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眼前一阵风飘过,面前要倒的白梨就被人打横抱起。

  奚熠华刚走到门口就听见白梨的这段话,心中怒火高涨,见白梨快要摔倒连上前扶住,恶狠狠地瞪了林楚一眼后大跨步出了院子。

  林楚被瞪地莫名其妙,等人都走光后才后知后觉手背上火辣辣的痛。林楚两只手的手背都被烫得起了水泡,红通通一片。林楚碰了碰手背,顿时疼得厉害,妈蛋,自己还是太嫩了!那个魂淡离开前还瞪了他一眼,艾玛太揪心了。

  林楚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上次受伤擦的药膏,还剩下一点点刚好够用,抹上后灼烧的感觉果然少了一点。

  叮…

  ‘距离传送还有十秒,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一阵白光闪过,徒留一个空空的药盒躺在桌子上。

   眼前的白光散尽,周围的环境已经变成看不见人影的林子,踏踏踏,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突兀地响起,小道不远处更是尘土飞扬。

  叮…

  ‘宿主,目标人物已出现,目标人物已出现。’

  早看见了,不用你马后炮。

  林楚嘿嘿一笑,把早上刚兑换的刀拿了出来,哎呦兑换时他的小心脏哟,一抽一抽的疼,一把破刀居然要一百兑换点,艾玛抢劫啊。

  林楚见人已经快跑到他面前,痞痞地挡在路中间,“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美人来。”

  骑马之人一听乐了,哎呦他们做山匪十几年了,今天居然被人抢了,这真的是……顿时哄笑声一片,一个满脸肥膘的胖子开口了。

  “哈哈哈哈,小美人,哥哥留下来陪你好不好啊。”

  他刚出口,他们的人笑得更欢了,其中还带了一丝情欲的味道。

  猥琐。林楚没有掩饰的厌恶地看着那人,怎么可以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他可不是一个可以欺负的人,连呛到“这位哥哥,你莫不是耳聋了,你没听到我的话吗?”说着还打量了他一眼,一脸嫌弃。然后把目光转在坐在红鬃马的男子上,男子虽然穿的匪里匪气,但是这脸呐,男人味十足,还帅得不要不要的。林楚看着他,“美人,跟哥哥走,哥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说着还自认为帅气地朝他吹了一个口哨。

  夏琨被林楚吊儿郎当的动作弄得一震,自己这是被调戏了?不过这感觉我喜欢。

  他可是第一次被一个长的比女人还白的男人夸,很是新奇。而且这个男人长的比城里最好的妓院里的头牌刘若水还美,不知道压在身下的滋味是怎么样的,他还真想尝尝男人的滋味。

  夏琨舔了舔唇角,身下沉睡的某物已经蠢蠢欲动。

  夏琨将马赶到林楚面前,把他捞到自己的怀里,舔了舔他的耳朵。“美人,今天我们还有一批单子要接,一起去,等回寨里再满足你。兄弟们,走。”说罢,扬起马鞭,夹紧马腹又是一阵马蹄声,消失在小道尽头。

  林楚在夏琨的怀中凌乱了,耳朵湿湿的感觉,紧贴这自己屁股的坚挺,他是不是走错场子了!!!为什么一个个见到他的人都发qing了。

  在马的颠簸下,林楚一下又一下弹起,坐下,而且他的屁股还刚好蹭到那个滚烫的地方,更硬了!!!

  尼玛林楚的脸黑的跟砚台一个颜色,我跟你说我现在就这个手势。

  凸凸凸凸凸

  终于,在林楚快要疯了之前,他们停了下来,但是让林楚崩溃的是那人居然se了!!!

  而他还面色无常的下马,搞得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

  尼玛他的衣服上还沾满了他的东西,他怎么下马,而且他根本没骑过马,被磨得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疼。

  夏琨见林楚一副为难的样子有些好笑,小美人是害羞了?

  他连上前将林楚抱了下来,也不放下了,一直抱着来到队伍前面。

  对面,一对商队浩浩荡荡往这边行来,看见夏琨他们顿时停了下来,警戒得看着他们。

  看起来像是商队里的头头开口了,“不知各位有什么事情。”

  “我们当然是来抢劫啊,不然你们以为我们是来干嘛的,难不成闲着没事找你们聊天啊。”

  夏琨带着匪气的一句话,双方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全都拿起了兵器严阵以待。

  “上,不用留活口。”

  “是。”

  轰鸣声中刀光肆起,在刀剑的碰撞声中,血溅了一地,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林楚看着他们就像砍白菜一样一刀一个,脸刷的一下白的厉害。

  对啊,这是古代,杀人放火是很常见的事情,可是对于一个只在电视中看过杀人场景的现代人来说,这无疑是可怕的。

  林楚被吓得连一把刀刺到他面前都不知道,要不是夏琨一直注意着他,他现在就已经死了。

  夏琨一个箭步上前将离林楚只有半厘米的剑挑开,噗嗤一声,他的剑没入了那人的胸膛,血溅到林楚脸上。

  温热的血液顺着他的脸慢慢往下滑,滑入衣领里。

  林楚被夏琨一个大力搂入怀中,差一点,再差一点他就失去他了,那一刻他连呼吸都停住了,还好,还好。失而复得的感觉在夏琨心里蔓延开。

  “夏琨,我的名字,给我牢牢记着。”

  “……”

  “听见没有?”夏琨捏了捏他的屁股,恶声道。

  “恩。”

  “你叫什么名字。”

  “林楚。”

  ……

  林楚脸色发白,差一点他就交待在这里了,想到这里,压抑已久的感情彻底爆发出来。莫名其妙就被什么狗屁系统绑定,莫名其妙就菊花残,莫名其妙就屁股开花,莫名其妙就差点被杀死。他不是超人,他也会疼,他也会哭。

  林楚伏在夏琨胸膛上痛哭起来,他需要宣泄内心压抑很久的感情。

  夏琨被怀中人突如其来的哭声吓到,手足无措,双手不知道放哪里,最后只得静静抱着他。

  林楚哭完后,发现自己一直伏在夏琨的怀里,艾玛这种小女人的动作他是怎么做出来的。

  酷匠网p正$版首‘发》

  没心没肺的某人立即推开夏琨,脸红的和蕃茄一样。不小心踩到自己的刀,脚下一滑,就在他的后脑勺要和地底来个亲密接触之前,只觉腰间一紧,熟悉的气味又环绕在他鼻间。

  “你…你…你……”林楚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完整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