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夏老师介绍完,我们当时就震惊了,大家这时候好奇心胜过了恐惧心,不少女生表示要亲自瞅瞅一个人是怎样被送进熔化的。

  夏老师笑道,火葬场里头挺大的,大家课间活动不要乱窜,放学了就赶紧回去,不要再里头逗留。以免发生啥意外。

  夏老师说完就带着我们进了一间试验间。

  实验间里头挺大的,周围摆着好多张单人床,夏老师站在讲台上说道,大多数人都非自然死亡,有些出车祸,有些溺死,有些火灾烧死,等等,我们要尽量把这些死者化成正常的模样。所以这点对我们这一行来说,是极大的考验。

  心理素质要过硬,面对死者也不能畏惧,还要给他们畸形的面容尽量恢复原状。

  夏老师说着,就从讲台下头,搬出几具模型。

  我们上去一瞅,全都吓尿了。这些高仿模型人一个个面目全非,真的跟惨死的人一样。大多数女生瞅了几眼,都不敢再瞅下去了。夏老师笑道,模型就给你们怕成这样,以后要正式上岗了碰见真死人,该咋办啊。

  夏老师又喊了几声,女生们才慢慢聚拢过来,夏老师掏出化妆品慢慢给我们讲解。

  周驰在门口把我拉出来,冷冷对我说道,知道刚才为啥黑狗对你叫吗?

  我说,我哪知道,一个畜生而已。

  周驰说,你是不是又沾了啥不干净的东西。

  我说,我一直跟你在一块,沾了啥,你咋没有。

  周驰说道,你是不是又见啥人了。

  我愣了愣,突然想到了丝丝。心中一阵莫名的心痛,我恼怒道,你是不是有病啊,没见过。

  周驰说道,你少跟我发火,你见的到底是啥你自己清楚。

  我一听就火大了,是,我见我女朋友咋了。

  周驰冷冷说道,就那画室里出来的人?

  我说,是的,咋了?

  周驰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能从怨气那么深的地方出来的,绝不是人。

  我说,你傻逼啊,我女朋友咋不是人,你他妈给我讲清楚。

  周驰说,你不相信我?

  我说,我信你妈比,我女朋友要真是那东西,我还能杵在这儿跟你说话?傻逼东西,你骂我都没关系,但请你尊重她。

  周驰冷笑了两声,一拳猛的挥过来了。我被那一拳当场打懵了。夏老师跟其他同学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林浩不耐烦道,你两咋回事啊,咋天天打架啊。

  周驰说道,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冷笑道,老子现在不仅要骂你,还他妈要打你了。

  周驰也笑了两声,下课我在门口等你,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二胖扶着我,说道,你咋又跟他混在一起了?

  我说,不干你事,你别管。

  夏老师把我拉大一旁跟我唠了一大堆思想教育。

  我寻思,被打的是我,跟我讲jb啊。她嘴一张一合,我却根本没听见啥。

  下课后,我憋了一肚子火,冲到大门外面,那大狼狗还在那冲我狂吠。

  我骂道,叫你妈比啊,老子惹你了。那狗看我发火,叫的更凶了。我一来火,顺手从路边抄起一块板砖就准备过去拍它。却被一个人拦住了。

  我一回头,就瞅见周驰站我身后,冷笑道,有火冲畜生发算啥本事。

  我说,你他妈来的正是时候,今天不给你点教训,爷爷就不姓陈了。

  周驰说道,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我说,那你想干啥,周驰说,有种就跟我去个地方。我说,去就去,怕你不成。

  我两刚出火葬场大门,就瞅见漫天飘着纸钱,一辆灵车开在后头,车上还有花圈,挽联啥的,一群穿着丧衣的人跟在后头。

  还有两个人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我想起刚刚去世的外婆,心里很能体会这种最亲的人逝世这种感觉。

  我说,人生苦短,争权夺利,都最后,啥也带不走,啥也留不下啊。

  周驰说道,这是高涵葬礼啊。我愣了愣,惊问道,你咋知道的?

  周驰说道,前头不是有人碰着高涵照片吗。我一瞅还真是。前头嚎啕大哭的不正是高涵父母嘛。

  我寻思,这高涵父母正是可怜啊,连自己孩子死了都不知道。都最后连个尸首都没见到。

  周驰说道,我两去拜祭一下吧。我说,好吧。

  说着我两就走到前头,两个老人问明来意。我说,我两是高涵同学,特地来给他送最后一程。

  老人也没说啥,只是一个劲抹眼泪。我两走到高涵遗像面前,每人鞠了个躬。

  高涵妈妈突然揪住我,瞅着我,瞪红了眼哭喊道,你见过我家高涵没,他还没走是吧,你看见没啊。

  我无奈的摇摇头,心里头一阵酸楚。

  我说,阿姨,非常抱歉,我不知道。

  高涵妈妈揪着我,突然对着我一阵乱打。歇斯底里的喊道,滚啊,别上那学校了,快滚吧,哈哈哈…

  我没有躲闪,任凭高涵妈妈打我,几个人过来拉开她。我叹气道,阿姨你节哀吧。

  周驰说道,我们一定要找出幕后黑手才能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

  我痛心说道,甭说了,咱快走吧。

  周驰也叹了口气,应了一声。我两走出仪仗队,我回头瞅瞅,高涵妈妈坐在地上,眼神呆滞无光,一边哭笑,一边喃喃道,快走啊,走远点啊。

  我们离开了仪队,又瞅见了不远处那大宅子孤伫在寒风中,与这里凄凉的景气正好形成衬比。

  周驰停了下来,望了很久。

  我说,要不要过去瞅瞅。

  周驰点点头,我两径直走过去。

  那大宅子外头已经长满了野草,两个大白灯笼也染上了一层灰尘。看样子已经很多年没人住了。

  我说,这咋成这个样子?

  周驰冷冷道,不知道,那晚瞅见的都是假象吧。

  我说,那咋两还要不要进去瞅瞅。

  周驰顿了顿,说道,不必再惹是非了。我两快走吧。

  我说,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周驰说,你可以不来。

  我寻思,这小子还能带我去鬼窝啊。我看他到底要干啥。我说,去,老子还怕你?

  一路上,我两啥话也没讲,我两走着走着,我就寻思有点不对劲了,我说,咋到学校了啊。

  周驰说,我今个就让你瞅瞅那间画室到底里头是啥东西。

  我说,瞅就瞅,老子要瞅到啥都没有,那一拳我要加倍换给你。

  周驰笑了笑,从怀里掏出通天镜。

  我说,你拿这干啥啊?

  周驰说,让你看看那画室啊。

  我两慢慢走过去,周驰瞅瞅天上,几朵云彩时不时遮住了太阳。周驰把镜子递给我,说道,你对着镜子好好瞅瞅那画室是啥东西吧。

  周驰说完就把头转过去了。

  更¤新T最快0O上◇酷$N匠f‘网"

  我寻思虽然听周驰说的挺邪乎,但毕竟进去过画室,里头的确除了一些杂物啥都没有,而且通天镜已经照过丝丝,里头除了影子啥都没有。

  我颤颤巍巍抬起镜子,天上的太阳光一下射进了镜子里,一道强光射了出来,我赶紧捂住眼睛。那道强光射到了画室那儿。

  我缓缓睁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