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人对视了一下,凄厉的叫了一声,扔下钢管撒腿就跑了…

  两人走后,我终于松了口气,再瞅瞅那小女孩,正指着我旁边冷冷的说道,他两都跑了,你俩为啥还不跑啊?

  我站起来,一瘸一拐走过去,笑道,小姑娘,你咋一个人在这儿?你家人呢?

  那小女孩低下头,喃喃道,全死了,全死了…

  我慢慢走过去,小声说道,你说啥?你家人都不在了吗?

  那小女孩突然抬起头,瞪大眼睛瞅了我一眼,阴笑道,为啥他两走了,你两不走,哈哈哈…

  这几声阴笑吓得我往后撤了几步,那小女孩打着伞,一下子就消失在树林深处…

  我瞅瞅周围,除了我,啥人都没有了,我一寻思,不会真碰啥东西了吧。

  一阵冷风吹过,夜色愈来愈深了,我又想想刚刚那小姑娘说的话,寻思还是离开小树林吧。

  我出了小树林,月亮已经升上来了,小郊桥上头停着一辆车,我寻思,这两傻逼不会还没走吧!

  我赶紧躲起来,瞅了几眼,这时候,车上跳下来一个熟悉的影子,我再仔细一瞅,妈的,这人就是二胖。

  我一边跑过去,一边喊着,二胖,是我,是我啊。

  二胖也瞅见我了,赶紧奔了过来,我再一瞅,林浩,周驰,都站在小郊桥上瞅着我,一切都还那么熟悉,那么充满希望,跟二胖抱在一起的那一刻,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真以为这次没命再活着见着明天的太阳了,可怜老天爷还眷顾我陈东啊,这些天发生太多离奇的事。早已打破我原来的世界观。我越来越觉得,我的人生已经渐渐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上车之后,二胖跟林浩把我扶到后座躺下。

  现在我终于体会到只剩下半条命是啥感觉了。二胖瞅我这样,哽咽道,东,啥都别说了,都怪我。

  我有气无力的笑道,傻逼东西,你说啥呢?

  林浩说道,没啥事就好,东子,你放心吧,那个朱警长交给我们解决吧。

  我摇摇头说道,算了吧,咱一赤拳头干不过jc拿枪的。

  林浩笑道,省警察厅厅长已经干涉了这件事,所有涉足的jc一个都逃不掉。

  我瞅了瞅,车上除了我们四个人,还有一个司机,一个中年男的坐在副驾驶室。

  那中年男的说道,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了,我们厅长已经明确发话要好好调查那个朱警长是啥来历。你在医院好好养伤,剩下的交给我们。

  我说,这到底咋回事啊?

  二胖说道,我从警察局出来,就打了个电话给林浩,问他还有办法,林浩说他能帮我们解决这件事。

  我在门口侯了一会儿,周驰就被放出来了。我跟周驰进去找你,里面jc说你被带走了。

  我又打电话给了林浩,林浩说等他过来再看看啥情况。

  等林浩过来,我门一群人就在门口一直侯着。

  后来就瞅见两人抬着麻袋走了出来,开始我们也没注意,后来麻袋滚了下来,还有啥动静。

  我们就寻思,你肯定在里面。想追的时候,那两人赶紧把你推到后备箱,开车走了。后来我们就一直尾随到这儿了。

  我点点头,一下全明白了,我又问道,林浩,你咋认识警察厅厅长啊?

  林浩笑道,他就是我爸啊…

  我愣了愣,几乎叫了出来,你说啥,警察厅厅长是你爸?

  林浩笑笑,你也别见外,这事大家都不知道。

  我说,你一官二代咋上这学校啊?林浩笑道,官二代咋啦?官二代就不是普通人?官二代就一定要上啥贵族学校?

  我寻思这年头一官二代还能保持一颗平常心看待自己真他妈的难得了。

  我说,好样的,给你32个赞。

  二胖笑道,这次还多亏林浩了,不然也不能一个电话,就给人放出来了。那姓朱的也折腾不了多长时间了。

  车子很快开到了医院,那中年男的打了个电话,没过一会,就来了两个医生推个担架车走过来。

  两医生把我推到医务室给我绑了纱带,说没啥事。皮外伤没伤到骨头,休息几天就行。

  二胖他们把我送到病房里,我说,没啥事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sR酷xV匠,b网,首●!发{

  林浩说道,那行,你好好休息,啥事出院再说。

  林浩跟那中年男的,很快就离开了,整个病房里就我跟二胖,周驰两人了。

  我瞅周驰脸色阴沉着,一路上啥话也没讲。估摸着有啥话要说吧,我说,二胖,我饿了,你去到下头给我买点东西。

  二胖应了一声,就离开病房了。我瞅着周驰,缓缓说道,阴阳罗盘碎了。

  周驰淡淡的说道,我已经知道了。我说,对不起,没能找到高涵。罗盘也整坏了。

  周驰说道,这事不怨你,你那儿到底发生啥事了?

  我说,我跟着罗盘一直走到小郊桥火葬场那儿,火葬场旁边有一大宅子,我进去后,有四个老头,家里还在办啥丧事。

  屋里横着一棺材,四老头让我吃啥肉,我害怕,就往外头跑,我突然感觉两腿不听使唤,房间里头一黑。后头就没啥知觉了。醒来之后,大宅子也不见了。罗盘也碎成了两半。

  周驰皱着眉头,说道,阴阳罗盘碎的时候我已经有烦躁不安的感觉。而且我一直担心你会出啥事。但我不明白,你咋逃出来的。

  我说,可是进了宅子后,罗盘没啥反应了啊。这咋回事。

  周驰说道,怨气太重了,已经超过罗盘极限了,罗盘碎的原因也许就是因为你进了宅子才导致的。

  我张大嘴巴,说道,那我咋没事呢。

  周驰冷冷道,我不知道,而且我怀疑,那屋里棺材里头,也许就是高涵!

  我说,不会吧,当时我就在旁边啊。

  周驰说,就算你瞅见了也没啥用,怨气重的连罗盘都碎了,你能保住命已经很幸运了。

  我说,罗盘都碎了,我两接下来咋办呢?

  周驰说道,还是要亲自去宅子里瞅瞅啥情况。

  我说,你不是说那宅子怨气很重嘛,不会出啥事吧。

  周驰正色道,只要碰不到那个斗笠男,其他事都好办。

  周驰说,我两之间事你没和啥人说吧?

  我说,没有。周驰说,那好办,你养病,出院后立刻就带我去大宅子里。

  我说,好。

  过了一会儿,二胖进来了,二胖带了点烤串啥的,说道,一起吃吧,我买的挺多的。

  周驰说道,你两吃吧,我去外头透透风。

  周驰走后,二胖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东子,你发现没,周驰那小子有点古怪啊。

  我说,没啊,咋了?二胖眼珠子转了转说道,今儿我们本来要去寻你,开到小郊桥那儿,周驰突然说了些奇怪的话。

  我说,他说啥话了?

  二胖说,他说你不在这儿,还叫我们不要去小郊桥那儿。

  我说,不会吧,你想多了吧。二胖说道,咱两十几年了,我能骗你?

  我说,他可能担心你们吧。

  二胖又说,那是不是他叫你去看尸体的?

  我说,你问这干啥?二胖说道,你没看报纸啊,最近有啥灵异会邪教,尽拉人入会干些邪乎的事。

  我说,你甭说了,他不是那人了。二胖说,人心隔层肚皮,我就提醒你一句。你仔细想想吧。

  二胖又拿杯子给我倒了点水,就没说啥了。

  我吃完之后,二胖说道,你好好休息,啥都别想,我去隔壁睡觉了,你有啥事叫我。

  二胖走后,房间里静的出奇,只有闹钟滴滴答答的声音,黑暗吞噬了原本的气氛,那一晚,我几乎整夜没合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