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门此刻也不由看向眼前那巨大的黑影,双脚不觉战栗起来。

  因为这个黑影所散发出来的波动是为凶兽特质独有的野蛮戾力,有着野蛮残暴的气息。戾力,与灵力和念力一般,都为能量本源。而眼前的凶兽竟可口吐人言。也就是说,眼睛的凶兽早已通灵,起码为尊阶等级的凶兽。

  黑影伸出粗壮的臂膀,用两根锋利发着银色光芒的利爪将两颗金鳞果取下。

  “给你们三秒的时间,滚吧蝼蚁们!”

  暗黑裂地虎活动了下庞大的身躯,慵懒地说道。

  列门此刻还没回过神来,满腹疑惑不解。因为他们所处的林海在整座神庙中算是外围,潜伏在此的凶兽等级最高方才达到天阶,而天阶凶兽数量也是相当稀少,更不用说是尊阶凶兽了。

  二人旁边的树木不时在风中摇曳着碧玉般的树冠,树木伸展,垂散不懈的绿意。柔和的阳光斑驳了二人的影子,与地上带血的草丛相映成趣。一股微风轻悄悄地拂过,发出轻微的呼呼声,却散发着浓烈却又不合时宜的肃杀之气。

  吕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全身的金色念力如蜂拥般倾泻而出,紧紧包裹住列门,咻的一声化为金色流光,冲天而起想要带着列门逃离这里。

  “三秒时间到了。”

  暗黑裂地虎转过身来,长着虎头人身,身长十尺,挺拔魁梧,毛发乌黑透亮。用另一只手打了个响指。

  啵!

  一声清响在这林海间弥漫开来。

  只见暗黑裂地虎周身三十里的天地念力,竟运行得缓慢起来。而天地念力对吕天居然产生了巨大的排斥,疯狂地在吕天飞行相反的方向螺旋翻滚,卷起滔天飓风,产生了极为巨大的压力。

  “啊!”

  吕天前方的天地念力仿佛是受人操控一般,疯狂地压榨着自己,他全力导引自身念力,但面对疯狂的阻碍,吕天及列门周身的念力屏障也已消散开来。

  两人在天地念力的蹂躏下,在空中反复翻滚,不停旋转,最后重重地栽落到暗黑裂地虎的身前。

  “抱歉啊小子们,时间到了,可你们仍在我的狩猎范围之中。”

  任由两人谁心里都清楚,暗黑裂地虎要猎杀他们根本就不是因为在其狩猎范围里,而是怕放任二人出去后,会引来神庙的真正强者,从而对其展开追捕猎杀。且将二人杀害后,它有着能干扰神庙强者推演踪迹的方法。

  暗黑裂地虎露出狡黠的笑容,右手顺势向上抛起两个璀璨闪光的金鳞果。

  “在它落回我手里之前,说吧!选择你们的死法!哈哈哈哈哈哈。”

  暗黑裂地虎疯狂地大笑起来。

  “难道真的只能等死了吗?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列门绝望地呢喃起来,双脚颤抖,面色涨红。面对尊阶凶兽,二人的逃生几率,几乎为零。

  吕天则一脸严肃郑重,神情复杂。面对这么一尊绝世凶兽,即使自己拼尽全力,或许后果也是徒劳无功的。

  #更v9新D,最(快$x上p酷o匠网

  真的要命丧这里了吗?

  不!吕天内心深处响起一股反抗的声音。

  敌人还在身前之时,即使手脚尽断,也要奋战到底!

  咻!

  庞大的念力在吕天周身外放出来,金色的三头狮子狂吼一声,冲天而起,猛烈迅疾地飞向暗黑裂地虎处。

  “轰”

  烟沙四起,暗黑裂地虎周身的树木全部拔地而起,化为灰烬。

  烟尘散尽,只见那一道黑色巨影依旧如初。

  列门望着眼前绝望的一幕,泪水不由从眼眶汩汩流下,面如死灰,全身瘫软下来,呆坐在柔软的草皮上。

  “吕天,我不想死,我还年轻,我还有很多事情未完成啊!我不想死.....”

  列门死死拽抓着吕天的裤脚,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叫道,一边懊悔地捶打地面,任凭泪水滴入黝黑的草丛,与天冥蟒的毒汁相互交融,倒映在柔和撩人的阳光下,不免使这早已染为幽黑的草丛新添一抹奇异的绿意。

  “列门......听好了,我们一定可以活下去的,还有机会,列门不要放弃!”

  吕天半蹲下欲拉起陷入绝望的列门,此刻的列门头发散乱,目眦欲裂,全身发抖,嘴里不停地呢喃着什么,显然没有了之前英姿飒爽,天纵神武之态。而列门摊坐在地上,任凭吕天奋力拉扯,也是无动于衷,瑟瑟发抖。

  “小子......我放你们二人其中一人一条生路。不过,这个活着的人,得由你们自己选择。哈哈哈哈哈。”

  暗黑裂地虎狂笑起来,轻蔑地看着面前颓废不堪的二人。他极度渴望看到人类露出自己原本自私虚伪的一面。

  吕天心里在挣扎:怎样让列门安全地逃离这里,回到神庙呢?只要列门能活下来,那么就算是自己丧命,那也是值得的!

  还未等吕天先开口,列门抽泣的声音便是轻盈但是坚定地响了起来。

  “你快跑吧吕天!别管我了,我已经跑不动了。”

  列门似乎停止了抽泣,咬了咬牙,悲愤地看向面前犹如死神般可怖的暗黑裂地虎,露出难以理解的苦笑。

  “吕天,记住,你是我列门这辈子最好的朋友,请连同着我的记忆一起,好好活下去吧......”

  还不等列门说完,吕天便是快速蹲下地面,抱起瘫软在地的列门,微笑着道。

  “只有凶兽,才会将自己的朋友弃之不顾,自己却逃之夭夭,苟延残喘。““呼.......”

  话毕,吕天将念力全部导引至双脚,念力在瞬间喷发出来,形成强大的气流,使吕天和列门破空而去。

  “愚蠢的人类啊。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就全都受死吧。吼—!”

  暗黑裂地虎显然是对眼前二人的举动表示不解和愤怒。在他眼里,人类道貌岸然,尔虞我诈,理应二人会展开殊死搏斗来争夺唯一的生存机会才是。可眼下,二人不仅没有相互背叛,反而处处为对方着想。

  天地念力在暗黑裂地虎的导引下,疯狂地涌入吕天和列门周身,汇聚成一道道念力巨蟒,不断地撕咬着吕天的全身各处,有鲜红的血液从其伤口出喷涌而出。

  尽管如此,吕天依旧是不肯丝毫松开抱着列门的左手,导引出黑色的灵力,护住列门周身。

  嘶......吕天咬了咬牙,全力导引全身念力于脚底,控制自己向神庙的方向飞去。

  快到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了!

  轰!

  吕天一头栽撞在一层黑色的念力屏障上。看似稀薄,可任由吕天奋力撞击,也仅仅是荡起几波平淡无奇的涟漪,而无法突破遁空而去。

  轰!.....轰。.....轰.......吕天咬紧牙关,全身淌满了鲜血,左手环抱着列门,右手导引出金色的三头狮子,疯狂地撕咬着那纹丝不动的念力屏障。

  “吕天,把我扔下去吧,或许暗黑裂地虎会放你一条生路的。”

  列门嘴角发黑溢血,面色苍白,看着吕天面对暗黑裂地虎狂暴的念力巨蟒的疯狂撕咬,依旧在奋力破开屏障,寻求生路,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在一旁干眼以待。

  轰!......轰。.......轰........一声声充满无力的巨响在这片天地回荡开来。

  吕天的鲜血飞溅在自己脸上,冰凉冰凉的,那是自己的泪水吗?亦或是吕天的血?可刚流出的血怎么会是冰凉的么?冰冷的,真的是吕天的鲜血吗?

  列门擦拭掉自己脸颊上冰凉的液体,抬起头来,看着那轰轰作响而荡着无尽涟漪的黑色屏障,全身符印交织飞舞着,喷涌而出,覆盖在金色的三头狮子上,凝聚成一套绿色的甲胃,完美地衔接在三头狮子周身。

  “列门....你.....”

  吕天看着面容坚毅的列门,握紧了自己的右手,金色念力疯狂地从其体内涌出。

  一定要和列门逃生!

  三头狮子猛烈的捶打着黑色屏障,而那黑色屏障在这惊人的敲打下,竟然有着些许细微的裂痕出现。

  “哈哈哈哈哈,天真.......太天真了.......”

  暗黑裂地虎左手接住落下来的金鳞果,右爪奋力一手,一只黑色的念力巨手凭空出现,对着吕天和列门无情地扑去,直接将他们擒回了暗黑裂地虎身旁。

  这就是尊阶凶兽吗?彷佛周身天地念力的循环流动,全在其一念之间。

  黑色念力凝聚成的巨手消散开来,抱着列门的吕天重重摔落。

  此刻的列门披头散发,衣冠不整,但身上却并无伤势。而吕天满身都沾满了鲜血,伤口处似乎还有鲜红的血液喷出。

  风簌簌地一吹而过,似乎在宣判这场毫无悬念的死亡仪式。

  “说吧,我让你们选择。谁先送死?”

  暗黑裂地虎叽笑着道。

  “列门,我们是不会死的。”

  吕天站起身来,拍了下浑身哆嗦,面如土色的列门。

  突然,吕天腹部处有着极为精纯但十分强大的念力扩散开来。

  这股念力的雄浑程度,显然已经达到了尊阶。

  “你.....你居然在燃烧念力本源......”

  暗黑裂地虎吃惊地望着面前的被金色念力包裹住的吕天大叫道。

  当吕天半只脚踏进尊阶时,他方才发现,人体的念力都由身体的丹田处产生并可加以导引。

  而燃烧念力本源,则可在短时间内可以获得极为庞大的念力。但任谁都是可以看出,吕天的身影,竟然变得虚无飘渺起来,他,同时也是在燃烧掉自己的生命力。

  列门安静地看着吕天,尽管自己无法勘察的到吕天的念力,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面前的吕天已经有了抗衡尊阶凶兽的实力,站起身来,目光坚定地看着发出奇异金色的吕天。

  “呼......”

  吕天纵身一跃,产生了极大的波动,身后的树木全都向后倾倒,发出了轰轰的音爆声。

  一只金色的拳头,没有导引出任何念引,平淡无奇地向暗黑裂地虎头颅处直袭而去,但任谁都可以看出,这一拳所蕴含的巨大能量。

  轰!惊天的爆破声扩散开来。

  “啊——”

  吕天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烟尘散开后,只见暗黑裂地虎嘴巴处叼着一支带血的手臂。

  那是吕天的右手!

  暗黑裂地虎疯狂地大笑起来,林海中弥漫着令人绝望的气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