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驰说,我不能告诉你我身份,还有,我学的不是旁门左道。

  我说,那你今天要坟上花,黑猫血干啥啊?

  周驰说,坟上的叫曼珠沙华,这花有驱蚂避鼠,麻醉神经的奇效。至于猫,天生克鼠,黑公猫阳气最盛,想要彻底杀死鼠精,除非有成年种子公猫的血。

  我点点头,说,刚开学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傻逼呢,一直都和我作对。

  周驰瞪了我一眼,说道,这学校怨气太重,我已经和你说过了,你要害怕就趁早退学。

  我笑道,谁退学谁瘪犊子,我长那么大,还没瞅过鬼长啥样呢。

  周驰说道,只晓得逞口舌之快,你要真瞅见真鬼,怕把你胆吓出来。

  我说,你少吓我,我就吓大的。

  我两说说笑笑,就回学校了,我第一次发现,周驰不是闷逼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犯嫌。

  回到学校时候,周驰又在画室远处一直瞅着,我说,你既然那么好奇,干啥不进去瞅瞅呢?

  周驰冷冷道,我不敢。

  我听周驰说完,不禁打了个激灵,我说,真那么邪乎?

  周驰说,你看我像在看玩笑吗?

  我说,你来学校第一天就发现了这个画室里面不干净了?

  周驰说道,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到这学校的。

  我一寻思,那我进去过会咋样啊,我说,你都不敢进去,那一般人进去会咋样啊?

  周驰说道,我不晓得,总之不会有啥好下场。

  我听完浑身都感觉不自在,莫名的起了鸡皮疙瘩,我说,你说的我瘆的慌,咋快走吧。

  周驰点点头,说,你先走吧,我再瞅瞅。

  我应了一声,准备先回去。

  突然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从教学楼那儿传过来。

  我两对视一眼,赶紧冲了过去…

  我两循着声音一直冲到教学楼三楼,声音一直从老钱办公室里消失了。我说,你听声音从哪儿传过来?

  周驰说,我听从老钱办公室里传过来。我说,我也是。

  周驰说,进去瞅瞅。

  我两慢慢推门,那门里面被锁住了,推不开,我寻思这么晚了,里面还有人么?

  周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细铁丝,我说,这你都有?

  周驰说,有备无患。周驰把细铁丝伸进群里捣来捣去,我顺着门缝,瞅了一眼,一个黑影突然闪过,我吓了一跳,赶紧退了几步。周驰说,咋啦?里头有啥?

  我说,有啥东西在里头,我就瞅见一个影子。

  周驰撬了一会儿,突然警觉的说道,有人来了!

  我两赶紧退到了楼梯口躲了起来。没过一会儿,一个披着一层斗笠,穿着雨鞋的男的走了过来。斗笠男走到老钱办公室门口,突然停了下来。没进去。

  周驰瞅了一会儿,突然失色说道,不好了,我两快跑!

  周驰拉着我,赶紧往楼下冲,我说,咋了,干啥要跑那么快?

  周驰说,我两暴露了?

  我寻思斗笠男咋看见我们的。我说,你咋知道的?

  周驰说道,你别问那么多,咱两赶紧走吧?

  我两下了楼,一下就瞅见老钱在那儿死死盯着我两。

  老钱一瞅见我两,冷冷问道,这么晚了,你两为什么在这里?

  我赶紧说道,刚才在你办公室外面…

  我还没说完,周驰赶紧冲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把我拉到身后,盯着老钱说道,我两刚刚去班上拿东西的。没干啥?

  老钱又直勾勾盯着我两,说道,你两看见我办公室有什么动静了?

  周驰说道,没有,啥动静都没有。老钱顿了顿,冷冷说道,我不是说了,晚上不要乱逛吗,你两快回宿舍。

  我们应了一声,老钱就匆匆上楼了。

  老钱走后,我不禁倒洗了一口冷气。周驰说道,在没弄清楚啥情况之前,不要跟任何人说真话,晓得吗。

  我一寻思周驰太他妈机智了,我咋没想到这点呢,我说,好,我晓得了。

  周驰点点头说道,我两快回宿舍了,不要再给人发现了。

  回到宿舍,我倒床上就睡着了,睡得特沉,第二天一大早就给人吵醒了,我迷迷糊糊走到阳台一看,下面咋有一群人往外冲呢,出了宿舍。楼道里挤满了人。

  我拉住一哥们,问道,发生啥事了。那哥们回道,快去瞅瞅吧,学校里死人了。

  我赶紧找到周驰,说道,学校里死人了,我两看看啥情况吧。

  周驰说,好。我两就跟着一群人走到了命案现场。

  酷…匠网永+久)免h;费#N看D小说B;

  那人就死在后操场墙头那,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群人,我两好不容易挤进去,一眼就瞅见那人穿我们学校校服。脸毁容也看不见啥样子。

  那人浑身上下有十几个血窟窿,血流的满地都是,两眼球也被挖空了,脑浆从血窟窿里迸了出来。看起来很恶心。几个女生当场承受不了,就蹲在旁边吐了起来。

  学校的保安,老师啥的,都过来看看情况,每个人都皱着眉头,看不下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几辆警车就停在学校门口,几个jc走了过来。一个带头的jc带着手套走进尸体旁边。

  几个jc拉了警戒线,疏散人群,那个带头的jc问道,谁第一个发现尸体的?

  一个保安站了出来说,我,我第一个瞅见了。

  那jc又问了一些情况,周驰把我拉出来,淡淡的说道,这人死了最少2个月了。

  我说,你说啥呢,这天气,人死2个月尸体不烂成啥样啊。

  周驰说道,你瞅见他胳膊上长了很多褐黄色的瘢痕没有?

  我说,看见了,咋了?

  周驰说,普通尸斑死后几个小时就能长出来,那种尸斑特殊,必须要人死几个月才能长出来。这人可能几个月前就死了。

  我说,那他尸体咋才出现呢?周驰说,我又不是神,哪儿知道那么多。

  我无语了,-_-|||,又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干啥啊?

  周驰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啥,但我直觉告诉我,不会只死一个人那么简单的,这后面一定有啥惊天的秘密。

  我跟周驰又挤了进去,瞅瞅那尸体。那带头的jc瞅了我两一眼,说道,你两瞅啥呢?

  我赶紧说道,没啥?我两就是瞅瞅。

  说完另一个jc过来,推了我们一下,大叫了一声,快走,别在这儿逗留。

  我应了一声,准备离开,谁晓得那个带头的jc突然拦住了我们,说道,我现在很怀疑你两与这件命案有关系,请你们配合一下跟我们回警局调查一下。

  我一听就急了,调啥查啊?人又不是我两杀的,凭啥要跟你们回警局。

  刚才那个推我两的jc说道,我们朱警官要抓你们就一句话,啰嗦啥啊?

  我跟周驰还有那具尸体就这样被带向了警车,我说,现在jc咋都这么办案的么?周驰冷冷道,现在jc不过都是一群穿着制服的流氓,谁真会管你好坏啊。到了jc局之后,那个朱警长又把我两带进一个黑屋子里,过了一会儿,朱警长带着一个记笔记的过来了。

  朱警长歪坐在一边,问到,你们叫啥?我说,我叫陈东,那个叫周驰。朱警长又问,人是你两杀的么?我一下就无语了,看来这朱警长真是猪镜长啊。我说,不是。朱警长问,你两跟死者啥关系?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周驰站起来,大声说道,你们要真有这时间就去抓凶手啊,那人脸都毁容成那样了,我们哪知道是谁啊。

  朱警长愣了愣,恼羞成怒道说,你两老实点,不要跟我油腔滑调。朱警长说完,就带着那个记笔记的出去了。

  我跟周驰又在房间里呆了半个多小时,一个jc走过来,说道,陈东,周驰你两可以走了。

  我两走了出去,二胖和林浩正在外面等我们。我们走过去打了招呼。

  二胖说,你两不是因为又打架进来的吧。

  我说,不是,我出去跟你讲。那朱警长瞅了我们两眼,拿着两份单子,奸笑道,小朋友好好学习,没事别瞎凑热闹。签完名之后就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