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铃声的想起,我们整理好了队伍,在李慧的领导下向着操场走去,其他班的男生看见李慧这个领头的,又看了看自己班,都向我们这边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以李慧的容貌,在这个学校,我想颁她一个校花,应该没有人提出异议吧。

  我们集合的比较快,到操场上的时间也比较早,现在还有很多班级都没有过来。

  班主任向我这里走来,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用一种接下来准备看好戏的语气对我说:“张雨涵,一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然后带着笑意转身回了班级队伍前排。我盯着班主任的离开背影,回味着她刚刚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张,班主任和你说了些啥?”戴光辉打断了我的思绪,看见班主任走了后赶紧蹭了过来问道。

  “说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其他的意思我也不清楚,谁知道这女人想说些啥,指不定今天没吃药,在我这跟我犯神经呢。”我如实的告诉了戴光辉。

  “班主任犯神经?哈哈哈,老张你别傻了,班主任好好的吃啥药啊!我看咱班主任好好的,一点毛病都没有!”戴光辉听我我说完,赶紧替班主任维护了一句。

  老戴啊老戴,你脑子可真是一根筋啊!

  说实话我也郁闷着,夏陌笙虽然平时没少和我开玩笑,但哪次也不像今天这样认真,虽然认真的中又透露出一丝玩弄,但是我还没没有搞懂她的意思。

  我脑海中突然间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是因为周五我和王志打架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真惨了,但是班主任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想着刚刚她一脸准备看好戏的表情,我更加确认了我的想法。

  我心中不由得苦笑了一番,夏陌笙啊夏陌笙,你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呢!难道是因为那天我凶了你,你就为此要看我出丑吗?

  这是开学后的第一次仪式,先是校长,副校长等人的发言,罗里吧嗦了一大堆废话后,说了句下面请教导处主任讲话,便把话筒交给了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姓马,名德汶。个子挺高,体型微微发胖,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给人看上去不好相处的感觉。

  他上台讲了学校的校纪后,眼睛扫视了一圈操场上的班级,视线在我们班停留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王志所在的班级后,便开口直奔主题。

  果然!

  “在上周五,学校发生了一起学生们的斗殴事件,这件事情的影响非常恶劣。甚至导致了有的同学,受伤住院。在上周,我已经通知了你们的班主任,让你们写好保证书,在今天的这个晨会上,好好的检讨检讨自己。”马德汶这句话说的十分顺溜,看样子没少说过。然而我对于这种陈腔滥调,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没想到今天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什么所谓的保证书?这我可没有,夏陌笙没告诉我,这次可把我害惨了!

  “下面先让两位主事人上来,高一二班的张雨涵,六班的王志先上来。这个就不用我亲自请了吧!”

  不愧是教导主任,说话果然不给别人留面子。既然都到这份上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退缩的了,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反正我脸皮挺厚,大不了这次再厚一点。

  这样想着,于是我大胆的走上了主席台,老远的就看到了戴光辉给我竖起一根大拇指,心想我可真勇敢!

  走上主席台,到了话筒前,我看了一眼教导主任,他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可以开始了。

  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拍了拍话筒,直接开口说道:“在上周五所发生的打架斗殴事情上,我,张雨涵,并没有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所以我也没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

  王志站在我的旁边,听到我这话,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瞬间就挂满了笑容。

  也是,谁也没料到我会这样说吧。

  其实,在刚刚的那一刻,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指使着我说出这些话。

  哗,操场一阵哗然,紧接着就传来各种窃窃私语。

  酷n◎匠¤网%B永2久(免)!费*`看小I说Q7

  班主任也有点诧异的看着我,同样这个表情的,还有我身后的教导主任。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马德汶看着我,严肃的说到,显然他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毕竟我看着挺老实的,不像那种惹事的人,按照他的要求把检讨书读完就没事了。

  “我说了,这件事我没有做错。”我再次开口说道,这次我居然没有害怕,像刚刚我是突然冒出来的勇气,才敢说那句话,我说完后心里还是有点后怕的,但是现在我说的这些话完全是出自我的内心深处,丝毫感觉不到恐惧。

  “做错了事情,就要纠正自己的错误,不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寻找借口。”马德汶再次开口。

  “他没有做错事情,马主任,你了解事情经过了吗?”一阵撩人心扉的声音传入耳朵,是班主任。

  “你什么意思,夏老师?你这是在指责我没有调查清楚事情的经过?”马德汶显然没有想到夏陌笙会在这时候站出来。

  “难道你调查清楚了吗?”夏陌笙直接道了马德汶一句,盯着马德汶的眼睛死死说着。

  “哼,我调没调查我心里有数,张雨涵,你来给我讲讲事情的经过,看看和我调查的是否属实。”

  “马主任,我看要不然到你办公室去说吧,现在已经浪费了其他同学的很多时间,而且马上就要上课了,你觉得怎么样?。”我知道马德汶此时属于非常生气的状态,要是不给他一个台阶下,一会可能真的不好收场。

  “那你和我到我办公室一趟,夏老师你也和我一起去吧,其他的同学散会。”马德文愤愤的说完就下了主席台,头也不回的向办公楼走去。

  “我们要过去吗?”夏陌笙刚刚整了我,我对她没有好语气的说道。

  “去,为什么不去?我到要看看他想耍什么幺蛾子!”夏陌笙笑着和我说,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