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天......吕天......你......”

  列门惊恐地望着如死神般可怖的暗黑裂地虎,嘴里不停地低吟着。

  “暗黑裂地虎,当真是深不可测......”

  吕天面色狰狞,若有所思。

  “哈哈哈哈哈,燃烧生命本源,的确,你此刻的实力是在尊阶。不过可惜的是,我暗黑裂地虎,晋入尊阶方已数十载,如今可是有着尊阶后期的实力。哈哈哈哈哈。”

  对于修士而言,每个阶层都是泾渭分明,不可逾越的。

  暗黑裂地虎疯狂地大笑起来。旋即飞扑向吕天,一股极为强悍的戾力波动波荡开来,造成极为庞大的声势,使吕天动弹不得,镇压在原地。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吗?

  LE酷9U匠…网永久免|费|看=%小5S说^

  它张开巨大的獠牙,如钉子般打入吕天的脖颈,两个鲜明的血洞赫然映在列门的眼帘,暗黑裂地虎将吕天的身体提起,锋利的爪子带着残暴的法则,戾力波动,直接穿透了吕天的胸口,鲜血喷涌,极为惨烈。

  鲜血撒遍了整片林海,吕天痉挛了一下,面色狰狞,而后缓慢地用手指指向逃生的方向,旋即面色恢复了平静,略带笑意,看着列门,便是不再动弹了,吕天此刻体内的生命气息在逐渐消失,金黄色的念力也消散而去。

  吕天他,死了吗?

  怎么可能呢?

  列门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哀鸿遍野般的场面,不由黯然神伤,面容失色。

  暗黑裂地虎直接粗暴地将吕天的脑袋旋转过来,鲜血喷涌,极其血腥,对向列门的方向,凶恶地叽笑道。

  “哈哈哈哈哈一心想保护你的同伴,已经死了呢!好了,你要怎么死呢?”

  暗黑裂地虎拧下吕天的脑袋,带起一片鲜血,扔向列门,狰狞地大笑着,撕咬着吕天的胸口,咬起一大块带骨的血肉,径直如数地吞下。

  此刻吕天的身体已无任凭暗黑裂地虎的疯狂吮食,无动于衷。

  “嘶嘶嘶......”

  “人类的血肉,真是太美味了,太美味了!”

  暗黑裂地虎疯狂地撕咬着吕天的血肉,而吕天的头颅此刻砸在列门胸口前,微风拂过,列门与之对视了一眼,旋即惧怕地挪开了目光,摊坐在地上,瑟瑟发抖,面如土色。

  “不要啊......不要......”

  列门已经快要达到奔溃的边缘,眼泪簌簌地流下,面色惧怕。

  吕天的面容此刻却清晰地映在列门的脑海里,可是,吕天明显带着笑意啊。

  那令人牵肠挂肚的笑容。

  无数个朝阳似火的清晨里,在这郁郁蓊蓊的林海里,一起探寻天材地宝,一起狩猎奇珍异兽,一起探讨大道法则,一起谈天论地,互诉衷肠。

  “列门,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一定不要忘记对方哦。”

  “列门,如果我战死在神庙外面,请把我的尸骨带回神庙,就埋在我们第一次猎杀人阶凶兽的地方,那里长满了红色的梧桐,佳木秀繁,芳香四溢,是个值得怀念的好地方呢!”

  “列门,如果我被凶兽杀死,你会怎么做呢?”

  “列门,我会努力修炼,早晚会超过你的!”

  “列门,我们要提高自己的修为,才能杀尽天下妖魔,接济苍生,造福百姓。”

  “列门,如果我战死了,请把媚儿师傅照顾好。”

  “列门,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挚友。”

  “列门......”

  无数话语纷飞缭绕在列门耳际,那多么动人的声音,那多么年少无知却又坦诚相待的感情,那多么开朗乐观的人儿......如今的他又在何方呢?

  他的头颅被凶兽扯下,就在自己面前随风落下,而残害他的凶兽就在眼前,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一旁干看,无能为力。

  列门悲痛欲绝,双手捶地,泪如泉涌,仰面长啸。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啊。”

  鲜血味夹杂着绿叶的味道,十分突兀,飘荡在这片茫茫林海中,气氛是那样的不和谐。

  “嘶。”

  暗黑裂地虎突然出现在列门面前,带起一股极为强烈的戾力波动,用锋利的牙齿洞穿了他的胸口,鲜血从其胸口汩汩流出,异常血腥。

  “啊!”

  列门痛苦地大叫。这就是死亡的滋味吗?吕天,我就快去陪你了,等着我。

  “呵呵呵呵呵,我可不会让你这么快就和你的同伴团聚的。”

  暗黑裂地虎面目狰狞地盯着面无生气的列门说道,似乎是看透了列门此刻的想法。

  萧瑟的风吹过,凉嗖嗖的,暗黑裂地虎疯狂地折磨着列门。

  啊!.....啊。......啊........从列门左手开始,暗黑裂地虎用锋利的爪尖一一戳破列门的经脉关节,任凭鲜血不断地喷涌而出。

  啊!.....啊。......啊......“说!这是什么穴位!”

  暗黑裂地虎为了让列门保持清醒,更加清楚的品尝到地狱般的滋味,疯狂地逼问着列门。每次列门疼痛到无法回答之时,暗黑裂地虎便加大折磨的力度,逼迫其回答。

  “太....渊.....穴......”

  列门的身体早已不听使唤,痛不欲生,空气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这个世界是否也是如此呢?他渴求一死,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死神。

  列门左半身已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他的眼泪早已淌干,他彷佛看不见眼前正对他进行疯狂折磨的恶鬼,也感受不到一丝痛楚,只是为什么眼前泛绿的树林,湛蓝的天空,簌簌的微风,都彷佛是在叽笑着自己呢?

  列门闭上了双眼,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了让他留恋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