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又唧唧歪歪怂了一句,我没理他,就催他快点。到了丝丝家,我赶紧下车。还没走几步那司机摇下车窗喊住了我。我说干啥啊,钱不是给过了么。司机指指后头的座椅上,说那弹簧刀是不是你的?我摸摸口袋,赶紧打开车门把弹簧刀揣进口袋里说不好意思,是我的,丢这儿了。

  那司机鬼觑觑瞅了我一眼,说你买这刀不是来切水果的吧。我瞪了司机一眼说管你啥事?那司机又看了两眼,好像懂了啥,我啥都没看到,你也别说我载过你。我骂道,滚!司机摇上车窗车子一下开走了。

  我握着弹簧刀就上了二楼,丝丝家还挂着一把大锁,我拿刀撬了几下,发现那锁就跟焊住似得,咋也撬不开。我又想拿刀把锁那块木槽直接割掉,折腾半天,那锁还纹丝不动挂在那儿。我一来火,对着门就是一顿猛踹。

  踹了好一顿,楼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踏了上来,我一眼望过去,是上次那个壮汉。那个壮汉看到我后也挺意外,随后又凶光毕露,朝着我骂道,又是你个傻逼,你他妈又搞啥东西。我心情不好把脸转过去也不想理他。

  那壮汉以为我胆怯,反而蹬鼻子上脸,还过来推我两下说,我他妈跟你说话没听见啊,聋子啊。我被壮汉推了一下立刻来了火,我说,你又是哪根葱,老子干啥跟你有jb关系,那壮汉说,我这家房东的儿子,你女朋友死了啊,天天要发出这么大动静,老子在楼下玩游戏听得清清楚楚的。

  我一惊说,你是房东儿子?壮汉愣了下说是啊。我说那感情好,我整好要请你帮个忙。壮汉皱着脸皮说,你傻逼吧,老子没打你就不错了,还叫老子帮你,你做梦吧。我说,那你应该有每家每户配的钥匙吧。壮汉想了会,说有是有,但有的住户会换锁,我们这钥匙都是原来锁的。换了锁就不给钥匙了。

  我说,那行,你把我女朋友家的钥匙给我,我要进去。壮汉说,别扯开话题,你是我大爷啊,我凭jb要帮你。我说大哥帮个忙呗,我女朋友好几天联系不到了,我怕她在家出事。我说了半天,那壮汉还是不肯,态度还越来越嚣张。

  我寻思这傻逼非要我动武是不,我掏出弹簧刀,在他面前一横说,你他妈给不给啊。俗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刚才还很有气势的壮汉一瞅我拿刀就成怂包了。

  那壮汉现在就跟阳了痿似得,说,大哥哎,刀子无眼,您赶紧收起来吧。我一听,又拿刀子在他面前晃了晃,说你他妈把钥匙给老子。

  壮汉怂了一句,那行,你搁着等着,我回家拿过来给你。我笑了笑,厉声道,你丫的真当老子傻逼啊,你要是回家叫人来,老子咋办。那壮汉一听我这样讲,立马就要哭了出来似得,大哥,那您说咋办啊。

  我把弹簧刀抵在壮汉腰间说,老子亲自跟你回家拿钥匙。壮汉看到我拿刀子还以为我是抢劫的,立刻腿都吓软了。我推着壮汉到了楼下,到壮汉家之后,整好他娘也在家,我用袖子把刀藏起来,对着壮汉娘说了声大妈好,壮汉娘对我笑了下。我跟着壮汉进了内屋拿了钥匙就上楼去了。

  上楼之后,壮汉把钥匙递给我说我现在能走了吧,我瞪了他一眼,说你要是敢报警就当心你家人吧。壮汉应了一声,撒丫子就跑下楼了。

  我拿钥匙开了门,丝丝果然不在家。我开了冰箱底层,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注意到冰箱下层了,那时候丝丝说是些鸡鸭肉。我赶紧打开冰柜,用刀子刮掉一层冰棱扯开了抽屉,一股腥气扑鼻而来,冰柜里头的东西用黑塑料袋装起来了。

  我划开一个口子,就看到一团猩红色的肉泥。我沾一点闻了闻,这种肉不是鸡鸭肉,也不像是猪牛羊肉,我闻了半天也搞不懂这到底是啥肉。我把抽屉放回去,又四处瞅了瞅,那个锁住的房间一下吸引了我。

  丝丝家两室一厅,一间是丝丝卧室,还有一间锁住的杂物室。我突然就想到以前和周驰到老周梦里的时候,那成了精的耗子就是从那间房间里头出来,我倒吸了一口气,拿着弹簧刀就走到那房间前头对着锁撬了几下。

  那房间的锁跟外面的不一样,外头的跟铁焊住一杨,里头这锁生了锈,螺蛳也松了。我没费几分钟功夫就撬开了。

  这时候我心里头就跟揣了十五个吊桶一样,七上八下的。我杵在门口,闭上眼猛的推开门,等我睁开眼时候,眼睛的场景当时把我吓瘫了。

  那锁住的房间里全是死耗子。不是一两只,是一大群。我后脊梁骨都冒起冷汗了。手一滑弹簧刀刷一下掉在了地上。我开始不敢相信见到的这一切。

  那些耗子已经死了,整齐的铺满了房间的地面,秘密麻麻的,一张桌子竖在中间,桌子上有一个相框,相框里头只有一张白纸,没有照片。周围还摆着香炉,焚香。好像再祭祀啥东西。我就感觉胃里一阵反胃,捂着嘴巴冲进洗手间里。

  等我缓过神来,又开了水龙头洗了把凉,我抬起头透着洗手间的镜子看到了丝丝苍白的脸。我回过头,咬咬牙说道,你还想骗我多久?

  丝丝盯着我,冷冷道,你咋进来的?我握紧拳头,心里头想的是把眼前这个人活活撕成两半。偏偏这个人却让我爱了整整一个曾经。

  丝丝语气有些颤抖,又问了一遍。我走出洗手间,指着全是死耗子的房间大声吼道,那这你他妈跟我解释一下,是什么东西?

  丝丝眼泪刷一下流了出来,身子瑟瑟发抖。我冲进房间拿着那没有照片的相框在她面前晃了晃,说道,又哭了?演的真漂亮,快说吧,你到底是啥东西。

  丝丝颤巍巍说道,你既然都看见了,我又何必再说。我愣了一下,猛的把相框砸在地上,大吼道,你他妈到底什么东西,说不说?

  }更新最&快+6上“酷8T匠D网4

  就听见啪—一声,镜框碎成了两半,丝丝蹲下去,捡起镜框,眼里满是怜惜的目光。我还没开口,丝丝一巴掌刷了过来,大声说道,你说啥就是啥吧,你滚吧,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我愣了一下,慢慢大笑了起来。

  这一巴掌不仅打了我脸,更是把我们之间美好的回忆全部打碎了。我点点头,说再回来我就是喝狗奶长得的,我转过身,3个jc突然冲了进来,说道,谁是陈东?

  我愣了一下,三个jc已经把我铐住了。一个带头的jc说,陈东,有人说你持刀入室抢劫。有啥话进警察局再说吧。

  那jc说完又过来对着丝丝说道,小姐,这人你认识么。丝丝没说话,抱着镜框任泪水花了脸。

  我大声叫道,我不认识她,快带我走!那jc过来白了我一眼说不认识那就对了,老实点跟我们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求顶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