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大雾虚无飘渺地笼罩着神庙,隐隐约约中,一缕阳光穿过重重雾霭,倾洒在吕天泛红的脸颊上。

  “唔.......”

  吕天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仍在熟睡的四头狮子,突然一阵突兀的钟鸣声响起。

  那是早修弟子集合的钟声。

  “咻——咻”

  吕天飞身而起,熟练地将自身金色的念力全部导引至左手,转化为黑色的灵力。

  灵力与念力同为修炼的根本,都是能量的本源,都是天地间最为奇异且强大的能量,若不施展太过波动性的念引或灵引,根本无法看出其细微性的区别。

  每个早修,吕天都会以人阶二段的实力去修行,这是是师祖唯一对他的嘱托。

  走出自己的住处,吕天望着眼前太过于熟悉的环境,紫阁丹楼纷照耀,璧房锦殿相玲珑 ,一座座高雅的楼阁,一座座雄伟的殿堂。那些都是神庙中天人子弟的住处。阁楼外杨柳青青,枝条垂挂,百花盛开,芬芳四溢,令人神清气爽,眼界开阔。

  吕天呷了一口这沁人心脾的空气,不一会儿,便是来到了早修的修道场。

  修道场上到来的弟子不足过半,但远远看去,却有人山人海,车水马龙之势。

  “吕天,你小子来得可真早啊!”

  吕天望着从旁边走过来一身劲装的挺拔男子,此人看上去年纪在十七八岁左右,身材挺拔,英姿飒爽,五官十分端正,是个名副其实的美男子,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吕天。

  V7酷匠网u正R版。首_发☆

  “是啊!敖拓师兄!”

  “哈哈哈吕天你怎么又叫我师兄了,叫我啊拓就好啦,啊?哈哈哈哈!”

  敖拓拍着吕天的肩头,朗爽轻快地大声笑道。

  敖拓为吕天同期入庙的弟子,却当真为天赋卓绝,惊才艳艳。与吕天同为修习念力一脉,一年就晋入地阶,成为内门弟子,一年半后的今天,已经半只脚踏入天阶了。在与以儒家为主的天府和神庙每年一度的切磋战中,曾赢得过一次人阶战役的冠军,人气极高,深受神庙内女弟子的喜爱,实力可谓是不容小觑。

  而今天下大道盛行,三千左道,八百旁门,修者当手握五行,脚踏阴阳,于清风霁月,落崖惊风中探寻修炼之道。

  当世修行一道以儒家为主的天府以及道家为主的神庙实力最为坚韧,所收弟子及法门底蕴也最为强盛。此外还有还有纵横家,阴阳家,墨家,法家,农家等法门。此些法门虽有位列神阶的掌门坐镇,但论起威望及实力,唯有天府及神庙底蕴强大,存在悠久,震慑世间,安抚平民百姓,因为世间妖魔鬼怪,十有八九是天府神庙的弟子斩除的。虽说天府和神庙在世人眼里皆为行侠仗义,替天行道的伟大法门,但是其双方不免明争暗斗,谁都想夺得天下第一家的称谓。

  “吕天,哈哈哈哈哈。昨天的念引小刀学得怎样了。”

  迎面走来一人,身长八尺,浓眉大脸,红顶绿眼,鼻子高挺,看上去十分威武雄壮,彷若一头人型凶兽。

  “多亏了管雄师兄的悉心教导,师弟我已研习完毕,哈哈哈。”

  话毕,吕天左手旋即导引出一把黑色的念引小刀,看上去极为锋利,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

  “哈哈哈哈哈挺不错啊。吕天你小子有所进步啊!”

  此人名为管雄,长得五大三粗,体态粗犷,修习的却为道家中最为精密深奥的阵法,其阵法上的造诣,据说已达地阶后期,算是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了。

  “哎,列门,你小子咋来得这么晚,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管雄看着前方的男子,大声洒脱地说道。

  “哎呀抱歉,昨天执行完任务后太过疲累了。哈哈哈,吕天你居然比我早到了?真是奇迹啊哈哈哈!”

  吕天无奈地耸了耸肩。目光紧盯着眼前名曰列门,媚儿经常拿来用于调侃吕天的男子。

  此人算不上是非常俊朗,长发飘飘,面如白玉,但行走间却扩散出一股惊人的气质,如帝王行走般神武,又不失修士之高雅。与吕天是忘年之交,感情深厚。且其修为已半只脚踏入天阶,符印上面的造诣更是极其不凡,很有希望接替符印一脉下一任的脉主。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微笑开来。

  “吕天,与天府的切磋赛还有三天便开始了,你要抓紧修炼啊。”

  列门十分关切的说道。但内心却颇不平静,他觉得吕天在刻意隐瞒自己的实力。

  “是啊!吕天,你可是连续好几年都在第一场比赛就落败了啊。”

  “吕天老弟,要不这几天你跟着我修行吧,你雄哥我保证你第一场打胜战。”

  敖拓和管雄也不约地说道。

  “还是算了吧管雄,修行这种事情,还是让吕天自己解决。”

  列门意味深长地看了吕天一眼,双眉微蹙,若有所思。与吕天的日夜相处中,其他人可能没发现,列门却始终对吕天的实力有所怀疑。

  修炼两年半,天资再怎么差也该晋入地阶了,更何况吕天的资质,在列门和吕天一起修炼了三年的时间里,是他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天纵奇才。

  吕天的念力虽然十分贫瘠,但却变换莫测,十分玄奥。与吕天在林海猎杀凶兽时,吕天每次都能将等级远高自己的凶兽猎杀,甚至于遇上高阶凶兽,也能死里逃生,化险为夷。

  这些难道都是巧合吗?

  而且,人阶二段的实力,是不可能一天内就把念力小刀这么繁复的念引习得的。自己当初学习时也是耗时三天,方才完全掌握。

  “啾呜—”

  一声长鸣打破了他们四人热烈的对话。这是神庙内早修开始的标志。

  “啊!早修要开始了”

  敖拓说道。

  “我和管雄去吴予导师那里早修了。”

  吴予导师是管雄的导师,实力为天师,和媚儿一般,即有着天阶实力的导师,是研习阵法的天阶强者。但早修都为研习念力为主,故谁都可以向神庙里的导师研习各种功法及念引。

  敖拓与吕天和列门告别后,与管雄一起离开了此地。

  “吕天,今天还是去往林海,找寻灵药吧!”

  列门一如既往地说道。

  “好啊!听说列门你也快晋入天阶了,的确需要借由灵药完成突破。”

  一般的弟子,在早修期间无一不是认真地在进行切磋研习,根本不会想远离早修,更不用说是去深山巨林内寻找天材地宝了。

  敢于做这类事情的。除了吕天外,也就只有师祖张道陵第一个捡回来收为弟子的林英了罢。他们两个,皆属神庙里的风云人物。毕竟他们做错了事情,长辈也不好责罚他们。故两人越是肆无忌惮,肆意妄为。

  吕天双手向后,伸了下懒腰,懒洋洋地说道。

  “吕天,晋入天阶后,所能支配的念力可不同与人阶和地阶那样贫瘠匮乏。”

  话毕。列门导引念力至双脚,强大的念力在其双脚脚底疯狂的旋转开来。

  “呼......”

  不到片刻后,列门双脚脚底念力导引成两个旋转的飞盘,念力向四周波荡开来,疯狂旋转的飞盘产生的浮力使列门逐渐上浮。

  “所以吕天。像导引飞盘虽说人阶和地阶的修士也能做到。但要御空飞行,则需要大量的念力为引,和极为精准娴熟的控制力。”

  列门浮在空中,俯视着紧紧凝视自己的吕天。

  “真棒啊列门!御空飞行真是酷毙了!”

  吕天赞叹地叫道。心里却乐开了花,虽说自己早已晋入天阶,但天阶强者根本无需导引飞盘,自身体内能产生足够多的念力,只要全身导引念力,便可获得强大的浮力,支持自己御空飞行。

  “吕天,今天我们去寻找灵药金鳞果吧!但是据说有天阶凶兽天冥蟒出没,我们到时候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就撤退,我绝不会让我们两个陷入危机的!哎!这是我炼制天阶丹的最后一味主药了。”

  列门略显无奈委婉的声音在吕天耳畔回荡起来。

  天阶丹,即为为即将晋入天阶的修士所准备的丹药。能提高修士晋入天阶的概率,十分稀有。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吕天毫不犹豫地答道,双臂却不由自主地崩直起来,心头滋生起一股很不好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