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无话,林楚依旧沉浸在即将菊花残的世界里无法自拔,连奚熠华停下都不知道,和他的后背亲密接触。

  林楚只觉鼻子酸胀得厉害,眼泪刷刷刷直掉。

  “怎么了,疼不疼?”奚熠华看见对方的鼻子都红了,不由自责,自己怎么就突然停下来了呢,怎么就没看着他呢。

  林楚刚要把回荡在嘴边的叫骂声说出来,就听系统凉飕飕的说

  ‘宿主,这可是你的长期饭票哦,以后还可能是你脑攻,你真的要骂吗?’

  系统,我跟你说我就这个手势,凸凸凸凸凸。

   林楚一听连摇了摇手,一边在心里腹诽一边违心地说了一句,“没事。”才怪!要停下来也不说一声,尼玛疼死劳资了,这人的背怎么怎么硬。要不是看在你是我长期饭票的份上,劳资不揍你劳资就跟你姓。

  “……”鼻子都红了还嘴硬,“既然你没事那就继续走吧。”他很讨厌这种欺骗的感觉,明明就疼的厉害还装,那就继续疼吧。

  奚熠华真的很不厚道,还有些闷骚,真的是优质小攻吗,此处林楚呵呵系统一脸。

  系统你瞎了吧!

  ‘你才瞎了,根据资料显示,奚熠华无疑是最优秀的小攻。重点是他金手指一大堆还又粗又大又长……’

  哦呵呵呵呵

  林楚笑了笑,好容易让人想歪的一句话。他直接切断了和系统的通话,默默研究起奚熠华。

  身高,目测高他半个头,他忍。体重,貌似很匀称,有肌肉,他忍。但是他忍不了的是他的颜值还比他高,泥煤哦,劳资和他比起来就是矮穷矬,他整个一高富帅。

  奚熠华感觉到林楚明显的情绪波动,眉毛一挑,锐利的眸光直直射去。没反应,再射,还是没反应。不对啊,正常人不应该感到害怕吗?难不成他的威严下降了?

   林楚被奚熠华打击到了,心情有些低落,根本没理他,所以视线什么的,抱歉压根没看到。

  就在某人质疑自己的同时 ,奚府到了。

  “你说什么?你让我去做下人?”林楚炸毛了,“你奶奶的我从小到大就没伺候过谁,想让我伺候你,想的美。老子不干了,老子不卖你了,不见。”说着他便怒气冲冲走了,只是没走几步就被人拉着衣领拖了回来。

  “你去哪?”

  “我去重新找买家。”

  奚熠华一听眉角突突直跳,“你敢。”

  “我怎么不敢了?你放开!”

  “你就那么欠操吗?随随便便卖给别人暖床。”奚熠华话刚出口就后悔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情绪就没有一次失控,不受自己控制。

  林楚怒了,“对,老子就是欠操,你能拿我怎么办。”

  他气得脸都红了,粉嫩的唇瓣一张一合,牢牢吸引住了奚熠华的目光。

  奚熠华薄凉的唇角微勾,慢慢逼近林楚,“我当然能拿你怎么样,你不是欠操吗?我满足你。”

  林楚见势不对,连后退几步,只是退无可退抵在了墙上。

  “你,你,你要干嘛?”

  “我要干你。”

  奚熠华话刚落下,便扣住林楚的后脑,朝着那粉嫩的唇瓣吻去,柔软的不可思议。他舔了舔林楚的唇瓣,爱不释口。

  林楚憋红了脸,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了?他只觉身上一凉,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方扒了个精光。

  奚熠华被身下的景色迷住了,修长白皙的脖颈下是漂亮的蝴蝶骨,往下粉红色的两点在空中颤巍巍的屹立着,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让人浮想联翩,让人想要将其折叠成各种姿势,顺着腰身往下,两条马甲线滑入那黑色的丛林中,而在那黑色里一根粉嫩嫩的玉柱在别人的注视下颤巍巍地抬起了头。

  林楚感觉到奚熠华的视线滑到那羞耻的地方,更羞耻的是自己居然有了感觉,林楚挣扎得更加厉害,只是奚熠华牵制他的手就像一把铁钳,牢牢钳住了他,挣扎不出来。

  怀中的人儿挣扎的厉害,但是林楚的力道对他来说就像给他挠痒痒一样,不痛不痒。奚熠华将林楚的双手高举到他的头上,头埋在他的胸前,舔弄其中一颗红果。

  c最Q`新‘章P}节4上n、酷匠wv网w

  “嗯…”突如其来的刺激,林楚脑子一白,呻吟声脱口而出。

  奚熠华听到林楚的呻吟声,好像打了鸡血般舔弄得更加厉害,另一只手顺着腰际摸到了林楚的脆弱,他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林楚被刺激得弓起背,把胸前的红果自己送到奚熠华面前。小林楚被包裹在奚熠华的大掌中挺立起来。 

   终于,林楚在奚熠华的手中丢盔卸甲,看着已经动情的某人,在看看自己身下胀痛难耐,果断把某人扔在床上,欺身压了上去,借着林楚泻出来的东西给他的后面做扩张。

  疼痛让林楚浑噩的脑子清醒了不少,感觉到奚熠华的手指在他后面进进出出,脸色顿时难堪起来,刚想挣扎,只觉体内的手指碰到某个地方,他脑子又混沌了起来,细碎的呻吟也脱口而出。

  “啊,啊唔…”

  “是这里吗?”奚熠华恶意的碰了一下,林楚只觉眼前一白,又泄了。奚熠华抽出了手指,在林楚还没有缓过来时,那根火热直直撞入渴望已久的小洞,好紧 。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林楚闷哼出声,手脚蹬动着,意识也慢慢清醒起来。那处异常的疼痛,林楚扭动挣扎了起来。身子被人紧紧钳制住,没等他缓过气来,一个大力的挺入,他弓起身又重重摔回床榻上。

  奚熠华循着刚才的记忆找到了林楚的敏感点,每次冲撞都直直撞在那个地方,最大限度的减少林楚的痛感,让他感觉更多的是快感。

  “啊……啊……嗯……嗯啊……”一声又一声高亢的呻吟响起,伴随着水渍的碰撞声,身上男子暗沉的喘息声,一室春光无限好。

  林楚醒来后只觉喉咙火烧的痛,每一次呼吸都会牵扯到后面的伤口,尼玛痛死我了,他昨天到底做了多久。

  “你醒了,渴不渴要不要喝水。”奚熠华一进门就看见床上挣扎的某人,心情不由大好。倒了一杯水递到林楚嘴边,林楚也不矫情,借着他的手就喝了起来,连喝了三杯喉咙的感觉才好了一点。

  奚熠华见对方喝够了,便放下了茶杯,端起一旁的清粥,“来喝点粥垫垫肚子。”

  一碗粥下肚,整个人感觉都不一样了,虽然那里依旧的痛,浑身依旧没力气……

  奚熠华贴心地拿起帕子帮他擦了擦嘴,将手中的空碗递给一旁的婢女。

  随着奚熠华的动作,林楚终于发现房间里居然有别人!!!他连钻进被子里。尼玛丢人丢大发了,要是现在床上有条缝,相信林楚一定会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