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两出了医院匆匆赶到火葬场那儿,我两四处瞅了瞅,也没发现啥宅子,我两又绕着火葬场走了一圈,还是没找到。

  我瞅着周驰,说道,我也不知道啥情况,上次还在这儿呢。周驰看看天空,顿了顿突然大喊道,不好,我两入阵了。我说,咋了,发生啥事了?周驰没理我,掏出镜子对天空照了照,一道巨大的光柱从火葬场东面照了出来。周驰说道,出口就在那儿,我两快出去。

  周驰带着我冲到了光柱那儿,我就感觉突然被光柱包围了,除了白茫茫一片,啥都看不见。我大声喊着,周驰,你在哪儿。周驰回道,闭眼,别看白光。

  我赶紧闭眼,周驰带着我一直往前冲,那道光柱好像跟着我们一样,周驰拿出镜子,大叫道,天道。就瞅见那道光柱全被吸进了镜子里。再往前瞅去,火葬场前头,一座大宅子立在那里。

  我惊魂未定道,刚才发生啥事了?周驰说,我两走进迷阵了,要是普通人就走不出去了。

  我瞅了瞅,指着那大宅子说道,没错,我上次进去的,就是这大宅子。

  周驰说道,我已经看出来了,这里玉锁金门,只能住死人,不能住活人,人死后若葬在这里,后世必然大发。

  我说,那上次我碰见的那几个老头都是鬼?周驰说道,我不知道,反正不是人。

  周驰瞅了瞅后头的火葬场说道,还有这火葬场。

  我说,火葬场咋了?

  周驰说道,不是善地,不要常来。

  我说,你咋知道那么多?周驰顿了顿说道,这个我不能和你说。

  我两正准备进大宅子的时候,又有道光束打了过来。

  不过这次是个人,一个打着手电筒的老头,老头鬼觑觑瞅我两,说道,这大晚上你两在这里干啥?我说,你谁啊,你不也在这里。老头说道,我这火葬场里头的保安。听见啥动静就出来瞅瞅。我笑道,哦哦,没啥事,我两出来晃悠呢。

  老头说道,大半夜的,这疙瘩不太平,你两快回去吧。老头说着,眼神就飘到大宅子那儿,我说,大爷,跟您打听一件事,那大宅子里有没有住啥人啊?老头眼珠转了转,说道,你问这干啥啊?我说,我就随便一问。老头小声说道,那宅子你好多年没人住了。你两快回去吧,别再碰见啥的。我说,晓得了。大爷你先走吧,我两马上还有事。

  那老头瞅瞅我两,说道,你两咋还不走呢?我说,我两再晃悠晃悠。老头阴着脸,说道,咋不听劝呢,快走吧。

  周驰冷冷道,你是啥东西,快现出原形吧。周驰说完,那老头突然笑了出来。

  我说,你啥意思啊?周驰说道,你见过人没腿还能走路吗?

  我再一转身。老头突然就不见了。

  我说,人呢?

  周驰笑道,你真不是一般的蠢。那根本就不是人。

  我说,你以为每人都长双火眼金睛啊。

  周驰说道,你记住,越是怨气重的地方,越是要小心左右。

  我说,这地这么邪乎,咱两还进去吗?

  周驰说道,你怕了?

  我说,我从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以来,啥时候怕过,只是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都没跟我讲过你的来历。

  周驰说,你怀疑我?我说,那你信任我吗?

  周驰愣了愣,又叹了口气,说道,那好,你发毒誓吧。

  我说,我陈东要是说出你周驰身份一辈子被怨灵缠身。

  周驰点点头,说道,那好,那我告诉你吧,其实我是一名入殓师。

  我说,废话,我也是入殓师。

  周驰说道,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们这个组织负责处理你们看不见也解释不了的诡异事件。

  我说,你们还有组织?

  周驰说,是的,从我记事时候就在那里了。

  我说,你们组织有多少人?

  周驰说,我不知道。从小就由我师父带我,组织里头其他人互相不会来往,师父带着我和另一个女孩走南闯北,传授我们了很多常人不遇,常人不能的事。

  我惊讶的说道,你还有师妹?

  周驰说,算是吧,不过我两平时也不会说太多话。师父派我来这学校的时候,交代了很多,其中一条就是不能透露自己任何信息。

  我说,那你师父呢?说到这,周驰目光突然黯淡下来,周驰淡淡说道,送我到了这学校之后就再也没找过我。他说,这就是入殓师的宿命。

  周驰说完,眼里就闪起了泪花。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跟我一般年纪的少年竟然会有这么不寻常的经历,原来周驰看似冷漠没有任何感情的背后,内心竟然是如此脆弱。

  我说,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你是这个情况。

  周驰冷冷道,你还要问啥么?

  我说,没了,我两快进去吧。

  周驰说,等等,这宅子怨气那么重,普通人进去很轻易陷入魔障,你装着这个。

  周驰说完就把那镜子给我,我说,那你咋办啊?

  周驰说,我是入殓师,跟你不一样。

  我点点头问道,这是啥镜子啊?会不会也碎成两半啊。

  酷X●匠*网u首;{发{

  周驰冷冷道,这是通天镜,这镜子要碎成两半,我两就死在这地吧。

  我说,你别吓我,我是吓大的。

  周驰说,信不信随你。

  我两慢慢走过去,那宅子跟我上次来一样,里面黑漆漆的,门口还挂两大白灯笼。

  我说,上次来的时候,那四个老头就在正屋里头。

  周驰说道,我晓得了,一会儿,不管你看到啥都不要慌乱,人一旦乱了,阳火就会衰竭。

  我说,阳火衰竭会咋样。

  周驰说,高涵咋样就咋样。

  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个机灵说道,快进去吧,外头瘆的慌。

  我跟周驰慢慢走进去,正屋里头有微弱的灯光传出来,周驰又抬头望了望天空,良久。突然正步踏进正屋。我赶紧跟了进去。

  一进去就瞅见桌上点着两根白蜡烛,桌上推着纸牌。桌子前头横着一副棺材,四个老头坐在桌子上,穿着同样的白色衣服,同样般没有血色的脸,跟上次情景一模一样。

  一个老头说道,既然有客人,那就进来吧。

  周驰淡淡跟我说道,不要理会他们。千万不要慌乱。

  周驰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褐黄色的纸,放在手心里。没过一会儿,黄纸在手心燃起来了。周驰脸上却没有疼痛的神色。

  那几个老头,看到那团燃起来的火焰,脸色狰狞起来,四个老头猛的扑了过来,周驰并没有躲开,而是对着手心里火焰念念有词。

  四个扑倒周驰面前时候,都不动弹了。我再走过去一瞅,妈呀,四个老头全部变成了纸人。

  周驰走过来,说道,原来用人用的通灵术。

  我说,这些纸人都是变出来的。周驰说,是,把尸气放到纸人,稻草人,娃娃身上,让他们变成人形来蛊惑别人,能用通灵术,怕就是我们入殓师啊。

  我说,你的意思是,还有入殓师会干啥坏事?

  周驰点点头,说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肯定有人利用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祸害人间。只是,这人能把纸人怨气变得那么深,不是一般的入殓师啊。

  我们正说着,屋子里那架棺材突然有了很大的反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