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了楼,走到楼下小店喊道,有没有人,我要买东西。

  过了一会儿,小店老板慢慢走出来,瞅见我,愣了愣,随即又笑道,又来你朋友家啊?

  我说,甭啰嗦,给我拿袋红糖过来。

  老板应了一声,从后面摸了一包红糖给我,鬼觑觑说道,你朋友在家不?

  我说,干你啥事,做你生意就行了。

  我把钱丢在那儿,立刻就走开了。

  我拿着红糖冲了杯糖水,又从厨房里找了几块生姜。用油煎几个鸡蛋,在把生姜用油过一遍放到鸡蛋里头。

  弄好之后,我端着红糖水跟一碗鸡蛋走到丝丝房间里头。我说,瞅你那样子一天没吃了吧。

  丝丝点点头,我坐在床边,夹着一块鸡蛋伸到丝丝嘴边,丝丝咬了一小口,突然吐出来,皱着眉头说道,这啥啊。

  我说,这生姜煎鸡蛋啊。

  丝丝说,快拿走,我吃着反胃。

  &更7新fg最快CM上酷“●匠BP网W{

  我说,那行,你先喝点红糖水吧。

  丝丝点点头,我把糖水递给她。

  丝丝接过糖水几口喝了下去了。

  我说,那你想吃啥啊?

  丝丝顿了顿,说道,我想吃你上次带我去的那家烧烤。

  我说,你胃口咋那么重呢。

  丝丝说,我喜欢,不给啊。

  我说,安全期吃那东西可以吗?

  丝丝点点头,我说,你这样还能下床走路么?

  丝丝说道,笨蛋,你不会去买啊。

  我点点头,说好。

  刚走到门口时候,丝丝突然叫住我了。我说,咋了?

  丝丝眼珠子转了下说,买些鸡鸭内脏啥的,不要全熟的。

  我狠狠咽了口吐沫,说道,你咋就吃那种腥不拉几的东西呢?!

  丝丝娇嗔道,我就爱吃那,你去买嘛。

  我说,那行吧,你休息会。我去买了。

  出了丝丝家,我打了车去老周家。

  今天老周家黑灯瞎火的,我下了车,一瞅大门紧紧锁着。我又四处瞅了瞅,外面烧烤摊上落了一层灰。板凳也架在桌子上。我寻思这好几天都没做生意了吧。

  这个点正是吃烧烤的点,我想打电话给老周,翻了翻电话薄,也没老周号码。这附近就老周一家烧烤店,再想吃烧烤就要往远点地方去了。

  我跑到超市买了点鸡心鸭肠啥的,又坐了车回到丝丝家。

  一进门,丝丝就笑道,你给我带啥好吃的了。

  我刮了刮她鼻子,笑道,你咋下床了啊。

  丝丝说,我闻到香气了。

  我拎着袋子说道,老周家关门了,今个没烧烤,我做菜给你吃吧。

  丝丝眼睛眨巴了几下,拿着袋子瞅了瞅说道,我可不可以直接吃啊。

  我愣了愣,说道,你说啥呢,这没烧咋吃啊。

  丝丝点点头,也没说啥。

  我赶紧把她推到房间,说道,你等一下,马上好。

  丝丝进房间,我切好了青辣丝,又把这些内脏放锅里用热水煮着去去腥。

  我再一瞅,丝丝家味精,盐啥都没有,我又到楼下小店买了点调教品。

  买回来之后,一推开门,我就瞅见丝丝拿筷子夹锅里的内脏直接往嘴里送。

  我就感觉到一阵干呕,赶紧拉开她,我皱着眉头说,你干啥呢?

  丝丝说,我饿一天了。

  我说,这还没烧啊,你咋下的去嘴啊。

  丝丝笑了笑,啥也没说,就走进房间里。我赶紧把内脏捞出来,倒油,切块…

  过了一二十分钟,几道菜烧好了。丝丝铺了桌子,我两就对坐下了。

  丝丝吃的很香,很快,两盘青椒炒鸡心鸭肠很快就见底了。

  丝丝说,你咋不吃啊。

  我又想到刚才丝丝吃生内脏的时候,我寻思,咋一个姑娘口味能这么重呢。

  我说,你别吃菜,吃点饭啊。

  丝丝说,我不吃饭,吃这就行。

  我说,你吃吧,我出去抽根烟。

  丝丝应了一声,我出了去,靠着外头栏杆,一边抽烟,一边望着远处。

  隔壁那家里头灯亮着,铁丝门关着。门口还摆了个金炉。我抽完烟,准备进去,一回头就瞅见,上次那老婆子正隔着铁丝门冲我傻笑呢,把我吓了一跳,我踩灭了烟头,没理她就进去了。

  进去后,丝丝已经躺在床上,烧的两盘菜也吃完了。

  我说,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丝丝瞅我要走,撒娇道,你别走,陪我会儿嘛。

  我笑道,谁刚才一个劲叫我滚的。丝丝笑了。我说,你给我吹笛子吧。

  丝丝脸一红,骂道,滚,没那心情。我无语了,我说,我叫你吹笛子给我听,你想啥呢。

  丝丝愣了愣,说道,啥笛子啊?

  我说,就你第一次见我时候,吹的那根笛子啊。

  丝丝说,哦,那笛子坏了,给我扔了。

  我瞅瞅时间,现在九点多了。我说,那我两干啥啊。

  丝丝说,你陪我出去转转吧。

  我说,你不疼了。

  丝丝说,好多了。

  我说,那行,我在外头等你。

  丝丝换好衣服就出来了。我说,去哪儿晃悠啊。丝丝说,小郊桥那儿吧。

  我说,你咋尽去那疙瘩啊。丝丝说,你说去哪?我说,去城隍庙吧,那挺热闹的。

  丝丝也没反对,我两就晃悠到城隍庙了。丝丝掺着我胳膊。头靠在我肩膀上,长长头发披在腰间,笑着,两弯浅浅的酒窝忽隐忽现。

  在外人眼里,我两俨然是对亲密的情侣。城隍庙这儿人挤人,大多数人来着就是寻个热闹。

  我说,我两去庙里烧柱香吧。丝丝应了一声。我们就进了庙里。

  一进城隍庙就瞅见大堂外头排了一支长队,一个算命老头坐在队伍最前头。

  丝丝说,这是啥。

  城隍庙里头算命的不下十几个,大多数都是扯扯犊子,混口饭吃。真正有本事的也没几个。

  我拉着一个排队的人问道,这人谁啊,生意咋这么好。

  那人说道,这大师外号叫柳半仙。前两天才来,听讲百算百灵。我今天特地到这儿来瞅瞅呢。

  我对丝丝说,我两也来算个命吧。丝丝笑道,好啊。

  说着,我两也跟着人群后头排队。排了一个多小时,前面人都算完了。轮到我两时候,那半仙突然不说话了。

  我说,大师,你给我两算算吧。

  柳半仙捋捋胡子,冷冷道,对不起,你两命我不算。

  我说,为啥啊。

  柳半仙说道,没啥,今天就到这儿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后头的人一听他要走,纷纷吵了起来。

  我说,嚷嚷啥啊,他要真能算,就该算自己命啊。就一骗子而已。

  丝丝拉住我,小声道,不算就不算了,我两快走吧。

  丝丝又拉着我,进了大殿拜了拜城隍老爷。丝丝拜城隍的时候,闭着眼睛,小嘴巴嘟哝着,我忍不住笑了,你嘀咕啥呢。丝丝说道,你猜啊。

  我说,你猜我猜不猜啊。

  丝丝说道,我猜你猜不到。

  我说,你肯定说我为啥长那么帅。

  丝丝笑道,少自恋了,谁说你呢。

  我一把抱住丝丝,说道,那你肯定说我坏话了。丝丝顿了顿,眼神迷离了一下,然后一脸正经说道,我跟城隍说,如果还能选择,我不后悔遇见你。

  我说,你啥时候变这么肉麻啊。

  丝丝说,你不喜欢听啊,那算我没说啊。

  我说,我更喜欢你在床上跟我说。丝丝一听推开我,骂道,你们男的咋都这样恶心啊。

  我说,还有其他男的跟你说这些话啊。

  丝丝笑道,要你管。

  我说,你丫的敢给我带绿帽子。你等着。我说着就要抱丝丝,丝丝笑着躲开。

  我两闹了一会。瞅瞅时间也不早了。我说,你还回家啊。

  丝丝说,我不想回去,你再陪我会。我说,那我两去哪儿啊。

  丝丝说,我不晓得,我两去小郊桥那儿转转吧。

  我说,不如去我学校后操场那儿吧,丝丝愣了愣,说道,我不想去。

  我说,为啥不想去。

  丝丝说,你不是不让我去嘛。

  我说,去吧,我正好跟你唠唠嗑。丝丝点点头,就跟我后头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