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爸还说着,我就插话道,叔叔带我们去看看啥情况吧。

  二胖在那对我使眼色,让我不要再说了。

  我继续说道,也许对案情会有帮助。

  林浩爸想了一会儿,说道,行,但是记住,过去啥话也别说…

  我两出了别墅,刚才那jc安排了一辆越野车,我们三上了车,因为我跟二胖跟在林厅长后头,所以一路上总有人偷偷瞅我两,但也没人敢说啥。

  外头又下起了小雨,天已经黑透了,这种天气已经有点凉了。车子开了几十分钟终于到了火葬场那儿。我们到的时候,那儿已经围了一帮人,我们跟着林厅长一起下了车,死者已经躺在火葬场大门那儿。一块大白布盖住了他。

  我们走过去,一个jc掏出证件,跟林厅长说,我是重案组的,这起连环谋杀案上头交给我来管了。

  林厅长冷冷道,你凭啥说这是连环谋杀案。

  那jc带了手套,慢慢掀开白布,死者的遗容立刻暴露无遗,二胖吓得赶紧把头转过去,我仔细一瞅,这人两眼眶空空的,眼珠子被人活活挖出来了,身上也被捅烂了,血流了一地。而我几乎叫了出来,这人,这人不就是上次那个瞎眼保安吗。。。

  那重案组jc察觉到我的异常了,他说,你认识这人?

  我说,这人是这火葬场的门卫,前两天我们学校来这时候,我见过一面。

  那jc瞅了我一眼,笑道,这起案件跟你们学校高涵,还有前几个月小郊桥那儿的命案,死者都是一样,眼珠被挖出来了。而且作案手法也极其残忍。看来这个人从杀人到挖眼睛,身上一个指纹都找不到,甚至连凶器都没用,可见其多么高明,我更可以怀疑,作案绝不止一个人。

  我听他分析的头头是道,开始觉得这个jc真不愧是重案组出来的。我再瞅林厅长,脸色很不好,似乎还有点不高兴。我一寻思,也是,这个人虽然是重案组出来的,可一点也没个jc样,浑身脏兮兮的,头发跟一堆杂草一样,还散发一股怪味,胡子也没刮,我们刚见他时候,他正耸肩抖腿在那儿一边看尸体,一边吃油饼,我搞不懂他是咋吃下去的。总之这人瞅着就像个二流子,一点也不像jc。

  不过我却对他挺佩服的,林厅长跟他敷衍了几句,皱着眉头就上要上车。

  二胖说,你走不走啊。

  我说,你先走吧,我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

  二胖摇摇头,说道,重口味,随你吧。

  二胖跟林厅长上了车,其他人一看boss都走了,也没人理他了。没一会儿,这地儿就我们两人了。

  那jc继续吃油饼,一点都不在乎。我走上前,问道,大叔,你说的很有道理,继续啊。

  那jc笑道,你咋还没走啊。

  我说,因为你分析的都是对的啊。

  那jc笑道,少拍马屁,快说,你来这儿干啥的。

  我说,我真佩服你,因为之前我遇到一个傻逼jc要害我,我以为jc都是穿着制服的流氓,今个瞅见发现也不是啊。

  那jc笑了笑。我说,你叫啥?

  那jc说,我叫单铁铲。

  我笑道,哪有人名字叫这啊。

  单铁铲笑道,我要愿意跟他们一起洗黑钱现在一个小小厅长对我来说算个p啊。

  我听单铁铲说完立刻就愣住了,我瞠目结舌问道,你说的啥意思?

  单铁铲笑道,人家叫我铁铲就因为再厉害的牛皮膏都能被我铲掉。

  我笑了笑,说道,那这罪犯你不一定能铲掉了。

  单铁铲笑道,你知道这人咋死的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单铁铲说,不是人干的。

  我愣了愣,说道,你咋知道的?

  单铁铲说道,你见过哪个人能用手能捅人,还不留下指纹啊。

  我说,你作为一个jc也信这个?

  单铁铲笑道,我办案这么多年,更玄乎的都见过。你点算啥啊。

  我惊奇道,那你还有办法对付这些东西?

  单铁铲说,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没两把刷子我怎么叫铁铲啊。

  听单铁铲说完,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才是真的大神啊。我赶紧说道,单sir,做我师父吧,收我为徒吧。

  单铁铲扣扣鼻屎,眯着眼睛说道,你这是干啥啊。

  我说,求求你了,有个人经常鄙视我,我想向您学点东西跟他好好较量一番。单铁铲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急了,我说,你到底收不收啊。

  单铁铲笑道,你跟我就不害怕?

  我说,人不都怕,还害怕鬼?

  单铁铲微笑道,这话说的好,人心往往比厉鬼要恐怖一百倍。

  我说,那你答应了?

  单铁铲说道,那行,你歹给我办成一件事,我就收你为徒。

  我说,啥事?

  单铁铲扣扣鼻屎,说道,给我把尸体搬上车。

  我·····我跟单铁铲废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尸体完好无损搬上车。

  单铁铲跟我说了很多年前办过的离奇案子,什么hellokitty藏尸案,水箱藏尸案,怨画杀人案。单铁铲说的那么轻松,我都不知道他是在扯犊子,还是真的。

  一路上我两又谈又笑,气氛挺融洽的,到了医院之后,单铁铲又出示了证件,几个医生把遗体推进了解剖室。

  我又仔细瞅了瞅,那保安虽然更前面几个死法都一样。但是惟独身上没长那种尸斑。我想了想,还是没把这件事跟单铁铲讲。

  遗体被推进解剖室,一个医生说,死亡报告要过两天才能出来。单铁铲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无所谓,你们千万要处理好尸体,以免发生意外。那个医生说,这个您放心,我们会妥善保管遗体的。

  出了医院,单铁铲问道,你还饿啊。

  我说,饿了。

  单铁铲说,那吃点东西吧。

  我两找了一家拉面馆,每人点了碗拉面吃了起来。那家拉面馆老板和旁边一吃面的坐那儿唠嗑,我跟单铁铲隐隐约约听见他们再讨论就是刚刚发生的命案。

  单铁铲索性把凳子搬过去,笑道,你们说啥呢,带我听一个啊。

  那老板四处瞅了瞅,小声说道,小郊桥那儿又死人了,这次在火葬场那儿,好多人说那人是中了邪才死的啊,以后那地方别经常去了。

  单铁铲装作感兴趣问道,中了啥邪啊?

  那老板问道,你是外乡的吧?

  单铁铲说,是啊,正好我家在那儿,你跟我讲讲,我过两天就搬家。

  那老板一听有人对他说的话题感兴趣,就好像找到知音一样。那老板说,火葬场那儿有个大宅子,很多年前有个地主突然中了疯魔,在菜里下了砒霜,结果那家人一十四口全给毒死了。从此以后,有人就能听见那大宅子里头传来啥女人,小孩的哭叫声。

  以前有拆迁队的去强拆那宅子,结果那挖土机司机挖到一半就心脏病突发猝死了,之后别说有人拆迁,就连靠近都不敢了。

  那老板说的越来越玄乎,说到最后,直接跟单铁铲说道,大兄弟啊,我劝你一句,趁早搬家吧。这事没个准头,没准哪天就轮到你身上了。

  @酷X匠(r网首发8

  单铁铲点点头,拉着我,说,走!

  我说,去哪?

  单铁铲说,去那大宅子瞅瞅。

  我两走到门口,那老板突然拦住我两,单铁铲说,干啥啊。

  那老板说,你两吃面钱还没给呢。

  单铁铲瞪了瞪,拍了我头,说道,你小子咋吃白食呢,快给钱啊。

  这下我彻底郁闷了,刚才是那个傻逼拉我走的啊。我瞅单铁铲鼓着眼睛瞅我,我就晓得这是他的大挽尊术。我无奈的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老板。

  我两出了面馆,我说,你真信那老板扯犊子啊?

  单铁铲笑道,真相往往就在民间巷陌的百姓口中,不去瞅瞅永远每个答案。

  单铁铲说着,就在路边拦了辆的士,开始那司机死活不肯,单铁铲一掏证件,骂道,你这龟儿子,不载我们去,就去jc局。

  那孙子一瞅是jc,当时就吓尿了。我们上了车,单铁铲说,火葬场那儿,不送到那儿老子弄死你。

  那司机哆哆嗦嗦开了好长时间才到火葬场那儿,连钱也不敢收就直接跑了。

  到了火葬场那儿,单铁铲寻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那宅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