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了画室门口等了一会儿,丝丝才慢慢从夜色从走过来。她今天脸色很难看,走路也飘飘乎乎吧。

  我说,你咋了,哪里不舒服么?

  丝丝一直瞅着我,有些恼怒道,你为啥不听我的。

  我说,你说这话啥意思。

  丝丝说,我叫你不要再在这学校呆下去啊。

  我说,为啥。

  丝丝说,我不喜欢你学这个。

  我说,你第一次见我不就知道我学这个了。

  丝丝闭上眼,身子在瑟瑟发抖,我赶紧过去抱住她,轻轻说道,你不舒服吗,我送你去医院吧。

  丝丝慢慢推开我,说道,走吧,这儿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我愣了半晌,缓缓说道,你为啥总是来这儿。

  丝丝说,你说啥,我听不懂。

  我说,这间画室也是你不该呆的地方,丝丝瞅着我,那眼神绝望而凄凉。我不知道她说这些话啥意思,我也不知道她总是会出现在这间画室周围。

  我冷冷说道,你到底是不是人?

  丝丝瞅着我,眼泪慢慢流了出来,我转过身,慢慢说道,你走吧!我们之间是该冷静下来多考虑考虑将来了。

  丝丝听我说完,捂着嘴巴,一下子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愣了愣,最后还是没有追过去,我太累了,已经没有精力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了。如果命运的箭只让我们遇见,那一切刻意的安排都是徒劳。两颗心如果紧贴,即使前方是荆棘坎坷。还是能,走到最后。

  第二天早上,班上同学都在议论纷纷,早自习的时候,老钱到了班上,严肃说道,关于3007班高涵同学遇难的事,我校方表示非常遗憾,但真凶不会逍遥法外。这些事警察会处理的,但我不希望大家对外乱嚼舌根。

  老钱瞅瞅我,继续说道,尤其提醒大家,学校虽然在安全方面已经加强了牢固。但大家晚上没什么事都回宿舍睡觉。不要乱窜。

  老钱说完就离开了,下面又是唏嘘一片。

  我心中暗笑,指望那帮废物,连个尸体都看不住。

  我又瞅瞅周驰,他坐在那儿跟以前一样,一声不吭。

  林浩跑到我旁边,小声跟我说道,我身份事你不要跟其他人说哦。我说,为啥?

  周驰笑道,低调生活,简单生活。我笑道,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啊。

  周驰笑了,我说,那朱警长咋样啊?周驰说道,中午放学我两去瞅瞅,我说好。

  今天一天大部分都是夏老师的课,夏老师说,同学们,下午我们要去火葬场那儿,我亲自教你们遗体收敛。

  夏老师说完,底下就炸开了锅。大家七嘴八舌吵了起来。

  夏老师笑道,大家不要害怕,道具全部是塑料模型。我会慢慢教大家的。

  这时候,周驰站起来,突然问道,在哪儿火葬场?

  看K正/版章“q节◇x上酷^/匠0网f

  夏老师回道,就小郊桥后头的啊。周驰听完脸色就阴了下去,也没说啥。

  下课后,班上的女生都心有余悸在那儿讨论着,我坐在周驰旁边,问道,你刚才脸色咋突然不对劲了啊。

  周驰说道,你还记得那个大宅子啊?我说,咋了,那火葬场也有邪乎的事。

  周驰冷冷说道,火葬场,太平间,医院这些地方本来就不干净,尤其那火葬场还在阴宅子旁边,我只怕会出啥事啊。

  我说,那我两还去吗?周驰顿了顿,说道,去,一定要去。

  后面两节课,夏老师有跟我们说了些注意事项,我大脑里头就想着周驰跟我说的那些话,其他的啥也没听进去。中午放学后,我拉着二胖和林浩直接就奔jc局去了。

  到了jc局门口,外头已经围了好多人,门口停着几辆司法警车,里头不断有jc被逮进司法车。最后,姓朱的也被人推了出来,我走上前,两个司法人员拦住了我,林浩打了个电话,上次那个副驾驶室的中年男人过来支应一声,两个拦我们的才松开手。

  我走到姓朱的前头,慢慢笑道,现在你告诉我,谁才是老子。

  那姓朱的狠狠瞪了我两眼,一口口水猛的吐在我身上。狞笑道,陈东是吧,你们关不住我的,老子出来后一定杀你全家,哈哈哈哈。

  我顿了顿,猛的煽了姓朱的一巴掌,冲过去就要打他。二胖和林浩抱住我,劝道,东子,这么多人瞅着,别这样。

  我大声骂道,zg想你这种人渣太多了才会这个样子,老子不怕你,你敢动我家人,我就让你在牢里头永远出不来。

  姓朱的又笑了几下就被逮进司法车里,周围围观的人慢慢也散了。

  车子一开,就慢慢消失在我们视线之中……

  车子开走之后,二胖瞅我还生闷气呢,赶紧拿餐巾纸把我身上痰擦掉,笑道,好了好了,咱不气了,去吃饭吧。

  林浩也笑道,炸鸡啤酒,走起!

  我说道,我倒不是怕他,就是害怕牵扯到我家人。

  林浩说道,没事,他下半辈子恐怕就在牢里头住了出不来了。

  我说,那啥,林浩,这次多亏你了,谢了啊。

  林浩笑道,甭客气了,我两谁跟谁啊,那这顿你来啊。

  我也笑道,好,那你两就敞开肚皮吃吧。

  中午吃饭时候,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周驰,想叫他过来一起。打了三个都没打通,我寻思可能又在那画室那呢。

  吃过之后,我们三儿赶紧回到学校,班上人都排好队了。我们三儿站在队伍后头,夏老师又说了些有的没的。我们都没仔细听。

  大队人马出了学校就直接往火葬场进发了,以前虽然在小郊桥那儿晃悠过,但我们都没进去过,一来是因为不敢,二来是因为只有死人了才进去,我们都犯这忌讳。

  进去之后,里头的场景就完全不一样了,外头阳光晒得刺眼睛,里头却阴森森的,一阵冷风吹过来,我们都下意识搂了搂衣服。火葬场很大,除了些工作人员,一个中年,瞎了只眼的保安牵着一条大狼狗守着大门。

  夏老师跟瞎眼保安说了一声,瞎眼保安瞅了我们几眼,也没说啥,开了门就让我们进来。桥头几个女生赶忙进去了,那大狼狗瞅瞅进来的人,摇摇尾巴,没啥动静。

  我跟林浩,二胖,周驰最后一个进去,我刚踏进门槛,那大狼狗汪呜一声对我叫了起来,二胖跟林浩赶紧躲开了,大狼狗就一直对着我叫,一边叫着,一边还想往前冲,好像要挣开绳子把我撕碎一样。我吓了一大跳,赶紧躲到一旁,我寻思,这傻逼狗,他妈就对老子一人叫是不。那瞎眼保安愣了愣,喃喃说道,不该啊,我养大飞这么多年,脾气一直很温顺,也没瞅见它发那么大脾气啊。

  我惊慌失措说道,你,你狗肯定疯了,赶紧给弄死吧。

  那狗还在对我猛叫着,二胖把我拉到旁边,说道,快走吧。来不及了。

  火葬场里头分为几个区,一个是吊唁厅,一个是休息室,一个停尸间,一个炼尸房,还有十二个拾骨灰的洞,代表十二个生肖。

  吊唁厅是念颂辞的地方,zg的火葬场非常讲究,死者为大,收敛完妆容之后,就带到吊唁厅,让亲人跟死者做最后的道别。

  休息室是给亲人休息的地方。停尸间是暂放尸体的地方,炼尸房有一个大熔炉,尸体进熔炉之前会肚子会被剖开,内脏啥的都要取出来,因为尸体高温熔化的时候肚子里残留的空气可能会引起爆炸,所以肚子里头要处理干净。熔炉后头会有管子,尸油会顺着管子滴进大槽子里,尸油的处理方式一般是送的工厂里头做工业油。也不包括,有些不法商贩会廉价买这种尸油用作食用油。

  尸体熔化后,骨头会自动磨成灰掉进骨灰洞,骨灰会非常多,工作人员会取其中的一点点装进小坛子了,一个人最终的归宿就在那小坛子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