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陵,我们的孩子,终究没能活下来啊。”

  “这也难怪,没有重阳之体,避免不了凋亡的命运。”

  面前男子风姿特秀,玉树临风,而女子更是风姿绝代,闭月羞花。可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但该女子实际身份却为九尾妖狐一族当世的族长,统领着联通神庙及天府中林海一片的所有凶兽。

  他们孕育的孩子,先天没有重阳之体,虽二人皆为仙道人物,但其孩子也不免落得夭折的命运,实属可怜。

  在残垣断涯上,二人执手相依,在落日的余晖下,稀薄的空气被染上一层素淡的温煦,无数飞舞的莹尘羽化成了天边几抹微红的霞光,显得极为凄美动人。

  “道陵,你我这是最后一次相见了,我有一事相求。”

  白衣胜雪的女子泪眼汪汪,含情脉脉,望着眼前雄姿英发的男子,执手相看泪眼。

  “你说,凤儿,无论是什么要求,我都竭尽所能满足于你。”

  男子用力握紧女子的纤纤玉手,面色关切地答道。

  “道陵,我有一孙女,名为媚儿,我将她流放在神庙门口,希望你能带她去神庙修行。”

  “凤儿,我明白你的心意。希望我们的心愿,能在媚儿身上实现吧。”

  K`酷h匠网Y正版J首%#发!

  郎才女貌的男女热情相拥,而后恋恋不舍,含情脉脉地各自飞往相反的方向,一去不复返。此地为一别,孤蓬万里征。

  轰!

  名为张道陵的男子身长八尺,面如玉色,一卷黑发散落在肩头上,极为超凡脱俗。一袭白衣,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气宇轩昂。其身体表面被炽热金光笼罩,看起来仙风道骨,宛若真仙临世。

  远在神庙几十万里开外的他,一念之间便是天旋地转,诸星环绕。不消片刻,便是屹立于距神庙几百里开外的幽谷上。在这里,他感应到一股极为奇特的能量波动正在形成,这股波动,不仅夹杂着念力,还有灵力的波动,甚至有戾气的波动。

  谷中流水潺潺,山岩苍苍,林木茂密,花香鸟语,一切显得都是那么安逸美好。

  轰!

  静谧和谐的气氛瞬间被巨大的声响打破。霎时间,这里道法呈现,符印交织,炽霞茫茫,一片金光。幽谷深处突然有无数神兽冲天而起,异象纷呈。

  男子一念之间,方圆十里的念力汹涌波动起来,形成巨大的屏障,遮蔽了这里的滔天异象。

  凤凰涅槃,麒麟狂吼,貔貅长啸,真龙蛰伏......无数神兽疯狂暴动,造成滔天声势,幽谷中的一切在一时间全部化为虚无,徒留一片光秃的平地和滔天的异象。

  任由男子具有无上神威,也无法窥视幽谷中心能量暴动的本源。

  数刻之后,异象消失,能量暴动也停歇下来,男子吃惊地落在幽谷中。

  “咦呀!哇哇啊!”

  他发现,居然有个男婴诞生于此,竟出生便穿戴着念力化成的服饰,秉承天地灵气,吸纳天地精华。

  更让他讶异的是。这名婴儿,居然为重阳之体。

  那是他和妻子凤儿梦寐以求的啊!

  重阳之体,乃是位于仙道领域的人类与凶兽结合诞生的婴儿方可拥有的体质。而拥有重阳之体的几率,在十个新生儿当中,数量却不足一个。撇开低几率不说,光是让仙道领域的人类和凶兽相爱的几率,更是几乎接近于零。而修为越是高深,孕育胎儿的几率也会随之降低。

  也就是说,在这世上,若要有重阳之体,可谓难于上青天!

  而重阳之体,顾名思义,重,方为二的意思,重阳,即为两股阳气。常人体内阴阳二气各为一股,正所谓阴阳平衡气脉归正。而重阳之体的人类,拥有一股阴气与两股阳气,阴阳交汇转化,全凭自主意识,有感而发。

  一般修士只能以一种能量为引,要么为念力,要么为灵力,亦或是戾力。而重阳之体的特殊之处在于,它能使其以两种能量为引,并使其交融汇聚,相辅相成。

  男子看着面前面色娇红的男婴,平日不为尘世动容,古井无波的他心中竟波澜起伏,情绪万千。

  这是天生的重阳之体?亦或是人类与凶兽所生?其父母是惧怕忤逆天意,沾染莫大因果,故将其弃之不顾,任由其自生自灭吗?

  他决定逆天下之大不违,把他带回神庙。

  大道法则呈现,诸星缭绕,念力剧烈波动起来。男子转瞬便提携着男婴来到神庙门前的村子里,在其面前,有个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小女孩,清甜俊美,甚是可爱,正对着天空微笑。

  “你想进入神庙吗?”

  男子面色和蔼地开口。

  “好啊!”

  小女孩看着面前的白袍男子,开心地笑道。

  三人一同回到了神庙。

  神庙一处金碧辉煌,散发无上法则的大厅内。

  “管弦师弟,从今天起,这个女孩就是你的徒弟了!”

  白袍男子指着面前一位面色儒雅,眉如墨画的男子,郑重地说道。

  “是!掌门。”

  男子拱手作揖,点头答应,女孩听话地跑向男子身旁,在其旁边优雅地手舞足蹈起来。

  “师傅好。我是媚儿。”

  男子点头,眉头自然地舒展开来。

  面前的女孩经脉疏通,骨骼惊奇,一颦一笑间,竟能影响天地能量的流动,实属旷世奇才。

  “你们都退下吧!”

  张道陵柔和的声音在大厅内回响开来。

  “是!师弟定不负掌门厚望,必将全力栽培。”

  管弦拉着娇小可人的女孩移步去往大门。

  此刻的张道陵面色柔和地望着小女孩和师弟管弦离开,轻轻抱起躺在其身上熟睡的男婴。

  一缕炽热耀眼的阳光穿透漂浮的法则,从天窗照射进来,轻轻地敲打在男婴身上,使得男婴熟睡的面容更为洁净可人。

  男婴自出生便生成的念力化的服饰此刻已快消耗殆尽。但其肚兜上,依然铭刻着颇为显眼的“吕”字。

  吕氏后人吗?秉持天意而生?

  张道陵面色爽朗地看向天窗外的远方。

  “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做吕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