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格?哈哈......”凌言摇了摇头,眉目之中闪烁着嘲弄“来吧,托米达,让我看看这些年你进展了几分。”

  “得罪了。”托米达见到凌言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中有些虚,他狠狠一咬牙,身随枪动,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凌言穿刺而来。

  枪之势▪银蛇突刺“冒进是你改不掉的习惯啊。”凌言丝毫不在意托米达的攻击,他右脚稍退一步,将塔那托斯向前一倾,流光刺在塔那托斯的镰面上,震荡起的火花使整个空间都明亮了起来。

  凌言被震得退后了一步,而托米达却倒射出去,勉强站住了脚。

  tR最新章节上H酷匠*网

  “继续。”凌言淡然一笑,对着托米达说道。

  “哼。”托米达冷哼一声,手中的长枪猛然探出,刺进了虚空。随后五柄银枪从虚空之中探出,向着凌言驰去。如五道银白的流光,煞气如龙。

  鬼枪势▪五鬼探枪。

  “死炎。”凌言轻笑一声,五簇淡蓝色的鬼火从塔那托斯的骷髅眼中飞出,晃晃悠悠地飘向银枪,仿佛随时会在风中消散。

  火义▪死炎银枪刺进鬼火,鬼火却没有像想象般被打散,而长枪却被鬼火消融,化作一滩铁水,在地上迅速凝固。

  托米达失去了武器,有些手足无措,愣在了原地。

  武器就是一个武者的灵魂,此刻的托米达就像一个失魂的人。

  “拿去吧,”凌言笑了一声说道“你的麟龙枪。”

  “王上,属下托米达归位。”托米达单膝跪下,沉声说道。

  托米达作为一个武者,是绝对不允许一个比他弱小的人来主宰他的,故而有了那一番试探。

  而如今凌言已经向托米达展现了他的实力,托米达自然会服于凌言了。

  并且托米达作为一个骑士,既然选择了臣服于凌言,就永远不会叛变。

  “受了伤也别藏着嘛。”一道温和的声音从演武场的东面传来,如沐春风,莫名的使人心情舒畅。随即一道紫色的光圈从空中降下,笼罩了凌言和托米达的身体。

  命理▪治愈之光

  “澜沧,”凌言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这点轻伤就不必浪费法力去治疗了。”

  “好吧。”

  身着白衣的男子从演武场之外走来,那张被牧师袍的帽兜遮挡了几分的脸却显得万分惊艳,他的容颜或许会让女子都有几分嫉妒。紫色的瞳孔里闪现着几分沧桑。尽管他与凌言和托米达两人还隔着些距离,但他的治疗术却已经完全可以覆盖到两人。男子手持一根比他高出一些的牧师法杖,法杖顶端的棱形的紫色水晶闪烁着冰冷。牧师法杖里却显现出几分如刀刃般的冷厉。这根法杖中的阵纹确实与众不同。按理来说牧师法杖内的阵纹应该仅仅是治疗和支援。而这根牧师法杖内的阵纹却有十六个:

  治愈,坚固,锋利,破军,裁决,收魂,物理支援,魔法支援,灵魂支援,生命抽取,魔法加强,物理加强,力量加成,属性支援,法力赐予,物理赐予。但为什么牧师法杖力要有破军和生命抽取一类的阵纹呢?原因很简单,却没几人能想到。因为这牧师法杖的主人是独一无二的武牧!

  这根牧师法杖随时可以变成一根长矛或是魔法杖,牧师随时可以变成武者或是法师。

  死神十二侍,破军武牧,夜澜沧

  “你们这轻伤是不需要治疗,”夜澜沧笑了笑,随即看向演武场东部“但现在某人是很需要的。”

  “是的。”冰冷而有力的声音从那里响起,随即一个黑衣男子向着众人走来。男子脸色冷峻,一头红发显得十分显眼。男子身后背着一把黑色的战刀,贴身的黑衣上绣着几抹精致的流云纹路却被鲜血染红。他走到众人的面前,然后用他那淡棕色的眼睛看着夜澜沧,没有再说话,意思明了。

  死神十二侍,裂天之刀,锋

  “好啦别这样看着我。”夜澜沧无奈地举起法杖,随即一道紫色的光芒射向锋,锋身上的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只是脸色依旧惨白,身上的鲜血依旧。

  结构▪无伤重组

  “内伤。”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继续以原来的表情看着夜澜沧。

  “唉,”夜澜沧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是怕了锋这种表情。随即他又将法杖一挥,又是一道紫光没入了锋的胸口,使锋的脸色好了许多。

  命理▪完全治愈

  “锋,怎么回事?”凌言问道。刚刚到这个世界就发现自己的属下就被人重创,凌言现在的心里是很不爽的。甚至有些愤怒。

  “我们在天权帝国境内遇到了恶魔的手下并且发生了战斗,敌方一共是七只恶鬼,三只恐惧魔王,战斗的时候死了一只恶鬼,一只恐惧魔王重伤。我和伤受了点伤,分头逃了出来,伤估计很快就会到了。卡诺娜没受伤,但为了帮我们两个吸引兵力,她将自己封印起来,现在她应该还在寻天城内。”锋说道。

  “天权帝国?那是Emperor的地盘吧?”凌言笑了笑,淡漠的瞳内闪过一丝戾气“恶魔的所在离我们有点远,那就先找Emperor的麻烦吧。不过我们还是得先把卡诺那救出来。”

  塔那托斯上的蓝光突然一顿,随即全部向着骷髅眼涌去。

  剩下一把泛着寒光的镰,一个双眼之中闪烁着蓝光的镰镶嵌在镰刃与镰柄交接处。

  镰柄上的纹路简单却蕴含着天地至理。镰刃上的图案摄人心魄。

  天权帝国帝龙山帝龙山是天权帝国的帝山,所谓帝山,就是皇帝所居住的山,天权帝国的皇宫也在帝龙山之上。

  天权帝国当代的皇帝名为龙诺,号神武帝,于三月前登基。

  天权帝国当代丞相名为墨函,于神武帝来自同一个世界。

  此时,这两位天权帝国的主宰者正站在帝龙山之巅。

  “他要来了。”

  一道声音从小亭中传出,但很快就消散在山顶的寒风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