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两到了学校,我赶紧找到周驰,把情况告诉全告诉了他。

  周驰也是一惊说道,这咋回事啊。

  我说,那医生说老周活活被吓死的,这事蹊跷。

  周驰冷冷道,我只怕人还没死呢。

  我说,你这话啥意思。

  周驰说,先见尸首再说。

  我说,好。

  我两又匆匆赶到医院,一进去正好瞅见刚刚那个医生行色慌往太平间那儿走。

  我赶紧拦住,问道,我两来看我叔叔了,能不能让进去。

  那医生愣了愣,慌慌张张说道,对不起,你叔叔遗体不见了。我们已经报警了。

  我一听就急了,你们医院咋回事,是不是我叔叔还没死。

  那医生说道,不可能,法医鉴定,脑死亡几个小时了,人不可能活了。

  我说,那我叔叔人呢。

  那医生说,我不知道,刚才值班护士巡检时,才发现没的。我望了望周驰。

  周驰对医生说道,我两可不可以去太平间瞅瞅。

  医生说,当然可以,对于死者遗体失踪,我们表示非常抱歉。jc会介入调查的。

  周驰拉着我,赶紧奔到太平间里头。那里头其他遗体完好保存在冰柜里。只有老周那冰柜里头空空的。

  我愣了愣,说道,这咋跟高涵一个情况呢。

  周驰说,我怀疑老周已经成阴尸了。

  我惊恐说道,这怎么可能。

  周驰冷冷道,老周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死了。所以自己跑出去了。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完全受人控制了。

  我听完,怒火一下涌了上来。妈的,一定要弄死这养阴尸的才能解气。

  周驰说道,先找到老周人再说吧。

  我说,你拿那通天镜一照不就知道了么?

  周驰说道,通天镜只能照到不干净的东西,照不到其他的。

  我突然想到老周侄子,我说,老周还有个侄子,老周最后几天就是跟他侄子在一起的。

  我说,是啊,可我们咋找到他侄子啊。

  周驰想了想,说道,林浩他爹不是警察局厅长吗,这事找他帮忙,到警察局查一下户籍不都啥都知道了吗。

  我听完一拍头,叫道,是啊,我咋没想到呢。

  周驰说,这事交给你了。我们一定要再老周病变之前找到他。

  我点点头,林浩说,我两分头行事,你去打听他侄子身份。我去准备其他事。这事我两知道就行了。不要对外张扬。

  我应了一声,我两就分开了。我赶紧赶到学校。二胖跟林浩还在班上。

  这时候刚刚下课,我赶紧走到林浩面前,说道,兄弟,还有事要请你帮忙。

  林浩说,啥事?我说,你还能帮忙查查老周侄子身份背景。

  林浩愣了愣,为难道,这,可能有点困难。我爸平时不让我碰这些档案的。

  我说,兄弟啊,这次火烧眉毛了,只有你能帮我了。

  林浩想了想,一咬牙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帮你吧。

  二胖问道,啥情况啊。

  我说,老周遗体失踪了,只有从他侄子身上才能找到啥线索吧。

  二胖说道,真假的?不会吧。

  我说,真的,时间太急了,我来不及跟你解释了。

  二胖眼珠子转了转说道,不会诈尸了吧。

  我说,你别瞎说。肯定被人偷走了。最近有人专门盗死人器官到黑市卖的。

  林浩说,那我今晚回去把你查一下吧。

  我说,不行,马上就帮我查查。

  林浩说,咋这么急?

  我点点头,说道,真的要烧眉毛了。

  林浩说,好,然后出去打了个电话。

  二胖瞅我说道,你确定人死了?

  我说,不是我确定不确定,医生说的。

  二胖愣了愣·,说那你咋调查啊。

  我说,先把遗体找回来。人死了不能再搁外面。

  二胖说,那还要我陪你啊?

  我说,别来了。我一个人能搞定。

  二胖说,你在外头注意点。老周死的可不寻常啊。再别给自己绕进去了。

  我笑道,你嘀咕啥呢,又没让你去了。

  ,酷¤匠W1网首bv发

  二胖说,医生都说了,哪有大活人给吓死的,可别遇上啥东西了。

  我说,别瞎讲八道的。当心老周晚上来找你。二胖说,滚,别吓我。

  这时候林浩也进来了。林浩说,东子,你跟我去下警察局吧。我已经跟里头人讲好了,你说那人档案应该能查出来。

  我说,那行,我两赶紧去吧。

  我跟林浩逃了课,赶到警察局时候已经中午了。我两一下车,上次那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就已经在门口候着我们了。

  瞅见我两来了,那中年男人迎了过来。林浩说,我交代你的事咋样了。

  中年男人额头上冒着冷汗,说道,可以是可以,可千万不能跟林厅长知道啊。

  林浩说,我笑道了,不会跟我爸说的。中年男人点点头,领着我两绕过jc走到jc局靠后的房间里。

  中年男人四处望了望,见没人才放心掏出钥匙慢慢开了门。门开后,中年人又挥挥手,示意我两进去。我两赶紧进去。中年男人进来后赶紧关了门。

  这间房是档案室。里头几排架子上排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卷。中年男人问了我,老周住哪儿,叫啥,是不是本地人。我都一一回答了。

  中年男人踱了踱,从一排书卷中找到老周的,我接过来,打开瞅了瞅,里头详细的资料啥都有。老周亲人那一栏就写了周二这个人。

  我寻思可能就是老周侄子吧。我对中年男人说,你找一下周二这个人,是老周侄子。中年男人点点头,又跑到后头翻了翻,又找到周二那卷。我打开一瞅,周二家庭住址啥的都晓得了。我说,好了,可以了。

  中年男人又偷偷把我两带出来,锁了门从后头溜出来。中年男人说,你们事我帮了,可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哦。林浩说,我晓得了。

  中年男人又把我两送了很远才回去。

  我说,今个又多亏你了,谢了。

  林浩舒了口气,说,甭谢了,下次这种危险事儿,我可帮不上忙了啊。

  我笑道,晓得了,又欠你个人情。

  林浩说,没啥事我就先走吧。

  我说,那好,你路上慢点。

  林浩走后,我又发了个信息给周驰,黄子岭见。

  我跟周驰见到周二后,我说,他最后几天都跟你在一块,他咋死的,你最清楚吧。

  周二愣了愣,直接倒在床上耍起了无赖,我哪知道他咋死的,你两快滚,这里不欢迎你两。

  周驰猛的冲过去,一把揪住周二,冷冷道,你知不知道你可能会让你叔叔永远翻不了身啊。

  周二顿了顿,不屑道,那老家伙咋样跟我有个吊关系。

  周驰这时候两眼都快冒火了,我一瞅气氛不对劲啊,我赶紧挡在周驰前面,掏出两张红票子说道,你现在可以讲了吧。

  周二见钱,眼立刻就开了,你问吧,我统统告诉你。

  我冲周驰笑了笑,说道,老周啥时候住你家的。

  周二说,一星期前吧,当时老家伙一到我家就说身体不舒服。

  我问他咋回事,他就是说心慌,哪里不舒服也说不上来。

  我说,你没带他去医院啊。

  周二瞪着眼说道,吃我住我,还要我送去看医生,我脑子有病吧。

  我无语了。周二继续说道,我想起来了,后来他身上长了啥褐黄色瘢痕,而且越长越大。我怕是啥传染病就把他赶出去了。

  听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破口大骂,你他妈的到底有没有人性啊,他可是你亲叔啊。

  周二一脸不屑的望着我,笑道,他死了关我p事啊。

  我咬咬牙,握紧拳头,忍不下去了。周驰握住我手,盯着周二冷冷道,你刚才说啥?

  周二说,他死了p事啊。

  周驰说,前一句。

  周二说,身上长了瘢痕啊……

  周二还没说完,周驰打断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你叔最放不下的是啥。

  周二愣了愣,笑道,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我肚子有点饿了。

  我寻思,这是要钱的节奏啊。我当时就想锤那小子。但我还是忍了下来,我又掏出一张飘子,说道,现在你能说了吧。

  周二拿了票子,笑道,那老家伙没儿没女,一辈子就剩下那个烧烤摊了。

  周驰听完,抓着我就往冲出门外,我说,干啥呢。

  周驰说,去烧烤摊,找老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