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死了很多年的人

  将近午夜了,城市,静悄悄的,校园里,也静悄悄的。这个时间正是一群人休息的时间,也是另一群人一天活动的时间。

  我们三人在学校绕开保安在学校里头绕了一圈,就到了那栋楼下。

  我一到那楼下就莫名感觉一阵寒意袭来。我忽然想到那黑乎乎的房间,墙上黏黏的啥东西,还有校长寒碜的面孔。

  我说,真要去吗?

  单铁铲说,肯定要去啊,不把幕后人逮出来,这事儿永远没个头。

  我说,那行,校长室就在顶楼。我记得很清楚,这楼除了顶楼的校长室,其他的办公室都挂着大锁,也没人在里头。

  我们三儿走到顶楼,冷风灌进了我们每个人衣裳里。而让我们感到寒冷的不是这天气,而是这校长室。

  走到顶楼时候,单铁铲停了下来,瞅着那校长室盯了好久。奇怪的是,校长室那门半敞着。只要一推就开了。

  我说,咋了?

  单铁铲说,你们校长白天是不是都见不着人。

  我说,嗯,我们这届学生都没人见过他面,我上次去他办公室时候看的也不是多清楚。

  单铁铲在门口踱了几步,一咬牙道,进去。

  我们跟着慢慢推开门,里头黑不可测,我掏出手机,借着微弱的灯光照了照四周。

  那墙上涂满了一层黏糊糊的东西,那黏糊糊的东西像鼻涕一样,泛一层血红色,还有难闻的腥味,而那两盆蘑菇就搁在窗帘旁边。

  我走过去,瞅见那两蘑菇比上次要大点,而且颜色变得更黑了。

  周驰问道,前辈,你知道这是啥吗?

  单铁铲皱着眉头说道,这是杀人蘑菇。

  看我跟周驰都愣住了,单铁铲继续说道,这种蘑菇不是一般真菌生物,而是专吸人精气的杀人工具,它本身不会杀人,只有孢子附在人身上时才会慢慢生长,长到一定时候,就会慢慢把寄主活活折磨死。而且这种蘑菇也不是养着就为了杀人。等蘑菇长到一定时候,就会到成熟期,活人服用会立刻暴毙,但是阴尸或者其他东西服用就会…

  说到这儿,单铁铲没有继续说了,但我两都晓得不是人吃这玩意会咋样了。

  我说,那快把它给弄死啊。

  单铁铲说,这东西300年才能长那么大,你以为能这么容易弄死。

  我说,那咋办,总不能还隔这儿害人啊。

  单铁铲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两根银针对着蘑菇头上扎了进去。两个蘑菇支吾惨叫了一声,扎的地方还渗出了鲜血。

  我说,这蘑菇都快成精了都。

  单铁铲笑了笑,说道,本来就已经是精了。

  那两个蘑菇吃痛扭动着,就真跟人似得,单铁铲拉着我两,冷冷道,啥话出去再说吧。

  我们三儿一齐下了楼。我说,你扎两针,这鬼东西就不会害人了?

  周驰冷冷道,前辈用两根针就能让这两蘑菇吸不了精气,实在高人一等啊。

  单铁铲一听有人恭维他,脸上那神情都快飞上天了。单铁铲说道,小子,这事我两知道就行了,有些人听不懂啊。

  我一下就无语了,我说,要不是老子,你们能找到这蘑菇啊。

  单铁铲笑道,徒儿,为啥要上这学校啊。

  我说,喜欢就上啊。

  单铁铲说,听你师父一句,还是去谋点其他生活的手段吧,这学校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我愣了一下,这话说的咋跟丝丝说的那么像呢。我笑道,我的人生不该是这么平淡的过一辈子。既然活着,就要让自己活得惊心动魄点,就像你说的,越危险,越刺激。

  单铁铲笑了笑,慢慢说道,那行,小子,最后一句话,我认真的。

  我说,啥话,我记着呢。

  单铁铲一字一顿说道,不要再见那校长了,永远也别见了。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

  单铁铲坏笑了一下,我还会找你们的。

  他说完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了。我跟周驰赶紧又回到宿舍,今晚林浩跟二胖又都不在,我寻思两人可能去上网了吧。我也没想啥,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林浩回来了。过了中午,还没瞅见二胖影子。我又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冰冷的电脑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找到林浩,问他有没有跟二胖在一起。林浩说,昨天回去的时候一起上的网,后来上到大半夜二胖就接了个电话,然后走了。

  我说,大半夜的,他干啥呢?

  林浩说,我问过他了,他说附近摇到一妹子,昨大半夜去开房去了吧。

  我一寻思,二胖可能出事了,哪有人大半夜出来叫人开房的啊。这蠢比精虫上脑还真啥事都能干出来。

  我赶紧逃课出来,从路边拦了辆的。直接奔到二胖经常开房的那家宾馆。我一进去,吧台还在那充瞌睡,我猛的一拍桌子,那个吧台惊了一下,瞅着我迷迷糊糊说道,干啥?

  我说,还能干啥,找人。

  吧台动动鼠标,说,那人叫啥名字。

  我说,吴质。

  吧台找了一会儿,说,406房间。

  我赶紧奔过去,406里头早就空无一人。房间里头乱糟糟的。还有一股腥味。

  我赶紧又奔到楼下,兴冲冲问道,人呢,咋没了?

  那人不屑道,人没了,关我p事啊。

  我说,你个瘪犊子说不说啊!

  那人说,我就不说,你打我啊。

  我掏出一把弹簧刀,在他面前晃了晃,急了,你他妈说不说啊。那吧台一瞅明晃晃的刀子,顿时就吓尿了,吧台哆哆嗦嗦说道,大哥,你别急啊,有啥话好好讲。

  酷8D匠~S网。正n版首j发

  我说,你他妈快说吴质去哪儿了?

  吧台说,我真不知道啊。

  我说,那吴质啥时候来的?

  吧台说,昨晚夜里2点多钟时候吧。

  我说,哪还有啥人一起吗?

  吧台想了想,说道,对,还有一个女的,二十来岁,打扮的挺骚的。两人开了房就直接去楼上了。

  我说,那女的开房肯定有身份证吧。

  吧台说,没有。

  我一听又急了,你们宾馆咋回事啊,没身份证也给开房啊。

  吧台说,哥,你别急啊,没身份证,有身份证号啊。

  我说,万一身份证是假的呢,有个p用啊。

  吧台颤颤巍巍说道,哥,不会是假的,那女的叫白叶,名字照片都对的上。这年头啥事一问度娘全知道啊,你上网查一下就能找到那女的信息了。

  我赶紧抄了号码就出了网吧,我拿手机下了个软件,只要一输入身份证号啥资料都能查出来,简直比人肉还nb。

  我赶紧把身份证输进去,再一瞅,真把我吓坏了,那个叫白叶的姑娘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我第一反应,二胖出事了。

  我赶紧拨了个电话给周驰,打了半天也没人接,我寻思,叫人也赶不上了。只有靠我自己了。

  我赶紧翻了翻白叶资料,上面除了一个家庭住址,还有已知死亡之外啥都没有。

  我顺着地址一直找到小郊桥小树林那儿。我寻思这儿就一片乱葬岗,哪还有啥房子啊。

  我又拿出手机查了查,小郊桥这儿有没有房子。查了半天,只查到很多年前有房子在树林里头,后来也拆了。我顺着这个地址,一直走到小树林里头。

  我对这挺敏感的,自从上次被那两个二流子逮到这儿,再碰见撑红伞的小女孩之后,我就再也没来这儿了。

  我走的越来越急,后面就好像真有啥东西一直跟着我一样。我一回头,周围除了苍茫的树林啥都没有。我走了好长时间,越发觉得不对劲,这地方咋没个尽头呢。我这样想着,又掏出手机瞅瞅,一格信号也没有,电话打不出去了,地图也找不了了。

  这时候我真的慌了,我加快速度走着,越走越远,越远就越走,天空灰灰的,好像又要下雨了。我一淘手机,一眼就瞅见手机屏保正是那个白叶的遗照。

  我大喊了一声,妈呀!扔了手机,撒丫子就跑。

  周围还有啥东西在笑,那声音很轻。我仔细一听,根本不是一个人在笑,而是一群人攒动的笑声。我晓得撞邪了。

  那声音越来越近,我闭上眼,只能在心里祈祷,这些东西离我远一点吧。笑声从空气中传到我耳膜,再从我耳膜中抵达心脏。那种恐惧感立刻布满了全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