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没想到啊,你也会栽在我的手上。 , , “没事没事,就是来了个新人。”金嫔儿对来人是喜爱有加,这白梨可是她的摇钱树,刚来时也不哭不闹,当晚还给她赚了几千两,这几天下来少说也有十万两收入,这可让她乐的,所以对白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能赚钱就可以了。

  白梨莞尔一笑,“妈妈,白梨认识这人,可否送到白梨房间,白梨帮你tiaojiao几番,一定让他心甘情愿的留在喜红楼里接客。”

  “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

  林楚一听不答应了,调教你妹夫啊,他刚想开口就被金嫔儿身下的人眼疾手快地拿布堵住,“唔…唔………”放开老子,老子和你们拼了!

  金嫔儿见林楚这么激动,以为林楚和白梨的感情很好,大手一挥,让他们把人带到白梨房间,“阿梨啊,那人我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调教,缺什么跟妈妈说,妈妈一定不会亏待你的。”说完就扭着屁股回了房间,自然没看见白梨阴沉着的一张脸。

  老妖婆,等我傍上有身份的人,看我不把你和奚熠华给我的屈辱尽数还回去。

  想着他就好像已经感受到奚熠华和金嫔儿跪在他的脚边求他的场景,他笑了,拍了拍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缓步上了楼。

   白梨看着林楚难得狼狈的样子,心下更是痛快非凡。

  奚熠华,你不是为了他把我休了卖至青楼吗,那我就让你尝尝心上人千人骑万人枕的滋味。

  白梨面目狰狞心里更是扭曲,将大开的门合上,转身走到林楚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想到吧,你居然会落到我的手上。”

  “……”

  见林楚没回话,他也不介意,自顾自说了起来,“你说你到底有什么好的,奚熠华为了你居然把我们都休了,还把我卖到这里,让我生不如死。”

  白梨一边说手一边在林楚的脸上摩挲,顺着他的脸滑到他的脖颈处,手一下收紧。

  林楚被勒得窒息,眼前一阵阵发黑,就在他精神快要涣散的时候,白梨大发慈悲的放过了他,小手拍了拍林楚的脸,“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痛苦,我要慢慢地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白梨松开的瞬间,林楚就好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般,剧烈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不由感叹原来空气是这么可爱。

  林楚听到白梨的话,心不由一颤,他知道白梨的话不是口头上说说,这让他越发想要逃离这里。

  系统,关键时候你跑哪去了。

  回应他的是自己粗重的呼吸声。

  尼玛,真不靠谱,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

  林楚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力气,虽然没办法跑,但是勉强还是可以走路的。

  他要等,等体力全部恢复,他才可能逃出这里。

  “林楚,你要乖乖的,今晚可是你第一次接客,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白梨说着拿起一旁的白色轻纱丝衣,艰难的把林楚的衣服全部脱掉,内里空荡荡的没穿,只是在纱衣里面套上一个勉强能挡到外露风光的肚兜?

  林楚忍不住爆粗口,他一个大男人穿这么漏有毛用,又没有女人的软玉温香,只有一身的体毛,但是!林楚这具身体毕竟不是自己的,根本没什么体毛,有也被系统弄没了,除了头发,就只有那处有几根毛,别的地方就是拿一个放大镜找也找不到一根。

  这真的是毛到用时方恨少啊!

  林楚唾弃自己的同时白梨已经帮他换好了衣服,双手伸向了他的头发……

  一阵折磨后,林楚完全改头换面起来,原本还算阳刚的衣服被换成一套不男不女的衣服?明明就是一片透明的纱布好吗!一头青丝摆脱了发带的束缚慵懒地躺在肩头,脸上也被抹了些许胭脂,朱唇虽被抿得笔直,但还是隐隐勾起了人们的欲望,让人想要狠狠地蹂躏那水润的唇瓣。那双狭长的丹凤眼被化了一层浓浓的眼影,特别是眼尾处更是被拉长了几分,时不时飘出几丝魅惑的眼神。而眉间则被白梨画上了一朵绽放的桃花,粉粉嫩嫩招人喜欢。

  白梨看着自己的杰作,啧啧赞叹道:“别说是别人,就是我也忍不住要上了你,可惜了,对着你这张脸,我硬不起来。不过你也别失落,今晚就会有人满足的。”

  林楚一听气乐了,两个零号能干嘛,不过就算白梨在他面前脱光衣服他也不屑看他一眼,因为他有洁癖。

  对于已经心理扭曲的白梨来说,林楚是惋惜的,毕竟就白梨那张脸,那演技,在二十一世纪可是人人追捧的偶像,可惜了,这是在古代,就他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根本不稀奇。

  其实白梨还是很可怜的,毕竟他爱上的不是他可以爱的人,他注定没有好的结局。

  总而言之来说,痴心妄想就是病,得治。

  白梨见时间差不多,把林楚一个人丢在房间里就走了出去,毕竟他的大款要来了,可要好好准备准备,才能早点脱离这里过上好日子。可是白梨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走出去不久后,林楚也恢复了力气,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到后来他才后悔,他怎么那么糊涂把林楚一个人丢在房间里,没有找人看住他。

  林楚见白梨出去后才做了起来,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怕白梨再回来就没换衣服,套上自己原来穿着的外套就做贼似的出了房间。

  林楚小心翼翼的合上房门,望了望四周,没人,正是逃跑的好机会。一溜烟跑了,就在拐角处听到有人走进,连停了下来闪进一个房间里,趴在门上注意力集中在外面,没看见里面有人。

  秦桄一脸趣味地看着来人,他们看了林楚很久,没想到对方一直没有发现他们,而是一脸紧张地看着门外。

  等屋外的脚步声走远后,林楚紧绷的那根弦才松了下来,短时间的紧张气氛让他积蓄已久的力气一下抽空,他瘫软着靠着门坐了下来,白花花的两条腿也因为他的动作露了出来。

  @酷-\匠网正uS版#。首LF发5W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