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我吓摊了的时候,那笑声突然消失了,我寻思不会走了吧。

  我缓缓睁开眼,一个撑红伞的小女孩就杵在我面前,我仔细一瞅,这不就是上次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嘛。我瞪大眼睛,已经吓得说出话了。

  那小女孩指指东南方向,阴森森笑了下,啥话没说,撑着红伞蹦蹦跳跳往树林里头走了。

  我僵在那儿,过了好长时间,才确定那小女孩不会再回来了,那笑声也不见了。

  我顺着刚才小女孩指的方向望过去,那儿正冒着缕缕青烟,我寻思树林里头咋会冒烟,我颤颤巍巍走过去…

  dz看正版章…节上E;酷Jj匠%T网

  先是瞅见一座旧坟,再瞅见二胖正躺在坟前,那道青烟就是从坟里头冒出来的。

  我走上前推了推二胖,他不晓得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我叫了很久也没叫醒。

  那坟瞅起来很旧,墓碑上赫然印着几个血字,丧女白叶之墓。

  我再一瞅,碑上泛黄的照片正是我刚才手机里见到的,那照片里头的人好像一直盯着我笑,笑的我全身毛骨悚然。我也顾不上那么多,背着二胖就跑…

  背着二胖出树林的时候,再也没出了啥怪事。

  二胖长得胖,我背着他,就好像驮了座小山一样。我心里骂道,死胖子,咋这么重。

  出了小树林,我一刻不敢松懈,就怕遇见那东西。到了宿舍的时候,我全身已经快散架了。

  林浩把二胖抬上床,问道,咋了?发生啥事了?

  我留了个心眼,说道,没事,这胖子在宾馆厕所里睡着了,叫也叫不醒,只能先给弄回来了。

  林浩笑道,打炮太废体力了,身体都虚了。

  我也苦笑了一声,是啊,谁说不是啊。

  第二天二胖醒来之后竟然啥事都记不起来了,连开房的事也记不得了。

  我寻思不会是啥替死鬼找替身吧,我又寻思也不是啊,真找替身二胖现在也活不了了啊。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结果,不过二胖记不清也是个好事,他胆子小,再知道别给吓坏了。

  我掏掏口袋,妈的,手机也给扔了,真他妈晦气。

  中午放学时候,我拉着二胖跟林浩陪我去买手机。平白无故丢了个手机真他妈恼火,因为我是穷比,身上的钱只够每天吃饭的。我走到路边充话费的地方充了50块钱,送了个双卡双待的5s。

  我又去补办手机卡,那个办卡的美女办卡时候一直在那嘀嘀咕咕的,说,你这卡不对劲啊。

  我不耐烦道,咋不对劲了?

  那美女把我拉了过来,说道,你这卡丢的时候有个人发了个信息给你。

  我说,发信息不正常啊,快给我办,赶时间呢。

  那美女皱皱眉头,说,你仔细瞅瞅啊,有哪个人手机号码是8888的,我上前瞅了一眼,说,我不晓得,快给我办好。

  那办卡的美女摇摇头,在那自言自语,然后给我办好了。

  我把卡装进去时候,真的看到那条短信了,我打开一瞅,是个人发过来的,”求求你帮我个忙。”我又回拨过去,是个空号。二胖说,这咋回事啊。

  我说,不晓得,然后就删了那条短信。

  下午时候周驰一直不在,打电话给他不接。下午放学时候,那逼终于回我了,大概意思就是讲,这段时间要跟单铁铲办案,已经请过假了。

  这下我彻底郁闷了,我才是单铁铲公认的徒弟啊,现在这两人天天腻乎在一起,完全无视我啊。

  我又想到在小树林里头碰到的东西,我寻思,一定要跟单铁铲学两手,不然下次还只有逃命的份…

  晚上二胖跟林浩出去潇洒了,我一个人闷在宿舍里头。洗完澡之后,我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抽着烟,口袋里头的手机突然滴滴滴叫了起来…

  我随手掏出手机,一瞅多了几百条短信,是那8888发过来了,几百条短信都一样。我打开一瞅,就六个字。

  “求,求,你,救,救,我!”

  我吓得赶紧把关了机,把5s扔到一边,我第一念头就想到白叶已经缠上我了。

  关了的手机还在滴滴叫唤,我却不敢再看了。这时候宿舍里头一个人都没有,我撒丫子跑了出去。一直跑出学校我才缓了口气。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有多狼狈,穿着大裤衩,踩着人字拖,钱包啥的都没带。我寻思先去丝丝家找几件衣服穿着。

  东北这疙瘩入秋之后就完全不是人待的地儿了,我一路抖着,一路唱着终于到了丝丝家。

  我敲了敲门,没人应我。

  他娃儿的,每次来都没人。我又敲了会,还是没人开门。我这下彻底蛋疼了。刚准备走的时候,我瞅见隔壁房子门半敞着,我寻思去隔壁家借点衣服穿穿也行。

  我先敲敲门,敲了几下之后,没人开,那门竟然自己开了。

  我往里头瞅了瞅,里头空荡荡的,我赶紧进去,那家人家具啥的全没有了。应该是搬家了。我随处转悠了会,想寻点破衣服啥的避避寒。

  走到内屋时候,以前那个老婆子一张黑白遗照挂在墙上还没被带走。我惊了一下,那老婆子前两天还见到,咋说走就走了啊。

  我不敢再瞅她遗照了,我又找了找,屋里头还有一个大缸杵在里头,我一打开,一股油气味道扑了过来,那缸里盛满了一层油脂,褐黄色的。

  我定睛瞅了很久,这油不是别的,就是尸油。这种油厚厚的,又呈淡黄色,以前夏老师还特地花了一节课给我们讲过尸油特征。

  我记得特别清楚,倒卖尸油是违法的。那一大缸子的油要被逮到够坐一段时间了。

  我一掏手机想报警来着,摸了一会儿才发现压根没带,骂骂咧咧窜了出去。

  我敲了敲丝丝家门,还是没人应我。一寻思再敲下去也没个结果,我非歹给自己冻死不可。

  我穿着大裤衩顶着寒风,走在街上,行人一个个就像瞅傻逼一样瞅着我。我又气又恼,路上拦了几辆的,一个个听讲我没没钱,都懒得骂我直接就跑了。

  我寻思这社会咋变的那么冷漠,在路边见一快冻死的人都爱理不理的。

  我一边唱《上甘岭》,一边快跑着,想通过运动驱逐寒冷。还好我体力好,跑了几十分钟终于回到学校了。我趁着热气拿了衣服就冲进澡堂冲吧热水澡。

  我把淋浴头开到最大最热,让全身毛孔都张开,释放一天的疲惫。空荡荡的澡堂就我一人。我站在下泄的热水中,畅快的叫着,心情畅也好了很多。

  洗了一会儿,我发现脸上沾了啥黏糊糊的东西,我摸了摸,是一团血红色的粘稠的血块。我再仔细一瞅,这尼玛就是凝固的血啊。

  我吓得也不敢再洗澡了。穿好衣服之后,我对着浴室的镜子一照,脸上真有血,我用水拭点,照着镜子,脸上也没破啊。哪来的血啊。

  不过我也没想太多,回到宿舍之后,那恐怖的手机还在滴滴的响着····我一下来了火,这逼东西今天害惨老子了。老子今个倒要瞅瞅到底是啥东西!

  我一瞅手机,都是反反复复那几个字,求求你救救我。

  我立刻回了个信息,老子救你妈的。滚!

  我发完之后,过了好长时间,8888终于回信息给我了,我是白叶啊!

  我愣了愣,虽然有点害怕,但毕竟在我意料之中。我寻思,这白叶死了那么多年了。我再给她惹恼了,以后我就麻烦了,先应下去,以后再说。

  我回道,你有啥事,直接讲,我能办到就帮你。

  过了一会儿,白叶回了过来,我尸体在学校后操场的旧厕所里,只有让我下土,我才能还魂。

  那旧厕所在画室旁边,周驰说那厕所跟画室一样怨气很重。两间房子连在一起绝不是偶然。我忽然又想到开学那天二胖说上那厕所,为啥我心里总有隐隐不安的感觉了。

  我说,你尸体为啥会在我们学校?

  白叶回道,因为很多年前,我也在这学校上学。

  看到这儿,我心里头猛的震了一下。没想到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人,尸体到现在还在我们学校。

  我还要问其他的,白叶只是发了一句,见面再说!之后就再也没用动静了。

  我赶紧又发了几个信息过去,但一直都没回应我。我瞬间后悔的,没想到这女的还真缠上老子了。

  那晚我一直没合眼,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寻思万一白叶长得跟午夜凶铃里头的贞子一样吧,我又怕我她害我。

  熬到后半夜,我渐渐抵挡不住困意,一合眼就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