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丝丝还睡在我旁边。

  我赶紧把丝丝摇醒,惊恐的说道,我咋在这边,那几个老头呢?

  丝丝迷迷糊糊说道,啥老头啊?我说,这是哪儿?

  丝丝说,这我家啊?

  我说,我咋在你家,刚才不还在一阴宅子里嘛。

  丝丝笑道,你说啥玩意呢,我咋一句没听懂呢。

  我说,你咋在我身边啊?

  丝丝笑道,死鬼,昨晚谁缠着人家给你kj的?你是不是做啥恶梦了?

  我捶捶发涨的脑袋,自言自语道,难道真做梦的?

  我慢慢从怀里掏出罗盘,瞅了一眼,一下子愣住了。阴阳罗盘…阴阳罗盘,居然碎成两半了…

  K酷匠E网nB唯一☆正h版N&,其m5他都是盗版/V

  我瞅瞅窗外,天还没有亮…

  丝丝说,你可能太累了,再睡会吧。

  我躺在床上,眼皮一沉,又睡过去了。

  醒来之后,丝丝已经不见了,外头已经大亮了。我走了出来,瞅见桌上有牛奶,面包。旁边还有张留言条。

  我却没啥心情再吃早饭了,我掏出罗盘,寻思,啥都完了,周驰被抓了进去,高涵找不到了,罗盘也碎了。我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出了丝丝家,隔壁那老婆子正跪在楼梯口,点着两注香。口里还在那儿念叨啥呢。

  我慢慢走到楼梯口,那老婆子突然拉住我,眼珠子转了几圈,喃喃念道,小伙子,没人啊,咋会有人啊。

  我赶紧甩开老婆子,说道,滚,别烦老子。

  那老婆子看我要发火,吓得颤颤巍巍的,我也没理她。直接下楼去了。

  下楼之后,二胖打了个电话给我。二胖问,你在哪?昨晚咋没回来。我说,我在外头。二胖说,你啥时候回来啊?

  我吞吞吐吐说道,二胖,那个,那个周驰又被警察抓起来了。二胖愣了愣,在电话里头大叫了起来,啊,你两咋回事啊,前天才出来,昨儿又进去了?

  我说,电话里头说不清楚,我马上去老周家,你赶紧过来。

  我又到了老周家,老周瞅我来,给我拿了瓶冰可乐,说道,东子,大白天的咋来了?

  我说,学校停课了,来吃点东西。老周说,那行,我也没吃,我去买点卤菜回来。

  老周拾掇拾掇就出去了,没过一会,二胖就风尘仆仆赶过来了。

  二胖一进来就急吼吼的说道,你两咋啦?到底发生啥事了。

  我说,我两去医院偷偷看尸体,结果就给警察瞅见了,我趁乱逃了出来,周驰当场就给逮住了。

  二胖苦笑道,你两咋竟干这蠢事呢?

  我说,老子也郁闷了,这年头jc咋都是傻逼呢?

  二胖说,别说了,咱赶紧过去,交点赎金,把人给整出来吧。

  我说,只能这样了,咋走吧。

  我们刚准备离开,老周拎着几袋卤菜进来了。

  老周说,二胖也来了啊,都坐下吃饭吧。

  我说,老周,不吃了,我两还有事呢。

  老周说啥也拦住我两,说吃了饭再走吧。

  我们三儿就对坐坐了下来。

  我说,老周,你最近没做啥梦了吧。老周意会了一下,说,哦哦,那,那我好多了。没啥事了。

  老周说,上次你那朋友人呢?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别问那么多了,他今儿有事。

  老周应了一声,又搛了几块卤鸭放到我两碗里,说道,不急,多吃点。

  我两从老周家出来,就匆匆赶到警局。一进去,就瞅见那个朱警长把腿翘在桌子上,歪坐在那里,我走过去,气道,你凭啥抓人啊?

  朱警长,斜视我一眼,说道,杀人加盗尸,你去网上查查判啥罪?我说,判你妈比的,你等着,老子要告你,老子告死你。

  那朱警长站起来,对着我一巴掌抡了过来。

  那巴掌打的整个办公室的都听见了,我低着头杵在那儿,脸上火辣辣的疼,周围其他办公的都慢慢围过来看戏。

  二胖赶紧扶住我叫道,你他妈是什么玩意,凭啥打人啊?

  那朱警长瞪了二胖一眼,一把抓住二胖衣袖,一拳又要挥过来。我猛的抓住他快落下去的拳头,一字一顿说道,放手。

  朱警长红着眼说道,我艹你…

  他话还没说完,我一拳就挥过去了,那一拳结结实砸到朱警长脸上,就听见,轰一声。那傻逼给我打趴下了。

  我指着他,大声骂道,你他妈的,jc了不起?把老子惹急了,死了也拖你一起。

  二胖赶紧抱住我,说道,东子,别冲动啊,那朱警长慢慢爬起来,揉揉冒血的鼻子,从抽屉里抽出一杆枪。指着我脑袋,狰狞的说道,来,你来打老子啊,今儿看到底谁是老子。

  朱警长说完,又瞅着围观的jc,吼道,还看你们妈比啊,还不给老子逮起来。

  朱警长话音刚落,从旁边冲出两jc把我铐起来了。

  我拼命挣扎,那两jc又在我肚子上锤了几拳。

  我瞅见旁边吓呆的二胖,大吼道,快走啊,叫人过来。

  朱警长拿纸擦擦鼻子,过来当着那么多个jc面前,大耳光刷过来,刷了整整两三分钟后,又对旁边两jc说道,拖到小屋子里,我马上来。

  这时候我迷迷糊糊的,脸上被刷疼的没感觉了。就感觉两个人一直拖着我,走了很远。后来把我扔到一黑屋里,离开了。

  就感觉周围黑漆漆的,我喘着粗气,也没啥知觉了…

  后来就听见有脚步声慢慢走过来,一个人猛的抓住我头发,一道强光发了过来,我惨叫了一声,就瞅见朱警长拿着一根大手电筒直照我眼睛。

  我感觉眼珠一阵剧痛,朱警长又把我扔在在地上,大脚往我身上招呼着。

  朱警长打的累了,又解下皮带使劲抽我。

  我似乎都能听见自己骨头撕裂的声音,我趴在地上,嘴角流着血,喘着气,呼吸越来越缓慢…

  朱警长又抽了几下,把皮带摔在地上,坐在地上点着一根烟。

  这时候两个人走进来了,朱警长吐了一口烟雾,慢悠悠说道,拖到小郊桥那儿,弄折一只胳膊就行了,别整出人命。

  两个人应了一声,拖着我往外走,我身体跟散了架一样,动弹不得。

  那两个人看样子是啥二流子,我寻思再不想想办法就要真给他们弄断胳膊了。

  两人弄一麻袋把我套了进去,我也挣扎不得,两人又拉着我不知道拖到哪儿了,一个人小声说道,快把后备箱打开,轻一点。

  我寻思,这下老子真完蛋了。两人一把把我扔到车里,正准备关后备箱门的时候。

  我听到旁边有啥人在说话,我用尽最后的力气从后备箱滚了下来,绝望的吼道,有没有人,快救救我。

  那人听到动静,狠狠踹了我一脚,大骂道,妈的,狗杂碎。

  两人又猛的抬起我,扔进后备箱里,关了门,开车匆匆而去。

  车子开的极快,一路颠簸。

  过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停了下来,两人开了后备箱,把我拽了出来。

  一个人解开麻袋,我趴在地上,猛的吐了出来。另一个人从驾驶室抽出一根钢管,在手心掂了掂。

  我赶紧大喊,两位大哥,我跟你两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苦要害我啊。

  一个人说道,你说的我都晓得,拿人钱财,给人消灾啊。你就怨那个姓朱的吧。

  我急了,大哥,你们听我说,他给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双倍。

  那人说道,别讲了,你就认灾吧,姓朱的知道我两耍他,不把我两弄死啊。另一个人,看迟迟没动手,不耐烦道,你跟他啰嗦啥啊。快点解决啊。

  那人拎着钢管慢慢走过来,说道,我给你留只右手吧。

  我摒了口气,瞅见那人快靠近时候,一头猛撞过去,那人猝不及防,当场给我撞翻了。

  我撒丫子就往小郊桥那儿小树林里跑。两人在后头骂骂咧咧就追了过来。

  我双手被绑住了,一直忍着剧痛往前跑,不知不觉就跑进小树林最里头了。

  两人一直赶了过来,一人一脚把我踹翻,骂道,狗杂碎,还跑jb,老子今个就废你一双手了。

  那人举起钢管就准备打过来,我闭着眼,大喊了一声,不要啊。

  等等,另一个人赶紧拦住了这个人,说道,老二,你还听见啥声音啊?

  那个拿钢管的说道,啥声?那人说道,我刚听见啥声音笑了一下。

  老二慢慢把钢管放下来说道,你听错了吧,这树林深处咋会有笑声呢?

  那人说,我听的明明白白,就从那小子身后传过来的。

  老二说,你不要吓我啊?

  那人说道,干这事不能让人看见,这地方挺邪乎的,咱快换个地方吧。

  老二说,那行,那也行。

  两人说着就过来拽我,我又往后退了几步。

  老二一下急了,狗杂碎,还躲你妈比啊!

  嘻嘻嘻……

  一阵笑声又传了过来,那两人循声瞅过去,就看我后头不远处一颗树旁有个撑红伞的小女孩。

  小女孩嘻嘻笑道,叔叔,你们四个人在干啥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