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媚儿十五岁,吕天三岁。

  神庙内一处庄重严肃,气宇非凡的最高议事厅,这里香烟缭绕,琉璃瓦黛,金碧辉煌,摩崖雕像,显得十分庄严。无上法则交织飞舞,有惊天神威弥漫而开。

  一个男孩漂浮在虚空中,寂静熟睡。

  议事厅座位十一张,环着石壁,以中间为首的张道陵为中,排散开来。

  张道陵左边的自然是管弦真人,而右边的则为如今神庙内咒蛊术一脉的脉主,苏逸玄。论其功力,除了掌门张道陵以及理事管弦真人外,独步于神庙,无人能敌。咒蛊术更是精妙绝伦,杀诸敌于无形中,不留痕迹,玄妙莫测。功力已达神阶后期,实属功参造化。而除此之外,更是有念力一脉的脉主,田克守,功力处于神阶中期,念力修为也是超凡入圣,无与伦比。以及符印一脉的脉主,孔宣,功力也是位于神阶中期。

  另外还有三个处于神阶前期的副脉主。而光是超越神阶的强者,在神庙就有八个,这等实力及底蕴,放眼天下,实乃位列绝颠,横推当世所有绝世法门。想必也只有天府,能够与之相提并论吧。

  而最旁边的两位,则为神庙的最高执行官,执掌刑法,以及林海的总管,负责管理林海与神庙的一切相关事宜。最后一位则为十一人中最年轻的一位,其身份虽为神庙弟子,但是却实为弟子中的第一人。其身份,是为上古仙人荀子的后裔。此三人实力皆在王阶后期,属于神庙的最高战力之一。

  此十一人实力超绝,降妖除魔,不计其数。深受神庙里所有弟子的尊崇,以及外界平民百姓的拥护。而对于妖魔凶兽而言,此十一人自然是深恶恨绝,心腹大患。

  “师祖,这个孩子来历不明,我提议将其抛弃,任由其自生自灭。”

  孔宣面色严肃地说道。

  “是啊,孔师弟此言甚是,该孩童可能沾染了莫大的因果,宁错放之啊!”

  孔宣旁边的田克守也是一脸正态,端正庄重地说道。

  吕天仍闭目熟睡,但却有双眉微蹙之资,来回辗转了几次。

  “可是师祖,虽吕天来历尚且不明,可其骨骼惊奇,天资过人,这是有目共睹的。且吾门下弟子媚儿也尚属来历无清,师弟认为,只要将其好生培养,假以时日,必是神庙的一股惊天战力。”

  管弦真人面无神色,平静地说道。

  “但是这可关乎到神庙的传承与存亡,师祖可得深思熟虑。”

  孔宣双眼瞪直,心有焦虑。

  似乎十一人中,每人都各执一词,众说纷纭。

  大厅内气氛肃穆,彷佛空气都为静止了般。

  片刻之后,依然是鸦雀无声。

  “好了,我愿意一个人承受这天大的因果,而且我决定,将其抚养至八岁,方才授予其道法,开始修行。就这样吧。”

  常人开始修行,四岁便是最合适的时期,因为四岁开始常人骨骼开始发育,经脉开始导通,若能在此时加以引导,必能使其骨骼发育完美,经脉通畅,先天道基牢固扎实,有利于其以后修行的发展。

  而吕天的体质却异于常人,张道陵则是欲让其吸纳足够多的天地灵气,打下坚实的道基。因为具有重阳之体的人,本身就是修炼奇才,修炼一路基本没有任何险阻,得天独厚。

  张道陵胡须飘飘,默然地说道。

  嘭!

  VK酷^匠网DV正‘版7^首}发P

  “吕天在这吗?吕天!吕天,媚儿带好吃的来给你啦!”

  此刻庄严肃穆的气氛全被眼前女孩清凉动人的声音所打破。

  媚儿推开厅门,只眼一看,里面有十一人,不多不少。来到神庙的三年里,媚儿每天都与这十一人为伴,因为这几年外界妖魔凶兽,多有作恶多端,残害百姓,身为神庙最高战力的十一人,自然是频频相聚为众,携手商讨派遣各个弟子前往外界剿灭一切邪魔妖兽一事。而对于媚儿的突然闯入,一开始其师管弦真人略有怒色,但张道陵却摆摆手,点头默许了。随着次数增多后,十一人也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只见眼前的女子身材修长,婀娜多姿,乳房坚挺,体香四逸,虽年纪未满,但却已有倾国倾城之色,一颦一笑,皆是扣人心弦,散发出这个年纪不该具有的迷人风采。

  “媚儿!吕天正在熟睡当中,稍安勿躁!”

  管弦真人面色严肃地责备起来。

  “可是你们在这里讨论,也是会吵到吕天的啊!不然我带着吕天去往我的闺房睡觉好了。”

  媚儿挑拨般地说完后,便是抱起吕天,轻搂于怀,轻悄悄地奔向门外。

  “师傅再见!”

  “哎,媚儿没有一点辈分之分,实属归因于吾的管教无方啊!”

  管弦真人面露男色,双眼微眯地说道。

  “这也难怪,媚儿无亲无故,而又成日与我们打交道,或许我们在她心中,已是父辈也说不定。”

  田克守哈哈大笑,拍了拍管弦真人的肩膀说道。

  管弦真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媚儿的凶兽身份。

  媚儿究竟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态,来到充满危难险阻的人类世界生活呢?对于凶兽而言,与人类生活,相当于人类与凶兽生活无异。按理说,常人应该会难以容忍,原形毕露,亦或是离开此地,回归家园才是。

  十一人中,只有管弦真人和张道陵达到了仙阶,超凡入圣,慧眼通天,能够识别一切阴影魔障。而其余人虽身处神阶或王阶,功参造化,但毕竟每个阶层的实力修为都大相径庭,难以逾越。故只有两人得以知晓媚儿的真实身份。

  神庙内虽尚有凶兽存在,但却为上古时期传承下来的凶兽,已被神庙内众多强者高手驯化,十分温顺,负责守卫神庙的和平,抵御外界敌人。

  而此刻的两人却都对其凶兽身份视而不见,反而是爱戴有加。

  或许是人各有命吧,凶兽也有属于自己的命运。

  “吕天怎么还没醒呢。嗯?”

  媚儿哀怨的声音回荡在这古朴典雅,玲珑别致的屋子里。

  一股红色的戾力飘然而起,弥漫了整个碧瓦雕檐的屋子。

  清晨随着管弦真人进行念力修炼,而晚上则对戾气进行体悟,这是其日夜不息之事。

  虽然媚儿年纪轻轻,修习念力三年,但其念力修为已达人阶八段,远超所有同龄修炼之人。

  但是,此刻所散发出来的戾力波动,显然已经达到了地阶。正常修士修炼一种能量都应接不暇,修炼数十载而滞留在人阶水平的也有不少。然而面前看是孱弱的女孩,却是同修两种能量,且都取得了不凡成绩,更何况她方才十五岁。

  突然有一阵不同寻常的微风吹过,簌簌作响,像是在低头絮语,又像是在挑拨离间,夹杂在鲜红色的戾力波动中,显得即为不和谐。

  媚儿突然露出狡黠的面容,怀中的吕天似乎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自己体内的鲜血好似不由自主地沸腾起来,无法控制。

  看着怀中熟睡的吕天,媚儿双目无神,泛着红光,面容呆滞,又似有回复正常神色之意,反复变化,显得极为痛苦。

  不要,不要,不要啊!

  媚儿全身剧烈地颤动起来,面色时而柔和,时而阴险,不停切换,显得极端诡异。

  多个时辰之后,媚儿双眼变得鲜红起来,似有鲜血滴出,目眦尽裂,双唇微张,红艳如血,露出微尖的玉齿,洁白无瑕,却有红光泛闪。霎时红发飘起,朱唇皓齿对着吕天的手臂一口咬下。

  孩童特有的细皮嫩肉如气球被针扎般破碎,洁白的皮肤溢裂,两个尖牙处有赤红的血冒出,滴滴摇摇欲坠,鲜艳动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