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瞅着周驰说道,你说这啥意思?

  周驰缓缓开口,纸轿子里头的人就是他。

  我愣了愣,还没来得及说话,面前四个烧着的纸人突然说道,今天谁也跑不了。

  周驰盯着我,突然释怀笑了出来,我们只有背水一战了,陈东,你怕死不?

  我也笑了,这句话你应该问他们才是。

  周驰说道,好。我说,我们咋办?

  周驰说道,你拿着通天镜。镜子要对着天空,只要镜子里头的光还在,我们就还有希望。

  我点点头,说道,交给我吧。

  周驰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试管,试管里头装着啥浅蓝色的液体。周驰仰起头,将那液体一饮而尽。那四个纸人叫着冲了过来。周驰大叫着,冲进了那团火焰中。

  通天镜子悬在我手心里转着,四个纸人也漩进了那团火焰中,我在外头只瞅见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轿子停在那儿,里头没啥动静。

  我牢记住周驰的话,一直让镜子对着天上。那团火焰l里头不断传出厮杀搏斗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镜子突然停止了,那团火焰也渐渐熄灭了,一个影子从火焰中走了出来。

  我上前仔细一瞅,那影子就是周驰。

  我赶紧迎上去,周驰跟平时不太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蓝色的光晕,眼珠子也变得蓝了,连表情也又多了几分冷峻。

  我说,咋样了,赢了没?

  周驰没有理我,而是对着轿子里冷冷的说道,该你了。

  轿子里头的人没有说话,那团燃着的火焰已经熄灭了。四个纸人已经烧成灰烬了。

  周驰的蓝眼珠里透着一股阴冷的杀气。通天镜还在旋转。轿子里居然凌空飞了起来。轿门的帷幕慢慢打开了。

  周驰大喊,快走远点。

  我愣了愣,赶紧跑了十几米远。

  周驰双手合一,竖起两根手指,口里念念有词,周驰一边念着,身上的光晕更大了。轿子的反应也大了,一阵黑气从轿顶喷了出来。

  我在远处瞅的呆了,这些场景以前只在电影里见到,现在突然就拉到了现实之中,我既害怕轿子里的养阴尸人,又希望周驰能收拾他。

  剑拔弩张,千钧一发之际,一阵悠扬的笛声不晓得从哪儿又传了过来。

  我寻思这笛子的声音总感觉在哪听过,但又想不起来。

  周驰大喊一声,天道,燃!

  那顶轿子猛的摔在地上烧了起来。周驰看轿子烧了起来,又咬破手指,弹了几滴血到轿子里。那火烧的更旺了。

  我两就默默站在旁边,瞅着轿子被烧成灰烬。

  吹笛子的声音越来越远。我望着地上一层纸灰说道,养阴尸的死了?

  周驰说,没,跑了。

  我说,咋会跑啊?

  周驰说道,因为这安魂曲。

  我说,他还怕这笛子声音?

  周驰说,不,他只是怕这吹笛子的人。

  我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问道,这吹笛子的人还有这本事?

  周驰说道,你知道这养阴尸的人是谁吗?

  我说,不晓得。

  周驰说道,可能就是上次我两在学校看见的斗笠男。

  我说,你咋晓得的?

  周驰说道,从他的笑声,还有身上的怨气。

  我说,你不是说如果碰见就躲远点吗。

  周驰笑道,不怕了,现在多了个这吹笛子的人帮我们,虽然不明身份,但至少不会害我两。少一个敌人对我们来说,总是好的。

  我说,真不敢相信,事情竟然发展成这样。

  周驰说,没啥,来日方长,我两有的是机会。

  我说,你刚才突然变得那么猛,是不是嗑药了?

  周驰说,那是瞬化药水,喝完之后,会比之前加强几倍。只有逼不得已才能喝这药水。

  我说,那会不会有啥后遗症啊。

  周驰说,我不晓得,不过师父交代过,只有生死关头才能喝。

  我说,那行,高涵已经还魂了,我两赶紧回去吧。

  周驰点点头,冷冷说道,今晚我说过的话,发生的事千万不能跟任何人提起。

  我说,晓得了,不会说的。

  明天就正常上学了,回到学校之后,大家在宿舍里头都睡觉了。

  发生命案之后,学校里头人心惶惶的,虽然大家都没说啥,但每个人心里头都晓得这学校里头挺邪乎的,不少学生都纷纷退学了。学校里头又招了几个保安。每个班主任都说些有的没的来安慰学生。

  我跟周驰回到宿舍之后,周驰说,你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我说,你呢?

  周驰说,我还有事。

  我说,你又要去那画室那儿了。

  周驰说,不是,今天损了阳气,我要跟赶紧补回来。

  u3更新qE最快上酷In匠网E:

  我说,咋补回来啊?

  周驰说,去顶楼晒月光。

  我说,你不是说,月光性阴吗?

  周驰说道,月光对尸体来说,的确是阴性,可我又不是尸体。

  我说,我跟你一起去吧。

  周驰淡淡说道,随你吧。

  我跟周驰到了楼顶,一轮白月挂在天上,晒的地上氤氤氲氲的,入秋的后半夜,天气已经有点凉了。周驰静静躺在阳台上,面朝着天,很享受的样子。

  我却冻得瑟瑟发抖,我扯着嗓子喊道,哎呀,周驰,你咋不冷呢,你要不要回去披几件衣裳啊。周驰冷冷斜视了我一眼,又脱了外套给我披上,说道,你怕冷就先回去吧。

  我笑道,你为啥每次都会对着天空才能施法啊?

  周驰说道,天是万物核心,任何有怨气的东西都会避之三分。而我是天道级的入殓师,所以没有天,对我来说,是致命的。

  我说,那还有其他级别的入殓师?

  周驰说,我不晓得。

  我说,我也想加入你们入殓师的行列。

  周驰顿了顿,果断的说道,不行!

  我说,为啥?

  周驰说道,你爱冲动,生性斗狠,又那么蠢,如果让你加入我们只会给我们添乱。更何况,入殓师必须要无牵无挂,没有家人,没有尘世的纷扰,你所有的条件都不符合。

  我听周驰说完,大怒道,艹,你他妈不给就不给,干啥要损我。

  周驰紧闭着眼,没说话了,我又大骂了一句,你是傻逼,然后就离开了。

  回到宿舍后,二胖和林浩躺在床上,林浩瞅见我回来了,说道,咋这么早就出院了呢?

  我说,没啥事了,都好了。

  二胖躺在床上,没理我。

  我走过去,笑道,吴二胖同志这次是真耍起脾气了啊?

  二胖瞪我一眼,冷冷说道,我是背后说人坏话小人哎,哪敢生你东哥气啊。

  我说,走,去老周家吃烧烤,我请你。

  二胖说道,不去,我吃不起。

  我顿了顿,叹了口气,故意说道,哎,最近微信把到一个妹子挺漂亮的,真想介绍给别人哦。

  二胖一听漂亮妹子,又凑过来,嬉皮笑脸道,真假的,给我瞅瞅。

  我杵了二胖一拳,笑道,你咋这么好色呢。二胖笑道,男儿好色,英雄本色。

  我说,去你的,不要只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二胖笑着,一把把我手机抢过来,笑道,管他呢,约炮才是王道。我又跟二胖闹了一会儿。

  我对林浩说道,咱三出去吃东西吧。

  林浩说道,最近晚上别出去了,凶手还没逮到,外头不太平,我点点头,说道,好吧,那下次吧。

  林浩说,批准书已经下来了,明天上头就来人逮那个姓朱的了。我咬咬牙,说道这逼整的我那么惨,我明天一定要亲自瞅他进警车。林浩笑道,那是,善恶终有报。

  我们三个又聊了一会儿,大家都准备睡觉了,这时候,我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瞅是丝丝打过来的,我寻思这么晚找我干啥啊,我走到了阳台,接了电话…

  我说,咋了?

  丝丝说道,你在哪,我想见你。

  我说,你在哪,我去找你。

  丝丝说,不,我去找你。

  我说,我在学校,那你来吧。

  丝丝说,你在画室前头等我,我马上来。

  我说,不能换个地方嘛。

  丝丝愣了愣,说道,不,就那地方。

  丝丝说完,就挂了电话。我从阳台出来,拿了件外套就往外头走。

  二胖说,你去哪儿啊。

  我说,我睡不着,出去透透风。

  二胖说,那行,你注意点,有啥事打我电话。

  我说,行,那我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