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起来,不耐烦说道,我去就我去。

  刘小白点点头说你小心点,我在外头等你,等那男的穿好衣服你支一声我就进去。

  我扣扣鼻屎道,你刚才不都啥都看见了么,装啥装啊。

  刘小白红着脸说,滚,快进去,别废话。

  我抖了抖腿,对着那教室门一脚踹了过去。

  就听见啪一声,门一下被我踹开了,我立刻冲进去大喊一声,都他妈别动。那男的吓了一跳,回头一看,jy射了我一身。

  我艹了,瘪犊子玩女人还射到老子上来了,骂了隔壁,我看着身上那团黏糊糊的东西刚想发作。

  那男的立刻喊了一声,东子!我再仔细一瞅,妈的,这男的就是二胖。

  我怂了一句,孙子你想死啊!

  二胖嘿嘿笑了一声,东子,大晚上的,你来这干啥啊。

  我说,这句话该我问你才是吧,这大晚上的你瞎晃悠啥啊。

  二胖看着后面,笑道,你懂得,那女的今天早上我还给你看照片的。

  我寻思这死胖子真是精虫上脑啥事都干的出来,不给他一点教训真是死不悔改。

  我说,你快把你下面擦擦,先穿上衣服再说吧。这大冷天的。

  二胖嘿嘿笑了一声,赶紧穿上衣服。

  我回头看看那女尸也说,你也穿上衣服。

  那女尸淫荡瞅着我笑,发嗲道,帅哥你也要来一炮吗?

  我艹了,这女尸都死了还这么不要脸,我看那一团白花花的肉就觉得恶心。二胖穿上衣服了,我对外头喊了一声,进来吧。

  刘小白听到声音慢慢走进来,皱着眉瞅着我们,二胖呆住了,过来半晌,好像一下子就全懂了似得,冲我很有意思的笑了起来,哟,东子你也开窍了啊,不错嘛。

  我说,开你妹啊,快回去吧。

  二胖说,那行,我不打扰你两了,我走了。二胖说着就拉着那女尸准备走。

  酷~匠网U"永s久‘免费*(看Z小U说i

  我把二胖拉过来说,我只叫你一个人走,那女的不能走。

  二胖愣住了,问为啥啊。

  我寻思二胖这猪脑子我哪能跟他解释清楚啊。

  我再说这女的不是人非歹给他吓出啥的,我想了想,说你先回去可以不,这事我以后再跟你解释。

  二胖愣了愣,瞪大眼说,你不会要3p吧,不嫌脏啊。

  我无语了,这死胖子脑子里头天天的都想啥啊。

  我说,你他妈快滚,还要老子说第二遍?

  二胖摇头晃脑就出去了。那女尸也穿好衣服在我身上蹭来蹭去,还骚骚的说道,帅哥,要不要来一发吧。

  我赶紧推开她,骂道,骚逼,滚开。

  刘小白走过来冷冷道,别跟我们装了,你跟男人上床就是为了吸阳气还魂吧。

  那女的一听脸色立刻就变了。刘小白掏出通天镜照向那女尸,就瞅见一道白光打了过去。

  那女尸就开始变了样,头发慢慢变得雪白,皮肤也慢慢衰老,没过一会儿,全身上下就长满了尸斑。那女尸凄厉叫了一声,为何要害我。

  刘小白举着镜子,额头上冒起了汗珠,女尸越变越老,后来直接变成了一具干尸,嗖——一声从楼上窗户跳下去了。

  刘小白赶紧走到窗台看了看,说道,不好,快追!

  我两匆匆下了楼,就看见一大滩乌黑色的血。刘小白拿着镜子,看了看,说跟我来。

  我跟着刘小白跑出学校,一直跑到火葬场那儿,刘小白指指前头的阴宅子说,那女尸就在那儿了。

  我倒吸了口凉气说,你知道那啥地方?

  刘小白说,周驰跟我讲了一点,我大概知道的。里头有个招魂洞是不?

  我点点头,说以前有后来不见了。

  刘小白说不管里头是啥,今个也要把那女尸弄死,不能再让她害人了。

  我说,一般阴尸不是受人控制么,怎么这阴尸不仅自己有想法还会找男人上床啊。

  刘小白说,只有一种可能,这阴尸死了最少也有10年以上了,成了精。

  我说,这么叼,那比一般阴尸要叼啊。

  刘小白不屑笑了一下,怕啥,有我在。我两猛的蹿进阴宅子里头。

  那女尸背对着我两跪在棺材前头好像嘴里还念叨啥的。

  刘小白说,你今个跑不了了,快点自行了断吧。

  那女尸还跪在那儿就跟没听见似得。还在棺材面前跪着。

  刘小白瞅了一会,大喊了一声。不好!

  话音刚落,那棺材里头冒起了滚滚黑烟,一个黑色漩涡从棺材里头腾空升了起来。

  我跟刘小白几乎同时叫了出来,招魂洞!

  一声凄厉的阴笑从招魂洞里头传出来。紧接着黑烟越来越浓。

  刘小白拉着我往后退了几步,刚才那个女尸转过身,冲我们龇牙咧嘴笑着。

  那女尸现在完全变了样,从楼上掉下来巨大的惯力让他头颅裂开了。脑浆混着血浆流的满脸都是。

  但是我已经习惯这种恶心的场景了,那女尸笑了会就被吸进招魂洞里头了。

  没过一会招魂洞里就传来女尸撕心裂肺的惨叫。

  一个带着斗笠,穿着雨鞋的人从招魂洞里走出来,是那个斗笠男!

  那个斗笠男半边是肉体,还有半边只剩个骨架。就跟校长一样!

  就跟校长一样,我艹了一声,终于想透了。那个斗笠男就是我们校长。

  校长室里头的死人蘑菇,养的阴尸,之前遇到的斗笠男,还有几起命案都是一个人做的,那人就是我们校长!

  我寻思校长既然还没死,那单铁铲…

  想到这儿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我大声说道,我师父在哪!

  斗笠男狂笑道,你说那个没用的废物啊!你很快就能跟他团聚了。

  斗笠男说着伸出双手,一团黑烟冲了过来,刘小白拿着通天镜挡在我前面,一道白光从镜子里头涌出来,打散了黑烟。

  斗笠男顿了一下,阴笑道,真有意思原来还有一个入殓师啊。

  刘小白说,你先走吧,这边我来对付。

  我轻轻握住刘小白手,淡淡说道,不,这次我要保护你,我不要永远躲在别人身后。

  我不知道当时我哪来的勇气说出这句话的,我就感觉自己身体里头有一股气乱窜。还有一颗完全失去理智的心。

  想到单铁铲,还有太多太多因我而受到羁判的人,就算粉身碎骨,我要证明自己能保护身边的人。

  刘小白完全没想到我会这么做,愣在旁边吓呆了。我握紧拳头,猛的飞了过去,对着凌空升起的斗笠男一拳砸了过去。

  我闭上眼,已经做好被招魂洞吸进去的准备了。

  刘小白大喊了一声,不要!

  我咬着牙,啥都看不到,就感觉那一拳完完整整砸在了斗笠男的脸上。

  轰——一声,我落了下来,瞅着自己拳头愣了愣,斗笠男倒在一边,也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切。

  斗笠男眼里闪过一丝惊恐,支支吾吾说道,你,你不是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愚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