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媚儿的念力,是紫色的呢!”

  小女孩的甜美声音在四野无人,阳光明媚的林子里响起。微风拂过,红色长发飘然而起,美丽动人。

  小女孩怔怔地望着自己洁白如玉的小手,有紫色的念力细微地波动着。

  “媚儿,每个修士的念力,颜色皆是不同,像师傅我呢,是为蓝色。”

  管弦真人面色柔和地伸出双手,顿时有温和的蓝色念力跳动开来,使这片优雅静谧的林子,显得更为温馨舒适。

  “媚儿,你天资聪颖,经脉稳固,修行起来可谓是如鱼得水,一马平川,但在神庙内修行一道却有多种法门,其中囊括念力,符印,咒蛊术三种,媚儿想修习哪一种呢?”

  媚儿目光灵动地看着管弦真人,轻快坚定地答道。

  “师傅学的是哪种,媚儿就修习哪种!”

  “好!好啊,为师修习符印为主,媚儿,今日起,你就是神庙的正式弟子了。”

  管弦真人站起身来,周身临绕的仙气向体内敛去,此刻的他面色舒畅,温文尔雅,十分欢欣愉悦,面无严色,更无仙风道骨之态,完全就是一位仁慈和蔼的老师,正对着面前极为满意的弟子欢笑着。

  “咦,媚儿是神庙的弟子了吗?嘻嘻嘻嘻,媚儿好开心!”

  媚儿手舞足蹈,捏了捏自己泛红的脸颊,感觉有点微微热烫。这正是自己期待已久的时刻啊!

  “即日起,要认真修行,提高修为,造福百姓,接济苍生!听到了吗媚儿?”

  “知道了,师傅!”

  媚儿嘟着粉嫩的小嘴,目光如炬地盯着面前和蔼仁慈的师傅,望向远方湛蓝的天空,若有所思。

  一转眼便是半个月的时间。

  半个月后,一处神庙内奇异的修道场。这里树木缭绕,念力充裕,天地间有无上法则交织,有微弱的炽霞放出,十分赏心悦目,看上去就是个极其适合修行的洞天福地。

  “媚儿,道家的基本心法你可否牢记在心?心斋一次让为师看看!”

  媚儿双手紧握,天地间有极其微弱的念力波动产生,全身孔窍初开,细微地在媚儿周身经脉循环进出,淡紫色念力荡起圈圈涟漪,甚是光彩动人。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是道家修行的基本心法。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道家思想的核心是“道”,认为“道”,是宇宙的本源,也是统治宇宙中一切运动的法则。

  媚儿将其铭记在心,反复叨念。

  淋沥的汗水从媚儿如玉般洁白的额头冒出,晶莹的汗滴一滴一滴渗入泥土里,滋养了大地。

  “缘督,导引,将念引外放!”

  管弦真人轻呵着,微微点头。

  只见一只十来丈高,凶神恶煞的神猿凝聚而成,虽然略显虚浮,但却具有滔天气势,神威惊人,造成这片法则交织,大道飞舞的修道场场域混乱,能量错乱。

  “做的不错,对念力的把握要更为精炼才行。今天的修行就此结束吧。”

  管弦真人略显严肃地声音在这美好恬静的气氛下回荡开来。他虽面容波澜不惊,古井不波,实则内心却十分悸动,狂喜不已。媚儿的天赋实属太过惊人了,神庙自建立以来,从未听说过有弟子能在半个月内习得凶兽念引的。更何况自己所教与媚儿的凶兽念引,是为神阶凶兽,三眼神猴的绝世念引。其繁复奥妙之深,就算是修道数百载的得道强者,也是颇为头大,懊恼不已。

  “可是媚儿还想继续修行,念引出的神猿很可爱呢!师傅你看。”

  媚儿用如水般动人而又闪亮的大眼睛注视着身前凶神恶煞的三眼神猴念引,不时用自己纤细的玉手捏起三眼神猴粗大的脸颊,带着笑意,面容舒畅。

  当管弦真人修为达到仙阶时,功参造化,超凡入圣,天地念力,流动循环,全在其一念之间。当世修为能超过自己的修士单手都能数得过来。早已对尘世不闻不问,其内心已是心如止水,看破红尘,平日里不言多语,不言苟笑,更谈不上有丝毫面容上的变化了。

  而今对着身前的小女孩,却时频频面带笑意,心情极为舒畅。这种事情,如若是给神庙的众多弟子得知,想必会引起一片喧哗,哄堂大笑吧。

  “今天的修行就到此为止吧!修行贵在循序渐进,脚踏实地。若贪功冒进,急于求成,只怕贪心不足,反有大祸。成与不成,原是命定,不必强求。诸如妖魔外道,异端邪术,欲求不满,皆欲速成,最后多半反遭天谴,自食其果,可怜可悲,切记勿忘啊!”

  管弦真人带着面前善良可爱的小女孩,徒步返回其住所。

  二人一路欢声笑语,气氛欢和。

  看A正y版b章节=上酷匠-j网5

  以管弦真人功参造化,登峰造极的修为,又何尝不知此刻粘人可人的女孩,真实身份是为吸食人血,惨绝人寰的凶兽呢。

  只是师祖修为深不可测,睥睨天下,肯定也是知晓其为凶兽的身份,能将其带回,想必也有令人信服的道理罢。

  即便如此,管弦真人也是修道以来第一次如此身心愉悦,面露善色。心中不免暗暗决定,一定要倾尽全力,栽培媚儿!

  回到住所,媚儿踮起脚尖,面露笑意,轻轻地点了一下管弦真人的肚子,不安分地嘻笑道。

  “师傅,明天再见!”

  说完便屁颠屁颠地跑回住处,仍不时回头对着管弦真人微微一笑,挥着白皙动人的玉手如蝴蝶般跳跃着,可爱之至如冬日里的一股暖风沁人心脾,暖人身心。

  多么可人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凶兽呢?

  欢愉的气氛似乎还停留在这片住处,此时已是晚昏,余晖茫茫,艳丽动人。

  管弦真人愣在原处,时不时看着落在地面上的赤红晚霞,与殿堂上金碧辉煌的石壁相互映衬,光彩动人。

  天空上以北一面炽霞茫茫,而以南一面却已黯然无光,被黑夜笼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