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了校长?我急问道,你看见校长干啥啦。

  晏书生瞟了我一眼,说,你对校长很有兴趣?

  我充愣说道,没啥,我们这届学生之前都没见过校长长啥样,好奇嘛。

  晏书生说,我今个也是第一次见,还没见着正脸。

  我说,你这话啥意思啊?

  晏书生说,我们这学期,来的几个新老师都被拉去开会了,开会的地儿是那火葬场,我们一群人被带到一个黑屋子里头,老钱之前说过校长怕光,所以一直没开灯。校长站在最前头,说的一直是跟学校没关的事,我越瞅越不对劲,趁开会开一半就出来了,出来正好就看见你了。

  我忽然又想到那晚在校长室看到的死人蘑菇,难道校长要用这些新老师喂蘑菇,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我小心推敲着问道,那校长找你们干啥的啊。

  晏书生盯着我,说你问这干啥啊。

  我赶紧笑了一下,说道,我就随便问问。

  晏书生扑棱站起来,笑道,陈东,师生一场,我送你最后一句话,这学校里处处透着古怪,快点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晏书生丢下那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一晃到了晚上,上了一天课都累了,大多数人都回到宿舍睡觉了,也有夜猫子,出去打炮的,上网的都有。

  我跟周驰在门外侯了一会,单铁铲才风尘仆扑赶过来了。简单交代几句,单铁铲就让我在门口候着,有啥情况打电话给他们。

  让我在门口候着……我艹了一句,凭啥不让我进去啊!

  单铁铲说道,今个白天都说好了,你要不乐意就回去睡觉。

  !《看1B正版…章节R8上0酷匠(&网E

  我寻思艹了,你让我不进去我就不进去了。

  我嘴上答应,那行,候着就候着吧。我不进去了。

  单铁铲跟周驰进去之后,我就在厕所门口晃悠,晃了几分钟之后,我寻思这会进去也不会被发现了。

  我一溜烟窜进了那旧厕所了头,里面乌漆码黑的啥也看不见,灯也坏了很久。

  里面散发一股潮湿味道,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霉味。地上湿漉漉的,我借着手机灯光,瞅见四周还摆着几架框架。

  我一寻思,这地儿连小便池,蹲坑都没有,这哪是厕所啊。

  看了一会儿,我才发现,单铁铲跟周驰竟然失踪了。这里头虽然很大,我又看不见太多东西,但周围静的恐怖,可除了我一个人的脚步其他的啥都听不到。

  可我明明看见单铁铲跟周驰进去了啊,我想了会,寻思他妈的,糟了,我八成是陷进魔障了。

  我回头一瞅,刚才进来的那个门已经不见了,我终于明白,那个厕所应该只是个幻象,真正进来的人都会陷入二次空间里,就是现在我正处在的这个位置。我寻思既然进来也不能白来一遭,我要好好瞅瞅这里头到底有啥东西。

  我小心摸索着,幸好5s充满了电,还能撑一会。我借着手机光亮一直往前走,走了挺长时间,还没走到头,地上湿哒哒的,踩的很不舒服,我不晓得单铁铲跟周驰在不在这地方,我也不敢发出太大动静,万一这里头有啥不干净的东西,我就歇菜了。

  这里头太大了,又黑又闷,我手机的光只能照到周围一步的距离,我就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一直到我看到了一团光亮。

  我惊了一下,就在远处看见了一丝光亮,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窟窿里特别显眼。那种光不像是人为光,倒像是自然发出来的。

  我关掉手机,大步窜了过去。那光是从一个洞里射出来的,那洞不大不小,整好能容下一个人进去。

  我趴在地上,往那洞里瞅了瞅,里头是亮的,虽然不是太看得清楚,但比这上面好好的多,而且有一根绳子拴住了洞的一边,那绳子一直垂到洞地下。

  我寻思这绳子应该一直通往洞底下的,这洞里头应该有啥东西。

  我扯了扯绳子,挺牢固的,应该没啥大问题,不晓得周驰跟单铁铲还在里头,我抓紧了头,两腿也夹紧了绳子,一溜烟滑了下去。

  下头是一个大地下室,刚下去,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我掏出纸巾把两个鼻子塞住之后继续摸索着前进,地下室很大,我估摸着最起码也有一个足球场大小了。

  而且越往里走,那气味越重,我沿着气味走到了最里头,一下惊住了。

  这地下室里头摆着数不清的圆柱形的透明坛子,每个坛子里,都装着一副尸体,一个坛子就是一条人命啊。

  我凑上去,瞅了瞅,坛子里盛满了甲醛水,一个大盖子封住了坛子的口,那些尸体泡在甲醛水里头肉皮都泡塌下来了。

  我寻思难怪有这么刺激的气体,坛子里有男有女,都赤裸裸的泡在坛子里。我再仔细一瞅,每个坛子里的尸体两眼球都被挖空了,就跟高涵的死法一模一样。

  我寻思这是偶然,还是安排好的?坛子都排的整整齐齐,上面还用朱砂泥画着一些我看不懂得符号。我心里咯了一下,这些大多都是无辜的人,有些人或许他们父母都还不知道自己孩子是怎么死的。只有抓住幕后黑手才能让这些死去的人得以安息。

  我突然想到白叶给我托的梦,难道白叶的尸体就在这儿?

  我赶紧一个一个找起来。找了一会儿,我发现这根本就是白费力气,这些坛子多的数不清,而且大多数人已经死在坛子里很多年早已面目全非了,就算我能看见白叶也分不清啊。

  正当我不知道该咋办的时候,坛子那头突然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我赶紧找了个地躲了起来,几个人影慢慢走过来,我一眼瞅过去,看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愣了愣,一下就认出了那个人——就是我上次在丝丝隔壁家跟踪到大宅子的那个人。

  虽然一直没看清楚那人长啥样,但那人走路方式很不一样。那人走路外八字,跟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外八字都是脚往外伸,而他走的外八字脚憋着,就好像故意憋成外八字一样,所以看起来怪怪的。我记得特清楚。

  我躲在暗处,看那几个人走到一坛子前面,揭开盖子,把一具尸体拎了出来,那是个女尸,接下来我就看到一个人脱掉裤子,趴在女尸身上,下身剧烈抖动着。

  看到这儿我差点要吐了,那个人竟然是个恋尸癖。我当时就想冲过去,狠狠捶那他一顿。不过我不能这么做,我要看他们到底要干啥?

  那人抖完之后,其他人又轮番爽了一把,接着就把那女尸拖走了。我跟着那一群人一直走到坛子前头。

  坛子前头有两样东西,一个是熔炉,是那种焚烧尸体的炉子,我在火葬场里头见过了。还有一个是一副非常古怪的棺材,那棺材很大,可以容下三个人了。全身还涂满了红色的漆。我越瞅越感觉不对劲,那几个人把那女尸拖进熔炉里头,开了火,劈了啪啦烧了起来,女尸在熊熊大火中烧成了灰烬,那些对人女尸骨灰没啥兴趣,一个个从熔炉后头拿出一瓶子,那瓶子了装的都是厚厚一层尸油。

  我正寻思尸油是咋回事的时候,口袋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来一看,是8888发过来的。我打开一看,上面就写着两字,快走!

  我再一回头,那几个人都奔过来了,我艹了一句。撒丫子就跑。

  还好那几个瘪犊子没我跑的快,我迅速窜到绳子那儿,扒着绳子就往上蹬,那几个快追上来了,我赶忙爬上去,那几个人已经追过来。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还在这厕所里头,根本出不去啊。那几个人慢慢扒着绳子准备上来的时候,我急了,赶忙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周驰,再一瞅,尼玛居然没信号,我艹了一句。

  那几个人快爬上来了,我寻思也烦不了了,管他三七二十一,死就死吧!

  就在这时候,有一阵熟悉而悠扬的笛声慢悠悠飘过来了,我愣了一下,很快就意识救我的人来了。

  我循着笛声方向跑过去,猛的冲了出来。

  愣了十几秒之后,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来了,那笛声戛然停住了。

  我现在就站在厕所外头,周围不断有冷风吹过,我打了个激灵。

  刚才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那是幻象还是真实存在的?我抬头望望那深邃的天空,真相就跟那笛声一样深不可测,又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影从厕所里头走了出来,是单铁铲跟周驰。

  两人出来还拎着个一白玻璃瓶,我走过去,佯装问道,咋样了?

  单铁铲把白瓶子递给我,说道,那姑娘就在这儿。我接过瓶子问道,这啥啊。单铁铲说,骨灰啊。我寻思,尼玛,不会就刚才被qj那女尸吧。我说,你们发现时候就变成了骨灰?

  单铁铲扣扣鼻屎,说道,小子你想啥呢,我两还把一尸体拖出来啊。让你看见咋整啊。

  我笑了笑,说晓得了。

  单铁铲又跟我唠了一会儿,然后说天不早了,让我们赶紧去睡觉吧。

  让我感到奇怪的事,单铁铲从头到尾也没提厕所里头的事情。

  我跟周驰走在路上,我又有的没的和他说了几句,想套几句话,可不论我怎么说周驰那小子愣是不搭理我。

  我说,不说算咯,反正我也进去过那厕所,里头啥都没有嘛。

  周驰转过身,盯着我厉声问道,你进去过那厕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一直到这终于赶上进度啦!以后都会先更网站,再更贴吧和天涯,速度一般相差一两天样子,大家放心老陈不会让其他地方太监,贴吧跟过来的朋友都知道老陈不是专业码字的,手速虽然很慢,但是业余时间几乎都扑在这上面了,大家如若喜欢的话希望能登陆一下网站,很方便QQ,微博和百度账号都可以一键登陆,不用注册,每天帮老陈撸一发,或者有点什么建议都可以写在书评区,也可以加书友群里和老陈提,群号:330462447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