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后操场,我两手牵手绕着走了一圈。

  之前我偷偷发了条短信给周驰,大概意思就是让他赶紧到后操场那儿。

  晃了一圈后,丝丝说道,你有啥事就直接说吧。

  我顿了顿,说道,你为啥让我不上这学校啊。

  丝丝愣了愣,慢慢放开我手,说道,因为我不喜欢你跟死人打交道。

  我说,这都21世纪了,你还信这个?

  丝丝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把脸转过去,说道,我既然上了这学校,就不打算退学了。还有件事,我要跟你讲。

  丝丝说道,啥事?

  我说,那画室,包括这个后操场,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来了。

  丝丝说,为啥?

  我说,这地方不太平,前些天才死了个人,就在那画室旁边。我们老师都不让我们私自靠近这个地方。

  丝丝瞪大眼睛,一字一顿说道,那人是不是两眼球被挖空了。那画室里头是不是有啥人怪叫的声音。

  丝丝说完,我背后就冒了冷汗,我慢慢说道,你咋全知道?

  丝丝慢慢伸出手,冷冷盯着我,阴阳怪气道,因为我就是凶手啊。

  我……

  丝丝顿了顿,噗嗤笑了出来,瞅你那傻样,脸都吓绿了。

  我说,你认真点,我没跟你开玩笑。

  丝丝捂着嘴笑道,我也没跟你开玩笑啊。你是不是帅的被爆头小说看多了啊。

  我无语了。丝丝笑了会,突然说道,有人来了。

  我四处瞅了瞅,就瞅见一个人影从宿舍那儿走过来,那人影走过来,我才慢慢看清楚,那影子正是周驰。

  这时候丝丝也不笑了,脸色阴沉的可怕。周驰走过来,眼神也直接落在了丝丝身上。

  两人对视了好长时间,不知道的,真以为两人曾经认识。我一瞅气氛不对劲,握着丝丝手拉到身后,佯怒道,你小子瞅啥瞅啊,瞅我女朋友长得好看啊。

  周驰顿了顿,突然很释怀笑了出来。那笑声在操场上久久回荡。我听得却有点毛骨悚然。因为周驰很少笑,笑的时候也是那种冷笑。而这时候他突然笑得从未有过的爽朗。我反而感到脊梁骨一凉。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丝丝冷冷道,他是谁。

  我说,我一玩的好兄弟,介绍给你认识。

  丝丝不耐烦说道,他到底是谁。

  还没等我开口,周驰就抢着说道,我陈东兄弟,早听说东子经常说你,一直没啥机会。今天初次见面,幸会。

  周驰说着,就伸出双手。

  丝丝冷冷道,我不认识你。你走开。

  我瞅周驰手还摆在那儿。气氛有点尴尬,我赶紧打了个圆场,握了握周驰手,笑道,我们三去吃东西吧。

  丝丝冷冷道,对不起,我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丝丝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我赶紧冲过去,一瞅影子都消失了。我寻思,人走咋那么快呢。

  周驰杵我旁边,望了很久。脸上写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神色。

  我说,我女朋友就是她,你瞅到底是啥东西啊,说给我听听。

  周驰笑道,没啥,我多想了,对不起。真不该这么说你女朋友的。

  我一听连周驰这种人都跟我道歉了,我也笑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今个态度不好。

  周驰拍拍我肩膀,说道,没啥,有事说开就行。

  我说,那是,都大老爷们,不能跟娘们一样墨迹。

  周驰点点头转身就回宿舍了。我跟在后头,一路上我两啥话也没讲。

  回到宿舍以后,二胖跟林浩还没回来。我又打了个电话过去,他两已经奔进网吧了。

  我说,你两咋那好网呢。

  二胖说,正撸着呢。再见。

  二胖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把手机扔旁边,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一觉起来。就瞅见二胖跟林浩坐在床上,啥话也没说,脸色也不对劲。

  我伸了个懒腰,唱着歌拿着牙刷和毛巾就往洗漱间走。

  我说,你两刷过牙了?

  二胖跟林浩坐那儿,没理我。目光还是那样呆滞。我摇摇头,就往洗漱间去了。

  回来之后,他两还呆坐在床上。我一下就急了。我说,你两上网上傻了吧,咋都一脸死样呢。

  二胖瞅着我,哽咽道,老周走了。

  我说,我知道啊,昨个去过了,没开店。可能有啥事走了吧。

  二胖哭道,老周死了,永远走了。

  我听完手中杯子掉在了地上。我涩涩道,你咋知道的?

  二胖说道,昨晚我跟林浩上完网,去老周哪儿准备吃点东西的,一过去才发现店门关着的,我两刚准备走,就来了辆警车。停在门口。我上去一问,才知道老周前两天就已经走了。

  我顿了顿说,这咋回事啊,我两赶紧去瞅瞅吧。

  二胖应了一声,回过头跟林浩说道,我两去瞅瞅啥情况,学校这儿有啥是就打电话给我们。

  林浩说,我晓得了,你两去吧。

  我两出了学校,赶紧奔到老周那儿。我两一过去,就瞅见一辆大卡车停在门口,有几个人不断从老周店里搬东西到车上。一个踩着拖鞋,一脸猥琐相的男人,在旁边挤眉弄眼,指手画脚。看来老周家里东西就是这货让搬的。

  我赶紧走过去,质问道,你谁啊,谁让你动老周东西的。那男人扣扣鼻屎,说道,我他侄子,你谁啊。

  我说,老周呢。

  那男人说道,那老家伙死了。

  我气愤道,你这傻逼咋说话呢,他是你叔叔,你就这么咒他?

  那男人说道,管你p事啊,那老家伙住我家,吃我的,死了还要我帮埋葬,真他妈是害人精。

  我听那男人说完,愣了一下。鼻子突然一酸。

  我跟二胖从小学就经常去老周家吃东西,老周没儿没女,听他说过好像是有个侄子,但没想到那畜生竟然是这逼样。

  那时候家里给的零花钱少,老周人好,经常免费请我们吃肉串。在街里乡邻口碑也相当好。大家一提他名字都会竖大拇指,没想到前两天吃饭,竟然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虽然没血缘关系,但我跟二胖在心底早就把老周当长辈了,没想到这么快……

  我顿了顿,说道,你滚吧,不要再让老周合不上眼。他后事我们处理了。

  那男的一听就乐呵了,他嬉皮笑脸道,这敢情好,那这些东西我也带走了啊。

  我说,滚!

  那男的扛着一大堆东西,上了车对我笑道,那老家伙尸体在xx医院,你赶紧出点钱给火化了,哈哈哈……

  他说完,车子就开走了。

  二胖望望我,说道,那我两咋办啊。

  我说,先去医院瞅老周最后一眼吧。二胖点点头,我两又打车赶往xx医院。

  看正(2版n章¤Q节上|酷tB匠)网

  到了医院,护士听说我两是老周亲人时候,把我两带到了医院办公室。一个穿白大褂的大夫瞅瞅我们,严肃说道,你两是直系亲属吗。

  我说,我是他亲侄子,他没儿没女。

  那医生说道,既然是亲侄子,我也就不饶弯子了,你叔叔死的很不寻常啊。

  我说,咋不寻常了?

  那医生拿了一份死亡报道给我,说道,你自己瞅吧。

  我瞅了瞅,那死亡报道上写着,死因不明。

  我说,死因不明咋回事。

  那医生说道,你叔叔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导致心脏衰竭死亡。

  我说,你说通俗点,我听不懂。

  那医生顿了顿,说道,你叔叔是被啥东西活活吓死的。

  我说,你这话啥意思。

  那医生说,这歹问你们啊。你叔叔遇啥事你们不清楚啊。

  我说,他现在尸首在哪?

  那医生说,就在太平间隔着呢。

  我说,可以去瞅他一眼吗?

  那医生说,随时可以,人走了就节哀吧。你快找灵棺啥的给人处理后事吧。

  我点点头,就拉着二胖出了办公室。

  二胖说,我两真去啊?

  我说,你还怕啥啊。

  二胖说,别去了,挺瘆人的。

  我想了想,说道,那行,我两走吧。明个找人给弄到火葬场火化吧。

  二胖点点头,说道,这也是我们最后能做的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