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头一瞅,那大宅子里头已经有啥东西飞了出来。我两走进一瞅,又是顶纸轿子飞了出来。

  我说,是那养阴尸的么?

  周驰回头瞅瞅那洞穴,说道,守着这洞穴,要等这光完全消失了,老周才能还魂,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周驰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装着蓝色液体试管,准备喝下去,突然回过头对我说道,东,我要有啥事,你就拿着通天镜离开那学校吧。

  周驰说完,把通天镜丢给我后就冲上前去,消失在一片夜色之中。

  我顿了顿,大声喊道,不要啊。

  我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熟悉的笛声,不会又是神秘人来帮我两了吧。我回头瞅了瞅那洞穴,光芒也渐渐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周驰慢慢从夜色中走过来,我冲上去,骂道,你傻逼啊,是不是干啥事都不要命啊。

  周驰笑道,因为这就是入殓师的宿命啊。我说,你能不能换句台词啊。周驰,。。。。。

  我笑了笑,说道,那纸轿子呢。

  周驰说道,没了,凭空消失了。

  我说,是不是又这吹笛子的救了咱啊?

  周驰点点头,说道,八成是的。

  我两回头望望那洞穴,老周就如同那些光芒一样,再也不会出现了。悠扬的笛声还在耳边起伏,老周昔日的话语还盘旋在脑海。

  我知道一个人终究会随着时间的迁移慢慢死去,有限的光景能做的事太少了,我们只有做些有意义的事,才能活在众人心中,永远不死。

  老周的葬礼在周六黄昏时候,天上下起了毛毛细雨。来参加的人一共就四人,我跟二胖,周驰还有林浩。老周那傻逼侄子周二到底还是没来。

  老周临终前,在我耳边交代了几句,都是些放心不下周二的话。我们四人一齐望着老周墓碑,彼此之间,啥话也没啥。这时候语言显得太苍白了。

  这时候,小雨还在下着,入秋的天气已经有点寒人了。枝桠上蹲着一排雀子,我在心里头默默念道,老周,你在那儿过的还好吗。

  一排雀子叽叽喳喳叫着,我说,老周你要听见我说话,就应我一声吧……

  二胖拉着我们,说道,天色不早了,咱们走吧。

  我点点头,忍着泪水,转过身。刚才那排雀子突然喳喳叫了几声,一冲天,全部飞了出去。

  我回头望了望,喃喃笑道,老周,你走好。

  高涵命案风波过后,学校又恢复原状,学生们大都从笼罩的黑暗阴影中走了出来。尘封的画室,报废的旧厕所,也许再也不会引人关注。只有我跟周驰晓得,这事儿永远不会这么容易结束…

  这周天气一直不好,阴绵的秋雨已经下了一周。我们这些苦逼的学生狗在学校里终于熬到了周五。

  上午都是些无聊的画画课,林浩坐我旁边,二胖在那儿跟一群女的唠嗑,周驰也跟平时一样,像闷比一样坐在那儿,一个人独来独往。大家也习以为常了。

  画画老师还在讲台上讲素描技巧,底下也没啥人听。

  林浩索性把画板推到一边,说道,今晚来我家吃饭啊。我搬家了。

  我说,搬哪儿了?林浩说,就小郊桥那儿啊。我爸在那儿买了栋小房子。

  我说,你爸一厅长咋会那么有钱啊。

  林浩干笑两声没多说,只说官场的事儿他也弄不清。

  我一寻思,也是,有权就有钱。

  我说,那行,不过我没钱买啥大礼啊。

  林浩笑道,都是自家人,计较这干啥啊。

  我笑了笑,林浩又跑过去跟二胖讲了。我瞅了周驰一眼,问道,你去不去啊。

  周驰摇摇头,啥话都没讲。

  中午一放学,二胖拉着一大群女生直接带着我们奔ktv去了。

  进了包厢,就听见二胖拿着麦在那嚎了一下午。

  林浩坐旁边自顾自的喝酒,和一群女生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我却感觉快要吐了,二胖那龟孙子点的全是啥凤凰传奇的,一个人霸着麦鬼哭狼嚎的,还时不时吼句,底下的观众朋友在哪里?

  我实在受不了,就奔到厕所里清净一下。我坐在马桶上,默默点燃一根烟。这厕所里头破破烂烂的,跟外头奢侈的装潢很不成比例。

  我抽了几口,突然听见外头一阵冷笑。我愣了愣,因为这冷笑是女人发出来的。我寻思,不会有女的进错厕所了吧。我对着外头喊了一声,谁啊。

  我喊完之后就后悔了。因为我小时候听老人说厕所里头会有吊死鬼啥的。

  换做以前,我也不信。可现在我真信了。

  我寻思不会真有啥东西跟上我了吧。我打开厕所门,外头灯泡还一闪一闪,偌大的厕所里头,就我一人。我撒丫子就往外头跑。

  我像没头苍蝇一样往外头跑,直到后来一人拉住我,问我跑啥啊。

  我喘着粗气说,那边厕所里头,里头…

  那人问我,那边是有个旧厕所,咋了。

  我说,我在里头听到有人怪笑。

  那人说,你进去了。

  我说,是啊。

  那人说,不该啊,那厕所好多年没人用了,门都锁起来了,你咋进去的。

  我愣了一下,那人说我带你瞅一下吧。

  我说,你谁啊?

  那人说,我这儿的服务员啊,刚来,老板也不让我去那边,我正好想过去瞅瞅啥情况。

  我两赶紧走过去,刚到厕所门口,就瞅见一把大锁挂在门上。

  那服务员趴在地上,顺着地上瞅里头,瞅了一会儿,他说有啥东西,然后就把手伸进去掏。

  掏了半晌从门缝里头扯了啥东西出来,我两一瞅,又长又黑,这不就是女人头发嘛。服务员越扯越长,好像扯不完一样。我赶紧推了推他,说,别扯了,快走吧。

  那服务员也吓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我两赶紧离开那地方。

  服务员说,厕所在外头,你别去了。我应了一声,又回到包间。

  二胖跟林浩唱的正欢呢,我说,你两别唱了,快走吧。

  他两摇头晃脑问我,咋了。我说,时间不早了,不是还去你家吃饭吗?

  林浩说,那行。我们走吧。

  出了ktV,外头雨已经停了,天气还阴沉着。一群女生互相道别之后就都回家了。

  林浩打了个电话,一辆大奔过了一会儿就开过来了。

  林浩说,这是他爸私家车,特地来接我们的。我跟二胖上了车,车子开了一二十分钟就到了林浩家。

  我跟二胖下车后当时就惊呆了,这哪是小房子啊,这尼玛就是豪华别墅啊。

  我说,现在严打贪官,你爸就就不怕落马啊。

  林浩说道,去你大爷的,我爸又没干啥。

  我两进去后,里面的装潢更是不用讲了,我们终于见到林浩爸了。林浩爸年纪看来有点大,两道剑眉威风凛凛,深陷的眼窝仿佛有看穿一切的能力,反正一瞅就是强势的主。

  我跟二胖赶紧喊了声,叔叔好。

  林浩爸点点头,让我们随便坐。

  房子大厅里,除了林浩爸妈之外,还有一个风水师。

  我小声说道,你爸你还信这个?林浩说,我爸最忌讳就这个。

  小时候,一算命的说我五行缺土。以后不能当jc,我爸信了,从此关于jc方面的东西,都不让我碰。所以我做啥事我家人都随我了。

  林浩妈妈还是挺热情的,给我们倒茶,跟我们唠嗑。

  那风水师把林浩爸拉到一旁讲了很长时间。我寻思又一江湖骗子,还不都是为了钱来的。

  讲了挺长时间,那风水师背着布袋就离开了。林浩爸才慢慢走过来。我们一瞅,脸色咋比先前更阴沉了。

  因为林浩爸第一眼就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脸色再降下来,更让人不颤而栗。我跟二胖都跟做了贼一样,不敢正眼瞅他。

  林浩笑道,你们不要害怕,我爸就这样。林浩妈妈也笑道,是啊,你们林叔叔就这个样,不要拘束,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林浩妈妈说着,就带着我们进了偏厅,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林浩妈妈笑道,大家坐吧,多吃点,不要客气。

  我跟二胖坐在右边,林浩跟他妈妈坐在左边。林浩爸坐在中间,旁边有人已经给他倒满了酒。

  林浩说,你两还喝酒啊。我跟二胖都摇摇头,林浩爸说,都大老爷们,喝点没啥。

  林浩爸说的这句话就跟命令似的,旁边那个又给我两倒满了一杯酒。

  轮到林浩时候,林浩把杯子推到一边,冷冷道,我不喝。

  那人瞅瞅林浩爸,林浩爸说,不喝就算。那人点点头,重新站在旁边。

  这顿饭虽然不是鸿门宴,但我跟二胖吃的都心惊肉跳的,二胖妈妈在旁边跟我们笑着,唠着。

  .更◎)新最快◇h上^?酷G匠网#@

  林浩跟他爸吃饭时候一句话都没讲,饭局气氛很差,林浩爸喝了两杯之后,有点晕乎乎了。

  “年轻人学啥不好,非要学这东西。”我们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说给谁听的,但还是说出来了。

  林浩爸继续说道,学这就学这了吧,可千万别对啥都感兴趣,好奇心会害死一个人的。

  林浩爸说完之后直接就盯着我看了,他这话跟那校长说的那么相似。

  我不敢盯着林浩他爸,我就感觉他那眼神好像要把我魂魄给勾出来,我赶紧把头埋下去。

  林浩爸红着脸,盯着我说道,你晓得刚才那看风水的跟我说的不是这房子,而是你…

  林浩爸还没说完,林浩猛的拍了桌子,叫道,我同学第一次来这儿,你说啥瞎话呢。

  林浩爸瞪着眼,骂道,老子是你爹,说话有你份啊。

  林浩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是我爹!我小时候你抱过我吗?你问过我到底想干啥吗?我就想考jc,就因为你脑子里那些鬼神,就毁了我,毁了我知道吗!

  林浩越说越激动,我跟二胖赶紧把他一边,劝道,你咋这么跟你爸说话呢。

  林浩爸瞪着眼睛,把酒杯猛的砸在地上,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声音,林浩爸站起来,指着林浩骂道,妈了个巴子,反了天了,老子能生你就能治你,你个不争气的种,老子能害你啊。

  林浩叫道,你不是最忌讳这个吗,我偏偏要学这个…

  林浩爸瞪红了眼,要冲过来打林浩。林浩妈妈赶紧拦住他,叫道,老林你干啥,非要在客人面前丢脸是不?

  我这一寻思终于明白为啥一个厅长公子要学这个了,原来还有这段缘故。

  我跟二胖好不容易把林浩拖回房间,我两寻思这饭也吃不下去了。

  刚准备道别的时候,一个穿制服的jc走了进来,瞅瞅我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浩爸也瞅瞅我们,说,自己人,有啥就说吧。

  那jc点点头,说道,小郊桥那儿又发生了命案,地点在火葬场那儿。

  林浩爸顿了顿,眼里又射出寒光,说道,开车,我亲自去瞅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