个字会死啊!假高冷。

  林楚腹诽着看着一眼从刚才就一直充当背景板的某人,见那人只是凉飕飕的了他一眼后又挪回了视线 ,撇了撇嘴。

  秦桄见林楚对昔阳有兴趣,连向他介绍到,“他叫昔阳。”

  “哦。”

  “对了,你怎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难不成偷了什么值钱的东西。”

  “你才做贼心虚,你全家都做贼心虚。”秦桄不说还好,一说林楚的火气就噌噌噌往上冒。

  “……”

  林楚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说到最后喉咙直冒烟,抓过秦桄面前的茶杯一口就喝了个干净,完了还觉着不够,又给自己倒了两杯。三杯水下肚才感觉好了很多,“……之后我就躲到这个房间,然后就没了。”

  林楚也没傻到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他把自己因为什么被抓模模糊糊一句话就跳过 ,然后他和白梨的关系也隐瞒起来,只是隐晦的说了一句和白梨有过争执。

  秦桄点了点头,只是精明如他,他也注意到林楚刻意隐瞒了一些事情,他也不点破。

  秦桄笑了笑,又说:“林兄弟这般遭遇着实可怜,不知秦某可以帮到兄弟些什么!”

  嘿,秦桄这句话正得林楚的心。

  “俗话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要不秦大哥再帮我个忙,把小弟我救出去。”脸皮厚如林楚,但是这话一出口还是让他红了耳根。

  秦桄语塞,心想这人脸皮真厚。

  “当然当然,但是我救了林兄弟有什么好处啊!”

  “……”奸商,到这种时候还不忘谈条件。但是时间已经不容他在拖延了,再晚就会被发现,倒不如赌一赌。

  林楚想了想,又说“那要怎么样才可以救我出去。”

  “简单,我要你跟我去见一个人。”

  “就这样?”林楚狐疑地问。

  “对,就这样。”

  “早说,我答应了 。”不就是见一个人吗,小意思。

  林楚笑嘻嘻的站在大街上,由衷感叹道自由原来是这么爽的一件事情。

  林楚一时进不了奚府,只得在秦府住下,等把和秦桄的约定办完后再去奚府碰碰运气,实在不行就只能回山寨等系统出来,可是……

  “你这几天就住这里,不用客气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林楚看着眼前的柴房,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就没有再好一点的房间吗?”林楚含蓄的问。

  “有,但是你应该不想去住。”

  “去,怎么不去。”有更好的房间住,鬼才要住柴房这种地方。

  “那你不要后悔。”

  “放屁,给我带路!”

  ……林楚刚进门就懵了,三秒后,林楚的大嗓门再一次响起,“你他妈说的就是你的房间!!!”

  “那不然呢?”秦桄倚在门框上,掏了掏快被振聋的双耳,一副痞子的样子。

  林楚快被气炸了,气冲冲地冲进门,走进里屋把门那么一甩,直接把秦桄关在门外。

  他仰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一闭眼就是他在二十一世纪的事情。

  往事就像放映机一样一幕幕映在他的眼前,他的母亲,他那还在读书的妹妹,他的朋友,学校……

  此刻林楚的心情说不出的沉重,他来异世已经快一个月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想着,一滴泪滑落,没入枕头,徒留一个深色的印记在上面。

  妈,我好想你啊。

  妹,你有好好吃饭吗?

  ……

  “你醒了,要不要喝点粥。”秦桄把林楚扶了起来,又拿了个枕头给他靠住。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头这么痛。”

  “你昏迷了三天,大夫说你操劳过度,才会睡这么久。”

  “三天!”林楚拔高声音,自己居然睡了三天。

  “你饿不饿。”

  秦桄话刚落,只听林楚肚皮一鼓,那一刻林楚只想呵呵了。

  三天没吃东西的他只觉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饥饿。

  “我要吃东西。”

  “小葵,把粥端上来。”

  “是。”

  林楚一闻到香味,肚子叫嚣得更厉害了,也不管烫不烫直接胡吃海塞起来。

  “呃~好吃。”林楚打了个饱嗝,由衷感叹到。

  “饱了?”

  “饱了。”

  秦桄挑眉,不知在哪拿出了一个算盘,噼里啪啦打的响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