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里?”凌言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个阴森却让他有些熟悉的地方。

    “死神殿。”凌言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脑子里莫名出现了这个名字。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凌言突然有些惶恐“为什么我还如此清晰地记得那个梦?”

    “王上,你醒啦?”一个清秀却有些苍白的脸庞跃入凌言的视线,对方的脸上满是一种稍显病态的惨白却又不显得那么弱不禁风,少年细碎的刘海遮住了些奇异的紫眸,却挡不住眸里浓烈的喜意,瘦小的孩子不知为何激动异常。凌言向下扫了一眼,少年身着藏青色的衣物,裤脚和袖口扎的紧紧的,少年的腰间别着一把银色的匕,像是强行装出一副利索精神的模样。少年脸上满是由衷的欣喜,令凌言此刻生不起一点儿警意。

    “唔……塔里卡亚?”凌言觉得这个少年有些面善,似乎是……在梦中见过?

    好扯啊……梦中?

    但切实是啊。那个真实到了不可思议的梦。

    死神十二侍,虚实诡刺,塔里卡亚。

    “嗯,没想到几千年了王上还记得我啊。”塔里卡亚直起身子,喜意更甚。

    “几千年?”凌言愣了一下,但想到已经发生了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心中也稍稍释然。

    “王上还记得战争的规则吗?”塔里卡亚问道“嗯,我说The Tarot War.”

    “自然是记得的。”凌言微微一笑,脑子里浮现出了一切与那场战争有关的资料。凌言在心中叹了口气,心说自己似乎不得不尽快适应现在的身份了。

    不会有持续这么久的梦,故而凌言已经确信自己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也好,开始新的生活吧。

    或许更刺激。

  话是这么说,但谁能这么快的适应呢    “卡亚,王上的情况如何了。”一道清脆的女声从门外传来,如莺燕的轻鸣。

    “王上已经醒了。”塔里卡亚说“情况很好呢,王上还记得我们呢。”

    “王上,我是塔里卡娜,是卡亚的姐姐。”身姿婷婷的女子撩开门帘,在珠玉轻击声中走了进来,女子的眉目之中比起直率的塔里卡亚多了几分矜持和敬重。女子的眼眉如新月,室内阴森的景物印在那浅棕色的瞳中竟变得有几分柔和,见过了塔里卡亚之后还能见到如此亲切的让凌言初入异世的不适稍稍缓和了一些。塔里卡娜的的长发上笼着一层淡紫色的薄纱,缀着色浅而小巧的饰品。一袭白衣随意却庄重地勾勒出女子姣好的身形。比起弟弟卡亚表面上的无力,塔里卡娜估计是一个更为强势的女子。

    死神十二侍,燎原之焱,塔里卡娜。

    “王上,欢迎回来。”塔里卡娜对着凌言微鞠一躬,随后轻声道“既然王上已经醒了,那我去把其他人叫回来吧。”

    “也好,叫大家都回来吧。”凌言微微颔首,塔里卡娜得到了凌言的许可后,又转身出去了。

    “塔那托斯……”凌言愣愣地看着那泛着淡蓝色光芒的镰。

    塔那托斯不是希腊神话中的死神吗?

    那自己是什么?

    这又是哪里?

    “王上。”男子拨开门帘,身子微低走了进来,身后那黑白的长弓引人注目,男子眼眉开阔,棕色的瞳孔带着几分喜悦,但他的面色坚毅却仿佛永远是这副严肃的样子,早生的华发在脑后干净地梳了个马尾,却丝毫不影响男子原应有的英气威武。

    死神十二侍,天箭神罚,御风冥灵。

    “王上,因为不知道您的情况好转的这么快,所以大家都不在死神殿,我已经通知了他们,为了恢复王上的战斗技巧,我们约在演武场集合。”塔里卡娜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歉意。

  “也好,”凌言挥了挥手“你们先去吧,我随后就到。”

  “是。”三人对着凌言鞠了一躬,就掉头走了。

  “这到底是什么?”凌言看着手腕上的黑色镰形印记,就是这块不知何时出现的印记,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使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偏偏他又觉得这种变化理所当然。

  “走吧,”凌言叹了一口气“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就不要再去躲避了。”

  凌言走到墙角的一个壁橱前,取出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衣。

  “好久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了啊。”凌言提起塔那托斯,向着演武场的方向走去。

  他明白了,那不是梦,是他的,前世!

  ......

  “王上,好久不见了。”一道雄厚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演武场。凌言抬起头,看向声源处。

  男子单手擎着一柄长枪,银白的枪身之上华光流转,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男子一双深红的蛇瞳微微眯起,腰背笔直得像他的长枪,浑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深蓝的长发随风而动,染血的战袍被他那强大的气势鼓起。他双脚微微分开,双臂微动,白银枪花盛开在空中,他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凌言,仿佛见到猎物的毒蛇一般。这样的气息却让凌言感到几分亲切。男子横置长枪于身前,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死神十二侍,银蛇鬼枪,托米达。

  “是挺久不见的了,”凌言笑了笑“托米达,你的自信心倒是增长了不少。”

  凌言将塔那托斯抗在肩上“怎么刚见面就像和我打吗?”

  长风破空,凌言肩上的塔那托斯蓝光闪烁,他笑着,如墨的瞳孔闪现着讽讥,他不像托米达一般锋芒毕露。仅有一股无形的威压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开始蔓延。凌言身边的沙尘都被驱逐,飞扬而起。

  透过沙尘,托米达看到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王。他有一种天人之外的高贵,不可僭越的威严,不可战胜的强悍。

  裁决▪王之领域。

  就连凌言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会这个技能,为什么他要在这时候施展出来,为何他能使用得如此得心应手。

  “来吧,王。让我看看,这一世,你是否还有统领我等的资格!”

  酷》T匠*=网9;正版首/发}

  “资格?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