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的追赶下,周柯不得不钻这个狗洞.好在周柯及时钻这样的狗洞,不然被抓到那就是非死不可了,周柯装了狗洞定睛一看.“咦~这里的风景怎么有点眼熟。哦~我知道了电视里那些皇宫的墙就是这样的,啊!钻了个狗洞钻到了皇宫,真是那狗洞的运,不错不错到了皇宫偷几件有钱的东西拿出去卖那就是大把大把的钱呢!哇!哈哈哈~”周柯正在幻想的时候,只见一群军官巡逻的时候向周柯这条路走来,周柯急忙躲到石栏后面,几次下来,差点碰到军官周柯来到一一个房子后发现一个窗子,想了想便钻了进去。到了房内,周柯身体像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因为这声音太熟悉了,周柯心里彻底抓狂“操!这是皇宫能不能正经一点”周柯恼怒但始终不敢出声。周柯还是选择从哪进来就从哪出去,刚刚打开窗子,便看见一个太监在那挠痒,还不等太监叫出声,周柯便吧太监打昏了,换上太监的衣服。

“咦?这个水桶拿来干嘛用的”周柯心里嘀咕着

“哎!你怎么在这里皇上的水冷了咱们都会掉脑袋”只见一个人过来催着周柯,还好周柯行动快把那个太监藏了起来,周柯跟着叫他太监来到正门,只见,这时正门的门打开一男一女从里面走出来,想必也是皇上和某个妃子,周柯不敢看那两人怕一不小心就会倒大霉.

“皇上只是太监部派来的太监,说是让皇上挑几个随从”一老太监说道

“以后这些事别来烦朕”说罢皇上便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女人和一群太监

“拿着”说着女人把一个钱袋扔给老太监

“哦!谢贵妃娘娘”老太监一脸迷财样.

“谢就不用了,只要本宫得宠以后亏不了你的杨公公,对了,这两个太监我带走了”说着这女人便带走了两个太监,周柯也在其中.这天周柯十分担心那个被他打昏的太监来找人.周柯来到准备好的睡房准备睡觉,房间只有他和一个人

“唉!我叫小福你叫什么?”同房的人问道.

“周柯”周柯不赖烦回答道

“哎!你知道吗?我来时听说咱们这个皇上不允许人犯一点错误,如果犯了错误直接砍头,现在在宫里最得宠的你知道是谁吗?就是见到的那个贵妃,听说她是将军的女儿,啧啧,真了不起”小福一脸痴迷

“你要是喜欢,可以去做男娼”周柯无语的说

  酷匠Q=网永CU久7Z免@b费S看{E小ab说$

“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我要是有你这张脸我就去”小福无奈的说着,也是周柯那单凤眼、白皙的肤色,外观精致,仔细看也找不到毛孔,再加上那长长的乌黑发亮的秀发,可以说是美如冠玉,长相比倾城美女还好看。

周柯只是呵呵笑了两声其中包含了多少的“操你妈”,周柯准备睡觉,小福提醒道“咱们娘娘被翻牌,你去守夜的时间快到了”周柯猛然起身欲哭无泪的看着小福说“我不想去,小福你帮我好不好?”小福看周柯那可怜兮兮的样同样做出无可赖何的样说“我也无能为力,因为我真的不想去”

周科无奈地来到了皇宫寝室,还没进门便听到了淫叫,周柯全身寒颤了一下,悄悄进门看见一个女仆跪在地上,周柯学她的样子跪在她的对面.周柯被这些声音折磨得汗流浃背,半夜周柯被人踢醒,看了看居然是贵妃娘娘,周柯忙站起来.

“你去打盆水来”贵妃嘱咐道,周柯撇了撇床上,一个人也没有,皇帝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他居然不知道,周柯走出来拿起水桶便去打水,回来路上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人,突然走到周柯面前,周柯脸色发白,还以为看见了鬼,将打好的水和盆子一起像那个鬼扔去,只听见“啊!”的一声.周柯恍然大悟,知道打错了人,忙去扶起那个穿白衣服的,乍一看.操.居然是妓院打昏的那个叶晨枫,周柯准备逃走却被那叶晨枫抓住了手怎么甩也甩不开,周柯生气的一脚踢在叶晨枫的腿上,叶晨枫还是没有放手。

“你到底想怎么样?”周柯欲哭无泪的表情问着叶晨枫,“我还想问你想怎么样,啊!我的脚骨折了,扶我到那亭子哪里坐”叶晨枫强硬的要求周柯,周柯没办法只好扶叶晨枫到亭子上去.这时一群人向这个小亭走来,其中一人走在前面,穿着黄袍走到周柯们的亭子里,坐在叶晨枫的对面.冷冷的看了看周柯,完全没有将周柯放在眼里,冷冷的看着叶晨枫说:“臣弟来看母后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母后最近风寒不能见臣弟,你是白来了”说着皇帝微微一笑,看也能看出是皮笑肉不笑

“百善孝为先,和皇兄说一声只是一句话不要也罢,不是吗”叶晨枫同样冷冷说道

“原来你们是兄弟呀!”周柯惊讶的说了一句话却被皇帝叶晨冥一记白眼,周柯虽然被那气势压的大气都不敢出,皇帝一记白眼也不卑不亢的自视皇帝,皇帝见了托起下巴微微邪笑起来,这种笑是找到了新的猎物。

不管在宫里还是在郊外人人都对他十分敬畏,从来没有人敢和他的眼神直视,周柯做到了,叶晨枫看皇帝叶晨冥看周柯的那种笑,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思,于是拉起周柯的手嬉皮笑脸的看着叶晨冥说:“皇上,臣弟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看母后,更是为了看他”说着看向周柯,周柯心里暗骂:“你这个人有病吧,他妈的放开我”周柯用愤恨的眼神看着叶晨枫,叶晨枫知道周柯的意思却完全无视他,反而拉得更紧,周柯心里想:“要他不是皇室,不然他早就一脚踢了过去”.

“可他好像不服你管,他是皇宫的人,不是你的,不是吗?”叶晨冥邪邪笑起,似乎这一切都归他管一样,周柯再也无法忍受说道:“你们有病吧,我可是有人身自由权的,不是谁想要就是谁的?”甩开叶晨枫的手拿起水盆打水去了,周柯走后不久,两兄弟说起话来

“我不希望看到我在乎的人受到伤害,所以皇兄最好不要碰到我的底线,不然父皇的圣旨我会公开”叶晨枫冷冷的说

“这人好像不归你管吧,朕累了,杨公公请王爷回去吧”叶晨冥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周柯觉得原来皇宫里也不是什么很安全的地方,走着走跟着周柯来到贵妃房外,贵妃的婢女向周柯走来,周柯却没有发现,直接将新打好的水倒着那个人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还没有等周柯说完那婢女便直接给周柯脸上一巴掌,周柯捂脸火辣辣的疼,想起以前是从来没有被女人打过,今天却……说什么也要还手?想着就可以一巴掌扇过去直接将婢女打在地上,这一幕却不巧的让贵妃看到贵妃命令几个人将周柯抓起来送到了太监部让太监部处理。

漫漫长夜叶晨枫想着他与周柯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妓院不禁莞尔一笑,这时一个穿着朴素的女人拿着外衣披叶晨枫肩上说:“王爷,小心着凉”“没事,王妃,你说本王有多久没有去看母后了,哎,好像有几年了吧!”女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叶晨枫.

第二天清晨,阳光照射在周柯发白的脸上,经过昨晚被那贵妃的婢女打昏后,第一次看见阳光,周柯望着小小的窗口想着:“一天来皇宫就被打,看来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去留,难道要一辈子呆在牢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