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林楚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完整的话。

  噗嗤,夏琨被林楚的表情逗到了,也不顾场合就笑了起来。

  “……”某张脸更红了。

  突然,一阵调笑的口哨声响起,原来是夏琨的人,他们刚把最后一个人杀光,就看见老大抱着美人的这一幕,连挥着大刀在一旁起哄。

  林楚感受到四周的气味暧昧起来,连推开某人,跳开一米远。夏琨见林楚幼稚的动作,硬是憋着没笑,一个箭步又把他拉回怀中。

  “兄弟们,回寨,山寨里的兄弟已经摆好酒席等着我们。”

  “偶偶偶。”

  人们一听,大刀挥舞地更厉害

 ,把在乱斗中打乱的货物整理好绑在马车上,浩浩荡荡地回寨。

  在林楚刚要溜走前,系统欠揍的话飘在他耳边。

  叮…

    ‘ 任务完成, 五十经验值,一百兑换点,金蝉衣一件已到帐,宿主注意查收。’

  叮…

  ‘触发隐藏主线任务:把夏琨收入后宫。’

  ‘任务奖励:一百经验值,二百兑换点,开启药草园模块。’

  林楚一听那张大红脸直接黑了个通透,一个还不够还要再来一个,是不是集齐七个就可以召唤神龙了。

  就在林楚在心里把系统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时,山寨到了。他被夏琨抱下马,一路公主抱到寨里。

  山寨里,夏琨坐在最上面铺着虎皮的椅子上,而林楚挣扎着坐在夏琨的大腿上。

  “放开我,我自己坐。”尼玛抱这么久还不够,他又不是残疾人,自己会坐。

  啪的一声,林楚的屁股结结实实被打了一巴掌。“别动,老实坐着,回屋里再满足你。”

  林楚老实了,毕竟顶在他屁股那根东西可是真的,他惹不起。

  “兄弟们,今天辛苦大家了,今晚我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不醉不归!”夏琨说完就拿起桌上的酒一口干了。

  “好。”山匪们也拿起面前的酒碗一口闷了。

  林楚哼哼唧唧的埋怨起了夏琨,但是很快就被面前的美食吸引去了目光,可这毕竟不是他家,他只得一个劲的吞口水。

  夏琨见怀中的人儿一直搀着面前的东西,碍着面子愣是没动,他就笑着把筷子塞在林楚的手里,“吃吧,不够在做。”

  林楚一听乐了,向夏琨笑了笑表示感激后抄起筷子大快朵颐。

  “好吃……”

  夏琨看到林楚的笑脸一愣,转而笑了起来,大声宣布到“兄弟们,我决定了,我要娶美人做我的媳妇,以后狂风寨里大嫂最大,你们以后要对大嫂言听计从,好好保护你们大嫂,听见没有。”

  “听见了!”激昂的声音响彻山寨,他们老大终于要结亲了,一些滑头的人直接走到林楚面前,“大嫂,我敬你一杯。”

  林楚被夏琨的话吓到了,还没咽下的东西一口喷了出来,喷到了狗腿的某人的手下,他一脸菜色地咳了个昏天黑地。夏琨连帮媳妇拍背,又倒了杯茶给他,林楚刚想道谢,夏琨吐出来的话又让他吐血不已。

  “你没事吧媳妇,不就是要结婚,干嘛这么激动!”

  ……………………

   就这样,夏琨也不问林楚同不同意拍板就决定三日后结婚,这让林楚气急败坏,但是他有怒有言根本没用,寨里照样张灯结彩,喜喜庆庆。

  天还没亮林楚就被拉起来,被迫着各种化妆扎头发试衣服,他想要挣扎,奈何山寨里的女人一个个力气比男人还打,总而言之就是林楚太弱鸡,连女人都斗不过。

  到后来林楚开始自暴自弃,瘫坐着让她们在他脸上涂涂抹抹,还好夏琨有良心,没有拿女人穿的嫁衣给她,而是拿了一套同款的新郎装给他。

  林楚照了照镜子,好吧,如果脸上的妆没有那么娘的话他还是很帅气的?

  更`新+d最¤5快上酷R匠W网

  然后,嗯?

  当然是男主角登场了,夏琨穿着大红喜袍迈步走了进来,比起比较娘气的林楚,夏琨的装扮更是凹显出他的阳刚之气,往常凌乱的头发也难得规规矩矩的束起,这还要多亏山寨里的女人,本来夏琨就打算就着原来的发型,要不是她们硬要他束好,否则他就顶着一头鸡窝头结婚。

  其实鸡窝头也是蛮帅气的?夏琨心想,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坐下让她们在他头上胡作非为。

  林楚看了看夏琨有看了看自己,挑了挑眉,根本没我帅。

  林楚犹如战胜的斗鸡般扬起了脖颈,然而,夏琨一上去就把他抱起,完全无视林楚傲娇的小动作,三步并做两步往大堂走去?其实他现在是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直接飞过去好不!

  原来要走五分钟的路硬是被他走成了一分钟。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在除却挣扎的某人来说。

  拜天地时,夏琨刚放开林楚的手,林楚一溜烟就跑开了十几米,就在大门离他只有一步之遥时,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排人肉墙壁,牢牢挡住他自由的脚步?没关系,他跆拳道黑带八段,打!但是……

  他还没出手,身后出现一只大手,一拉,一扯,林楚就华丽丽的摔回某个刚放开他的怀抱。

  然后,他就这样被抱着完成了婚礼!!!

  他还没回过神来,四个大字就砸的他一个措手不及。

  “礼成,送入洞房。”

  之后就在一片叫好声中,他被夏琨猴急地抱入了所谓的洞房。

  挑盖头?根本就没着玩意好吗?

  喝交杯酒?嘴对嘴算不算?

  洞房?一脱二扩三进洞,堪称完美!

  林楚紧紧拽住衣服,你不是要脱吗,你脱啊,我看你怎么脱?

  夏琨见林楚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心情一阵澎湃,连化身色狼猛扑了上去,林楚见事不对,矫健地往左边一滚,一个弹跳一气呵成,还没站稳脚跟就往门的方向冲去。

  可是,喂,你们干嘛把门锁起来?林楚欲哭无泪,刚要往别的地方跑就被某色狼一个狼扑压在门上。

  夏琨一个扛起,就把林楚扛在肩头,往大红色的喜床飞奔而去。林楚刚想骂娘就被夏琨一个俯身,直接把他的话堵在嘴里。他的手也不闲着,两三下就把林楚扒了个精光由上到下,由里到外狠狠的舔了一遍,特别是小林楚和小菊花被重点照顾,一舔再舔,直接把林楚舔得丢盔卸甲了几次。

  就在林楚弓着身子再次泄了出来后,夏琨一个挺身,直捣黄龙,撞的林楚尖叫出声,一个夹紧夏琨差点交待出去。他恶意地拍打林楚的屁股,“你这个小妖精,就这么想要夫君的东西吗?那夫君我就勉为其难成全你。”之后就是一阵激烈的撞击,林楚差点被撞的摔下床,没有支撑点的他只得抓出身下的床褥,勉强支持住两个人。

  夏琨泄后没有抽出来,半硬的某物留在林楚的身体里就抱着瘫软的他进入澡盆里,然后一个没憋住又在盆里来了一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紫莨说:

我发现吼,现在的剧情犹如脱肛的野马,腾腾腾,完全不在我的意料中。然后小攻的描写也太过模糊,有种往玛丽苏发展的趋势,莫名其妙就啪啪啪,妈蛋我什么时候怎么污怎么苏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