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镜子里头的场景直接变成了一片乱葬岗,天空也变成了死灰颜色,那间画室里头传来无数人呼救的声音,有男有女,房子外头台阶上的苔藓浸满了殷红色的鲜血,房子里头有微弱的灯光从窗户透出来,乌云越来越重了。乌鸦哇哇叫着飞上了屋顶。房子里头的嘶喊声还不断传出来。

  酷11匠Qz网}0正d版V:首v发

  我慢慢盯着镜子,一只手从窗户伸了出来,好像再向谁招手。突然,咔嚓一声,那只手就顺着窗檐掉了下来,手掉在浸满鲜血的台阶上动弹了几下。

  就听见一声惨叫,一个人头撞破了窗户露了出来,那人是个女人,湿漉漉的长发也沾满了血,长发遮住了脸,我啥都看不清楚,我靠近镜子,想看看那女人长啥样子。镜子里头,女人头晃了几下,扑棱一下,就落了下来,血当场喷了几米远。。。

  我突然吓了一下,镜子失手落在了地上。

  周驰回过头,问道,咋了,你瞅到啥了?

  我愣了愣,又看看那画室又恢复现在的样子了。我慢慢捡起镜子。刚才一幕完全消失了。

  周驰又问了一遍,你瞅到啥了?

  我摇摇头,慢慢说道,不会,这不是真的。

  周驰摇了我几下,说道,快说你瞅到啥了啊?

  我说,很多不好的东西。

  周驰说道,你女朋友从那画室出来,到底是啥人你应该清楚了吧。

  周驰说完,我又想到那个断头的女人,还有无数人呼救的声音。

  我一把推开周驰,大声说道,你少唬我,我照过镜子了,丝丝啥都不是,她就是人。

  周驰冷冷说道,我不知道那晚啥情况,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我骂道,你他妈用了障眼法来唬老子,丝丝不就是进过那画室一次,你他妈为什么总是跟她过不去,老子也进不去,照你说法,老子也不是人了?

  周驰低下头,没说啥了。

  他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我大步冲到画室门前,对着大门猛的踹了过去,周驰赶紧过来抱住我,说道,陈东,你到底要干啥?

  我大声道,他妈的,老子不信这邪乎,今个我就带你进去瞅瞅这里头到底是啥。

  周驰推开我,说道,你冷静一点,通天镜不会有假,这里头实在不是你能进去的地方。

  我说,你走不走,不走老子今个连你一起打。

  周驰冷笑道,就凭你这逼样,我让你两只手,加一只脚。

  周驰的几番羞辱,我早就受不了了,今天又平白无辜挨了一拳,是个男人都为自己挽尊。

  我屏了口气,猛的冲过去,想放倒周驰,狠狠教训他。事实证明我错了,我被周驰飞来一脚踹翻在地上。

  我趴在地上脑袋瞬间短路了,是啊,像我这种屌丝,没钱没权没相貌,现在连说自己女朋友坏话的人都打不过。就算活着也不过浪费一日三餐。

  我站起来,大吼道,你他妈有本事就打死我啊。

  周驰盯着我,慢慢说道,你迟早死在你这个性格上。

  我说,我打也打不过你,说也说不过你,长得也没你帅,你咋损我都可以。随便你了。

  我说完就转身走了,周驰在后头喊道,你要干啥啊?

  我说,这画室今个我进定了,你要么直接杀了我,要么就跟我一起进去。从现在开始,我不再信你鬼话了。

  我刚说完,一个人就挡在我前头,我一瞅,居然是老钱。

  我顿了顿,转身要走,没有理他。老钱一把抓住我,冷冷道,你刚才说什么?我说,我说啥跟你有jb关系?

  老钱说,你为何在这儿?

  我说,我在哪儿又跟你有jb关系?

  老钱握着我胳膊,一字一顿说,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盯着他,慢慢说道,我说,我今个要进那画室跟你有jb关系?

  周驰闻训赶了过来,说道,老班,陈东说瞎话呢,你甭理他。

  老钱松开我手,打了个电话,然后走过来,跟我说道,要么跟我去校长室,要么滚出学校。你自己想吧。

  老钱说完,就往前走了,我寻思,不就去校长室么,难不成还能开除老子。艹!

  我一咬牙,跟着老钱后头,去就去!

  周驰还在后头拉我,说道,你别去,我两跟老钱说清楚。

  我甩来周驰手,冷冷道,我刚才说啥你没听见么?我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听你鬼话了。

  我说完,就跟着老钱一起走了。

  校长室在哪儿我一直不知道。从开学以来到现在,我们这届学生连校长正脸都没见过。一直以来,学校啥活动都叫给教务处主任来办的。就开学典礼时候,一个姓王的副校长出来说了几句话。

  前几届的学长们也似乎不太愿意提起校长,大家都习惯回避这些话题。我们也不敢多问了。

  跟着老钱一直走到学校东边的顶楼,我寻思,咋校长室处这么偏。更奇怪的是,那栋楼似乎除了顶楼的校长室其他教室都没人用了。

  老钱把我带到门口,冷冷道,你进去,我在外面等你。

  我慢慢推开门,里头黑乎乎的,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一张窗帘盖住了大窗户,里头一股阴暗潮湿的味道,到底是啥味道,我也说不清楚。

  我四处瞅了瞅,校长室里,还有两盆盆栽,一般盆栽都种些啥花啥树之类的,可这两盆却种了蘑菇。

  那种蘑菇颜色也不好看,是那种很丑的黑蘑菇,体积却异常大。

  还有两个大柜子也锁住了,里头是啥也瞅不清楚,校长室很大,给人严重的压抑感。

  里头挺黑的,我摸了摸墙准备找灯开关,我刚触到墙,手立刻又缩了回来,因为墙上不知道是啥湿湿的,绒绒的东西。

  不要开灯,一个声音慢慢飘了过来。

  我惊叫道,谁。

  这时候一个人坐在转椅慢慢转过来,我这才瞅见黑暗里还有一个人。那人西装笔挺的,头发梳的很整齐,瘦的出奇,甚至比老钱还瘦,高高的髋骨突出来了,眼珠子也好像也要突出来了。

  我寻思校长啥的,不都是那种肥头大耳,油光满面,一脸奸滑相么,咋这个校长长那么吓人啊。

  那校长硬挤出了个笑容,说道,你就是陈东吧!

  我一瞅当时就吓尿了,这笑比不笑还吓人。

  我开始后悔过来了,我寻思一个人咋能长那么吓人。难怪不敢出来,天天只能呆这地方了。

  我瑟瑟说道,是,是,我就是陈东。

  校长直勾勾盯着我,说道,你进去过那画室了?

  我留了个心眼,说道,没,没进去过,准备瞅瞅啥的。

  校长突然又笑了,笑的很瘆人,我把脸低下去,都不敢再瞅了。

  校长说道,学校有规定,不能进去,你不晓得么?

  我赶紧说道,校长,我错了。我就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去那儿转悠了。

  校长说道,这样最好,以后不要犯浑,学校不会害你们的,好奇心可能会要你命。

  我附和道,是是是,我晓得了。

  校长说道,晓得就走吧。

  我倒吸了一口气,赶紧从校长室出来了,老钱已经不见了。周驰在门口等着我,瞅我出来,周驰说道,你跟我来,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我不耐烦道,咋了,又邪乎了。我看你心里头邪乎,看啥都邪乎。

  周驰愣了愣,说道,好,既然你这样讲,我只希望我身份的秘密你能守住,以后你有啥事我都不会管你了。

  周驰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寻思,有啥了不起的,走就走。

  我这样想着,又打了电话给二胖,问他在哪?

  二胖说,他们快结束了。你在哪儿?

  我说,我马上去火葬场门口等你。

  二胖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