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瞅见他那笑的逼样,就想过去抽他几巴掌。

  我跟周驰签了字,周驰突然问道,那人尸体现在在哪儿?

  朱警长顿了顿,说道,你问这干啥啊?

  周驰说,毕竟一个学校的,想给他送最后一程。

  朱警长说,就在xx医院太平间里。

  周驰点点头,瞅我说道,咱们走吧。

  出了警察局,我问,二胖,你咋把我两给弄出来的。

  二胖说,交钱的。我说,啊!交啥钱啊?二胖说,担保费,你两每人500。

  我说,你疯了啊?我两啥都没干,凭啥交钱。

  二胖怂怂肩膀,无奈的说道,他们说你两袭警外加妨碍公务,和辱骂警务人员。

  我说,真他妈黑,这笔账老子迟早跟他们算。

  二胖说,算啦,吃一亏长一智,下次也别凑啥热闹了。

  林浩说道,学校死人的事,我两都听说了,咋那么邪乎呢。

  周驰冷冷说道,你两晚上不要乱走,网吧啥的也别去了。

  二胖笑道,我信命,该我的逃不了。不该我的,在眼前也轮不到我。

  周驰说道,随便你们,我就提个醒。我跟陈东还有事,你们先回去吧。

  二胖说,你两要干啥啊?

  我说,周驰说他学的那家跆拳道馆挺不错的,带我去瞅瞅。

  二胖笑道,你两关系啥时候变那么好了?

  我也笑道,不打不相识嘛。

  二胖跟林浩坐公交车就走了,我说,我两待会干啥啊?

  周驰冷冷道,去xx医院,瞅瞅那具尸体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说,都死了,有啥好看的。周驰笑道,有时候,死尸也会讲话的,我怀疑有人养阴尸。只有在尸体上,才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我说,啥是阴尸啊?周驰说,人死后往往由养尸人通灵发生病变,虽然常人看起来还活着,而且一般还能与人沟通,但是阴尸却没有一点思想感情,由养尸人操纵,沦为一具行尸走肉。

  我说,这么悬,那咋快去吧。周驰说,你急啥?我们还要再做几件事。

  我说,啊,不会又要寻啥东西吧?周驰笑道,这次要简单点,我说,干啥啊?

  周驰说,去查查这人的生辰八字!我说,那人都那样了,我两咋查啊?

  周驰笑道,从口袋里掏出的校牌。我说,这啥?周驰说,那人的校牌啊。

  我说,你哪儿找到的?

  周驰说道,他们把尸体运上救护车的一瞬间,我从尸体上找到的。

  我说道,哎呀,哥,你太牛逼了啊。

  周驰说,别讲了,咱快去查吧!

  我两瞅瞅校牌,那人叫高涵,3007班的,我说,咋查生辰八字?周驰说,去学校找点名册,里面有每个人资料。

  我说,我上次去老钱办公室那儿,瞅见他那儿有一份。

  周驰说,好,我两赶紧过去吧。

  我两一路打车奔到学校,今天发生了命案,学校也停了课,老师同学都放了假。

  大白天的,整个岩北职校一个人都没有。我两赶紧奔到办公室前,大门锁住了。

  我说,你带了铁丝么?

  周驰走到门前,说道,你闭眼。我说,闭眼干啥啊?周驰说,按我说的做,其他啥也别问。

  我慢慢闭上眼,感觉一丝凉风从身边吹过,周驰说,可以了。我慢慢睁开眼,我们已经到了办公室里面。

  我惊奇的说道,你咋做到的?周驰笑道,雕虫小技而已。

  我两慢慢走过去,瞅见地上有一大摊殷红色的血迹。

  d酷匠r网=永$久b$免G费看小¤Y说t

  周驰蹲下来用手摸了一下,嗅了嗅。我说,这是啥?

  周驰说,血,不过,这不像活人的血。

  我说,那是啥血?

  周驰说,先不管这些,赶紧找点名册。

  我两从老钱书桌上翻了翻,找到了一大本册子。我两赶紧翻了翻,里头果然是我们学校学生的资料。我两又找了找,终于找到了高涵的资料,上面写着高涵,1993年12月13日出生的。

  我说,要生辰八字干啥啊?周驰说,只有有这个才能让他还魂。我说,他躯体都成那样了。活了又怎样啊。

  周驰瞪了我一眼,说道,我说还魂是循环轮回,谁说要他起死回生啊。

  我说,你可以吗?周驰咬咬牙,说道,可以试试。

  我两临走又瞅了地上的血迹一眼,我说,这个咋整啊?

  周驰说,高涵的事儿重要,这个以后再说吧。

  我两走到门前,我又闭眼,感到一阵风吹过,我说,你昨晚怎么不用这个进去啊?周驰说,我今天铁丝忘记带了。我,…

  我两下了楼,我说,你咋那么怕那个斗笠男啊?

  周驰说,他身上的怨气很重,跟那间画室和那个厕所一样,我不敢轻举妄动。

  我说,那他也不是人?周驰说,不,他是人。周驰顿了顿,又说道,但是,我从他身上找不到一点人的气息。

  我说,那他是阴尸?周驰说,不,没有啥阴尸怨气能有他重。

  我说,那你咋知道他发现我两的?周驰说,我不知道,只是他一杵在那儿,我就会莫名的慌乱。

  周驰停了下来,看着我一字一顿说道,记住,你要再遇到他,能走则走。

  我点点头,说道,是,我晓得了。

  我两出了校门,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我寻思一天没吃啥了,有点饿了。我说,咱去吃点东西吧。

  周驰瞅了瞅太阳,说道,还吃啥东西,太阳都快下山了。

  我说,太阳落山咋啦?周驰说道,一天之中,正午12点阳气最盛,午夜12点阴气最深。而太阳落山后,阳气会慢慢减退。尸体性阴,难免会有啥变故。

  我说,好,那咱快点吧。我两赶紧奔到医院,这时候太阳已经垂在半山腰了,周驰说,我两时间不多了,快点吧!

  我们又进去了,偌大的医院连个人影都没有。我寻思咋越来越不对劲。

  我说,你不会给那个猪警长骗了吧?周驰说,不会,他那么蠢,不会想到那么多的。

  我两四处瞅了瞅,太平间在二楼。我两赶紧上去,里头已经一片狼藉,冰柜啥的都打翻了。

  周驰看看外面,太阳刚落了下去,月亮已经慢慢升起来了。周驰一拳砸在冰柜上,啐道,妈的,我们还是迟了一步。

  我说,那我两现在咋整?周驰说,高涵虽然跑掉了,很多线索都没有了,但是找到他还是很容易的。

  我说,啥办法?周驰慢慢拿出上次在老周梦里用的罗盘,说道,就是这个。

  我说,好,咱赶紧追过去。

  周驰点点头,我两刚准备下楼,突然听见外面有警车的声音,接着就听见朱警长拿着喇叭喊道,周驰,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出来投降吧!

  周驰大叫道,这傻逼,误我大事啊。

  我两这下彻底就懵了,外面警车越来越多了,朱警长又喊了几声。周驰突然瞅瞅我,那眼神,坚定而诀绝。

  周驰冷冷说道,陈东,外头的警察没发现你,能否找到高涵,撕开幕后人真正的面目,就教给你了。你,可以吗?

  我愣了愣,咬咬牙说道,我!可!以!

  周驰笑了笑,把罗盘递到我手里,说道,你从二楼那儿翻下去,整快点,警察就要进来了。

  我点点头,说道,好,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我一下跳到了窗口,准备翻下去,周驰赶紧叫住我,陈东,等等!我回过头,说道,咋了?

  周驰顿了顿,说道,我不在身边,你要有啥困难,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你?

  我说,谁?周驰说,就是你在画室里头见过的人。

  我愣了愣,说道,不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能让她掉进这个漩涡里。

  周驰无奈的说道,你还相信她是人?我说,我不准你诋毁她,你那啥镜子已经照过了,她就是人。周驰说,好好好,我不想再跟你吵架了,你快走吧。

  我点点头,周驰过来帮我关窗户,小声说道,记住我说的话,如果遇到那斗笠男,有多远走多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求顶,求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