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了学校,又匆匆赶到火葬场门口,班上女生都聚拢在一块好像再瞅啥。

  我走进人群,一眼就瞅见刚才那瞎眼保安抱着大狼狗趴在地上痛哭。

  那大狼狗也不动弹了,好像死了。我寻思,前几个小时前,冲我吠的时候还那么来劲呢,咋一转眼就死了呢。

  我走上前,问道,咋回事啊。那瞎眼保安冲我叫道,咋回事,你问你自己啊。

  我说,干我啥事啊。保安说,大飞跟我十几年,今个算栽在你手里了。

  那保安越说越激动,上来就要打我。我赶紧躲开,说道,你狗死了,管我jb事。有火别冲我身上发啊。

  保安吼道,大飞从不对人乱叫,你他妈在外头染了啥不干净的东西,就不要出来害人啊。

  我一下就火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骂老子几句,你狗又不是我搞死的。啥东西都怨老子,老子是你们仇人啊。

  那保安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没说啥,抱着那狼狗,哭喊着,往火葬场里头走了。

  走到一半,隔老远瞅着我,冷冷说道,你不会好死的,等着吧。

  那瞎眼保安,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就走了。就剩我一头恼火站在原地。

  酷●匠x网%首发K@

  我愣了一会儿,大家都散了,二胖,林浩从后头抱住我,抱住我,笑道,咋了?

  我说,没啥,心情不好,咱去喝酒吧。

  二胖跟林浩也没反对,说道,那行,走吧。

  我们三儿就到了市里头的一家酒吧。酒吧里头人挺多的。班得瑞的轻音乐配合这种柔和的气氛缓缓进行。

  我们三走到吧台,一个年轻的调酒师问我们喝点啥。

  我说,先整一杯冰啤酒吧。

  那调酒师应了一声,给我拿了杯啤酒,我端着杯子一仰头,猛的灌了下去。顿时一阵冰凉的感觉在胃里久久回味。

  我心情也好了很多,又点了几杯啤酒慢慢喝着。

  林浩跟二胖问我咋了,我顿了顿说道,没啥,心情不好。

  他两瞅我也不愿多说,也不多问了。几杯啤酒下肚后,一个陌生男的坐在我们旁边陪我们唠嗑。

  那调酒师笑道,这是我们老板。我哦了一声,也没搭理他。

  那老板又问我们从哪儿来,家里住哪,再干嘛。一直都是二胖跟林浩陪他唠,我在旁边慢慢喝酒,啥都没说。

  那老板唠了一会儿,瞅我不说话问道,你朋友有心事啊。

  二胖说,甭理他,他最近心情不好。老板又点点头,坐在我旁边说道,小伙子有啥心事,我给你看看手相。

  我说,你还会那个?

  老板笑道,略懂。

  我伸出手,那老板瞅了半晌,脸上笑容也不见了。

  我说,咋了?

  那老板说道,你从哪儿来。

  我说,我就本地人啊。

  老板又说了些我听不懂的话。最后说道,你咋没生命线呢?

  我瞅了瞅自己手,说道,三条线不都在那儿嘛,哪条是生命线我也不晓得。

  那老板愣了愣,说道,哦,是,呵呵,我没瞅见,就在那儿呢。

  老板说完,阴着脸,也不跟我们唠了,站起来就离开了。

  我没理他,又喝了几杯说道,喝好没,咱走吧。

  其实他两压根就没喝啥,全是来陪我的。

  二胖笑道,好了,那咱走吧。

  二胖去吧台付钱的时候,刚才那调酒师直勾勾瞅着我们,说道,咱老板说过,不能收你们钱。

  二胖说,为啥。

  调酒师说,老板意思,我不敢问。

  我说,不要就不要吧,以后常来就行了。

  二胖应了一声,我们就出酒吧,就到市里头闹市区晃悠。晃了一圈实在没啥意思。

  这条街在市里最繁华的地带,店面房租贵,东西也死贵。我跟二胖是穷逼。晃了一圈之后实在没啥看头了。我们又坐公交车准备回去了。

  我们三儿上了末班车,车上人也挺多的,二胖跟林浩坐在后头,我随便找了个座就坐下来了。我旁边是个老婆子。从我坐过去时候,就偷偷瞅我。瞅了好几眼,我回头瞅她,她又把头转过去,假装望外头。我也没理她,塞上耳机就听音乐。

  停了几首歌之后,车上其他人也渐渐下车了。我一回头,就见那老婆子瞅我好像要说啥似得。

  我寻思,我脸上有屎啊,瞅什么瞅啊。我站起来准备找其他座位坐。

  那老婆子一见我要走,突然吵道,师傅停下车,我东西被那小伙子偷了。我一回头,那老婆子死死揪住我。

  我一下急了,我说,你干啥呢。

  那老婆子瞪红了眼,说道,你偷我东西赶紧还回来。

  我说,你啥东西丢了,搜我身吧。

  那老婆子也不说啥东西丢了,就一个劲跟我吵,那司机急了,你两到底啥情况啊?

  那老婆子说,前头有警察局,你把我两停那儿,我们去警察局里讲。

  司机应了一声,开在前头就停下来了。

  我不肯下车,老婆子吵着不下车就不给开。车上其他人看我两在这儿纠缠。都催我两赶紧下车。最后,我跟老婆子在众人口水下都被赶下了车。二胖跟林浩也一起下了车。

  下了车,我骂道,你这老婆子咋这逼样啊,一点也不讲理,啥东西丢了你搜就是咯。

  那老婆子顿了顿,脸色也温和下来。

  二胖跟林浩问咋回事,那老婆子说道,小伙子啊,你咋回事了?

  我说,我哪知道,你有啥说清楚啊。

  老婆子说道,从你上车开始我就一直瞅你,你走路咋没声音啊。

  我说,我走路就这样,管你啥事啊。

  那老婆子眼珠子转了几下,说道,你那朋友没脚也能走路啊?

  我急了,说道,我两朋友就在这啊。你说哪个啊。那老婆子又瞅瞅二胖跟林浩,轻轻说道,小伙子你撞邪了吧,我瞅你们上车共四人啊。

  二胖说道,老奶奶这话不能乱说啊。我们一直就三人啊。

  那老婆子顿了顿,说道,有时间去大寺看看吧。

  我一听就火了,你把我们三儿拉下车,就跟我们讲这些东西?

  那老婆子说道,我一把年纪还能骗你们?

  我顿时无语了,那老婆子说完就转身走了。二胖瞅瞅我跟林浩,说道,这咋回事。

  林浩说道,你信这个?二胖说,不晓得,我们快走吧。

  我愣了愣,说道,你们先走吧。今晚我有事。

  二胖问道,这么晚你干啥去啊。

  我说,你别问了。可能晚点回去吧。

  二胖说,那你小心点。有啥事打我电话。

  我说,好。

  我拦了辆的,直接从车站那里到丝丝家那儿。

  坐在车上,我想了很多,跟周驰呆了几天,见到了很多超自然的事。这些事我已经解释不了了。我寻思,今晚就把丝丝带到画室那儿,再把周驰喊出来,有啥话当面讲清楚。

  我到了丝丝家那里,看二楼黑灯瞎火的,我寻思不会不在家里头吧。

  我赶紧又打了个电话,又关机了。我慢慢走到二楼,准备敲敲门,我刚一抬手,就瞅见门竟然没有锁。

  我慢慢推开门,丝丝房间里有点光亮。我走上去,就瞅见丝丝正躺在床上,额头上敷着冰袋,房间里头没开灯,只有两根蜡烛点在桌上。

  我嬉皮笑脸道,你点蜡烛干啥呢,玩镜子仙呢。

  丝丝缓缓睁开眼,冷冷道,谁让你来的,你快点滚。

  我坐在床前,见丝丝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头上还隔了块冰袋。

  我说,你咋生病了?

  丝丝翻过身,没理我。我又按了几下开关,灯也没亮。

  我说,灯咋坏了。

  丝丝躺床上,冷哼了一声。我掏出手机,到外头电箱瞅了瞅,原来是跳闸了。我一个人折腾了半晌终于修好了。

  我按了开关,房间里头灯终于亮了。

  我笑道,我带你去医院瞅瞅吧,丝丝慢慢爬起来,坐在床上,恶狠狠盯着我,说道,你来干啥啊?

  我顿了顿,说道,我来看看你。

  丝丝说,你来看我到底是啥东西,是不?

  我说,那天我态度不好,我跟你道歉。

  丝丝说道,快滚,我不想见你。

  丝丝正说着,我突然又闻到一股血腥味。那味道从浴室里头传来。我慢慢拉开浴室门,一眼就瞅见马桶里头有一摊血。

  我吓了一下,赶紧走到房间问道,你到底咋了,马桶里咋有一滩血。

  丝丝说,不要你管,你快滚啊。

  我说,我带你去医院瞅瞅吧。你生啥病了?

  丝丝愣了愣,涩涩道,我大姨妈来看我了。

  我笑了笑,走到厨房给丝丝倒了杯水,说道,你躺床上别动,我给你买点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