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瞅着老钱进了旧厕所,我第一反应肯定跟千尸坛有关。想到这儿,我赶紧掏出手机通知了单铁铲。

  老钱进去之后,我也跟着后头准备进去。到了门口时候,我一寻思进去之后跟上次见到的场景不一样咋办。我坐在台阶上,点着一根烟等单铁铲他们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老钱进厕所之后就再也没啥动静了。我一根烟抽完之后,单铁铲那儿还没过来,这下我急了。我寻思老钱这逼在里头指不准要干啥事呢,不管咋样,我都有义务阻止这场阴谋发生,我咬咬牙一扎脑冲进了厕所里头。

  进去之后,里头还是黑乎乎的,我心头一惊,跟上次进来是一样的,我凭借上次的记忆寻到了那光亮的地方,下去之后依旧闻到了刺鼻的甲醛水味儿。

  我四处望了望,没看到一个人,才慢慢走出来。

  前头是数不清泡着尸体的坛子,在前面是熔尸炉,还有那个红色的大型棺材,上次那几个恋尸癖就把那女尸放进熔炉里头提炼尸油的,我寻思这尸油肯定才是真正有用途的。只是我还搞不懂几个问题,那些人要尸油做啥用,幕后操纵人是校长还是那养阴尸人。

  我看着这些死去的人,他们有的跟我差不多大,有的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还不能安心入土,还要给这些人折磨肉体。我想到这儿,一阵无名火窜了上来。

  我大步跨向前去,对着熔炉就是一顿猛踹,看着那炉子给我踹的七零八落,我还不解气,撩上去衣袖子就走到棺材哪儿。

  还没等我掀起棺盖来,那红色的棺材突然有了很大反应,我吓了一愣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哈哈哈哈哈哈。。。。一声凄厉的笑声从不远处传过来。

  我一眼望过去,就瞅见老钱朝我这方向慢慢走过来,老钱走过来,眼里还绿光,脸上的青筋爆了出来,嘴角边还有血迹。和平常很不一样。我第一反应,老钱现在不是人了。

  老钱走过来,冷冷说道,你终于还是来了。

  我愣了一下说你这话啥意思,老钱说,你以为你在小郊桥那儿跟踪我,还有进我办公室看我电脑我不知道,我只是故意把你引到这儿的,蠢货。

  我笑了两声,说我敢进来就有办法对法你。我根本不怕你。老钱说,是吗?你看看你旁边的尸体吧,很快你就会变得跟他们一样了。

  我赶紧望过去,坛子里头的尸体突然活了起来,时不时还用手,脚,头撞击坛子内壁,就好像一群丧尸快要出笼了一样。我惊问道,这到底咋回事?

  老钱狂笑了两声,说,你也快死了,我也不妨告诉你把,我们的实验快要成功了,到时候这些阴尸会取代你们这些无知的蠢人,哈哈哈。

  我愣了愣,说,难道你不是人?老钱笑道,我当然是人,不过我身体里面有一些你们正常人没有的东西,所以我比你们更强。我惊了一下,说,为啥你们要挖掉这些人眼珠。

  老钱说,这些人只有眼珠没了才合不了眼,灵魂还附在身上,不能转世,所以才能被我们控制,当然我们实验真正的目的也并不是只为了养一群阴尸,我们这个组织成立了这么多年都是为了培养一个适合的寄主,在他身再注入杀人蘑菇的基因就会变成不死的阴魂人。到那时候,我们的研究成果会彻底颠覆这个世界。所有愚蠢的灵魂都会被阴魂人摄取。那时候我们只有控制阴魂人就能控制这个世界,制造一匹拥有纯净灵魂的人类,没有杀戮,没人战争,没有勾心斗角,这才是我们的真正的目的。

  我瞠目结舌,慢慢问道,那你们找到寄主了么?说到这儿,老钱眼里闪过一丝黯淡,他说,我们已经找到了,但是他已经死了,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让他醒来,只要他能醒,我们的实验就成功了一大步。

  老钱说着,眼神就飘到了后面的红色棺材上,我惊问道,难道那寄主就在这棺材里头,老钱点点头,我继续问道,周二也是你们的人?老钱冷冷笑道,他更蠢,从头到尾我们只是利用他而已,用完了就完全是废物了。我寻思周二这个人虽然该死,可是老周死因也是因为这个?

  我又问道,老周也是你们害死的?老钱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是谁。我说,那你们也知道那阴宅子里头的招魂洞?老钱又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招魂洞已经被我们控制了,我们一直让周二往招魂洞里倒尸油,招魂洞阴气强了起来,就脱离了那个棺材,只有招魂洞才能唤醒那个寄主。

  听到这儿,我后背已经冒起了冷汗,没想到这学校一直干的就是这个勾当,老钱冷冷道,没关系,你已经知道太多了,快接受洗礼吧!

  我骂了句,洗你妈了隔壁,撒丫子就跑,老钱爆吼了一声,我立刻就跟中了魔怔一样走不动了,就跟上次在火葬场那儿一样。

  老钱慢慢朝我这儿走过来,现在完全变了样,眼只剩下白珠子了。浑身上下散发的邪气更重了。我对天长叹了一声,我陈东今个命就要搁在这儿了么?

  老钱离我还有两步远的时候,一道白光突然打在了他身上,老钱被白光打重之后身上就开始腐蚀了。

  我再一看,周驰就拿着通天镜站在最前头,我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欣喜若狂的喊道,快来救我,我在这儿。

  周驰赶过来,对我人中穴点了一下,我立刻又能动了。再瞅瞅老钱,身上已经腐蚀不成样子了,还有绿色的脓血流了出来,看起来非常恶心,不过他似乎没有感到痛苦的样子,反而笑的更加猖狂。

  我说,这咋回事啊。周驰把我推到一边说,你躲旁边剩下交给我!

  周驰说着,举着镜子又念叨了几句,老钱直接烧了起来,烧了一会儿,老钱还杵在那儿笑,好像这火根本就不是烧在他身上一杨。

  周驰也慌了神,愣在那儿不知道该咋办了,就在这时候,前头的红色棺材盖子突然飞来起来,一个人从里面飞来出来,阴森森的说道,今天谁也跑不了!

  我怂了一下,这人就是校长,尼玛,校长怎么从这棺材里头出来了?难道寄主就是他?可是老钱说了寄主已经死了啊。

  ^酷zK匠》;网Z{唯一^B正版Y,、其他e都是:(盗!版H1

  不管怎样,我跟周驰都清楚这次彻底麻烦了,就在这时,通天镜子的光突然消失了,死沉沉的就跟普通的镜子一样。

  而校长,现在也变了样,身体一半是人,一半是骨架一点肉都看不到。

  “东子,周驰,你两快走吧,我来会会这怪物。”一声熟悉的声音传过来,话音刚落,单铁铲就走到我们前面,笑的很坦然。

  我鼻子突然一酸,师父,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跟你在一起。单铁铲回头瞅瞅我,笑道,愣小子,你真以为我会输给这怪物啊。我说,可是....周驰赶紧拉住我,说,我两现在在这儿只会给前辈添乱,他一个人可以应付了。单铁铲点点头,扣扣鼻屎道,小子快走吧,我这边结束了,会出去找你的。

  周驰拉住我直接往前头跑,直到单铁铲的影子完全消失在我们视线中,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那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见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