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话没说完,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我一瞅,是老妈打过来的。我说,稍等一下,我妈打来的。

  我赶紧走到阳台,接了电话,老妈那头带着哭腔问我在哪?

  我说,我在学校,咋了?

  老妈说,你外婆不行了,你赶紧去xx医院看她最后一眼吧。老妈说完,哭哭啼啼就挂了电话。

  听到这个消息,我彻底愣住了。外婆是我最亲最尊重的人,从小看我长大,小时候我调皮,闯了不少祸,很多人找到家里来,老妈每次要打我的时候都被外婆拦住,外婆总是护我说,东儿那么小,你打他干啥呀。

  外婆有啥好吃的都会留给我吃,暑假的时候,外婆就身体不好住进了医院,但我万万没想到,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离开我亲近的人…

  我眼眶红红的,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

  二胖问道,你咋了?我说,我外婆病危了,我现在要赶紧过去,二胖跟林浩过来安慰我,我说,我要来不了就代我跟老钱请个假。他两说,好的,你节哀顺变啊。

  我赶紧从学校门口,拦了辆的,一路奔向医院。到了医院已经十一点多了。前台护士在那儿充瞌睡呢,我赶紧叫醒她,问我外婆在哪个病房。

  那护士迷迷糊糊瞅我两眼,说,是直系亲属么?

  我说,是。护士说出病房号,我赶紧冲过去,打开病房门,外婆正慈祥躺那儿呢。

  我慢慢走过去,握紧外婆干枯的双手,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外婆竟然缓缓睁开眼,瞅了我一眼,微声说道,东儿,是你吗。

  我拭掉眼泪,说道,婆婆,是我,我是东儿啊。

  外婆笑道,我东儿都长那么大了,还没看到你结婚,婆婆就要先走了,不甘心啊。

  我抽泣道,婆婆,你说啥呢,你咋不能看到我结婚啊。

  外婆笑的还是那么慈祥,她缓缓抬起手,就像小时候那样轻轻摸我头,念道,东儿,一个人在外面注意点啊,有些朋友该交,有些朋友不该交,你自己要有数啊。我说,婆婆,您说的话,东儿记住了。

  外婆满意的点点头,含着笑,睡着了。我说,婆婆,您先睡会,我出去了。

  我站起来,刚准备打开门,刚才前台那护士突然闯了进来,说道,你不能进来,赶紧出去。

  我说,我是她外孙咋不能进来。那护士说,外孙又不是直系亲属,医院太平间有规定,你不晓得啊?

  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骂道,你们医院全是傻逼啊,人没死就给弄进太平间来了。

  护士说道,你嚎啥嚎啊,你外婆中午十点多就走了,死亡证明上写着呢。

  li看正V版5v章%√节.上T/酷●匠u}网r

  我说,放你妈的猪瘟p,我婆婆刚才还在和我说话呢,你扯啥玩意儿。

  那护士急了,又过来拽我。说道,你这人咋这怂样呢,赶紧出去,人死都不让她合眼吗。

  我说,你们医院不尽职,我还没追究你们责任,我婆婆刚才和跟我讲话,人没死就给你们弄进太平间了。你们作死啊!

  我跟那护士越吵越凶,外面又有人进来了,我一瞅是我老妈。

  我说,妈,这医院咋回事啊?人还没走呢留给弄进太平间来了。

  老妈看到我,愣了愣,说道,你咋来了呢?

  我说,不是你打电话叫我来的么?老妈说,没有啊,我啥时候打电话给你的啊?

  我说,就刚才啊,你说婆婆快不行了,叫我赶紧过来见最后一面啊。

  老妈惊悚的瞅瞅我,说道,你外婆早上十点多就走了啊。

  我瞪大眼,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我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

  我慢慢走到外婆跟前,哆哆嗦嗦握了握外婆的手,已经没有一点温热了,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猛的哭了出来,啊,外婆!

  然后就感觉眼皮一沉,失去了直觉。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头上还绷着一块红带子。

  我妈站旁边,一个跳大仙在我面前鬼哭狼嚎的,一边蹦哒,一边还拿糯米往我身上洒。

  我一下就急了,你这老婆子干啥呢?那跳大仙一愣,然后跟我妈说,你儿子身上的怨气太重了。我妈就赶紧掏出一把钱塞到跳大仙口袋里,说道,求求大仙救救我儿子吧。

  那跳大仙收了钱,立刻又拿了把木剑,在我面前上蹿下跳,我一寻思,这不耍猴呢,我大吼道,再不滚,老子要打你了。那跳大仙看我发怒立刻跟我妈说,这妖孽太厉害了,我没发收了,你另请高人吧。

  跳大仙说完一溜烟就跑了,老妈上来摸摸我头,念道,你是我儿子么?

  我说,老妈,你到底要干啥?老妈愣了一下,猛的抱住我,哭道,我儿呀,你可吓死我了。

  我说,老妈,你咋了?

  老妈说,那天你不是说你外婆的事,我寻思是不是撞邪了,这不刚请的大仙说你鬼附身了。

  我说,你这么大人咋没脑子啊,请个巫婆来耍你儿子?

  老妈说,那你说你外婆是啥情况?我顿了顿说道,可能是我太伤心出现幻觉了吧。你没打电话给我,我记错了。

  说到外婆,我忽然一阵心痛,我说,婆婆走了没?

  老妈伤感的说道,今天上午刚刚下坟的。我说,带我去瞅瞅吧。

  老妈就带我去了外婆新坟,我注视良久,心里就跟刀割了一样。老妈说,人已经走了,你也别难过了,妈回去烧饭了,外头天凉,你瞅好就回来吧。

  我点点头,老妈叹了口气,就离开了。我跪在坟前,眼泪刷刷流在地上。

  一阵风吹来,把坟前的纸钱吹的满天都是,我哭着说道,婆婆,我知道那不是我幻觉,我知道您还念我,想瞅我最后一眼,我什么都知道。

  我刚说完,那风刮的更大了。我抬起头,看着漫天飞舞的纸钱大声喊道,婆婆,等我结婚了,一定会把新娘带回来给你瞅瞅的。您安息的去吧。

  ...回家之后,老妈已经烧了一桌子菜了。老妈看着我,说道,咋瘦了呢?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啊。

  我说,没啥,可以照顾好自己。

  吃饭的时候,老妈不断往我碗里搛菜,说道,儿啊,那学校别去了吧。

  我说,咋了?老妈说,我听讲里面不好啊,你还小,学点啥不好啊。

  我不耐烦的说道,我的事你别管,我一定要上到底。

  老妈说,你这孩子咋那么犟呢?你就不能听听我们的吗,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我说,行行行,我知道了。你别说了。我赶紧扒了两口饭,然后躲到房间里玩电脑了。

  玩到下午,我寻思也该去上学了。因为从外婆走后,我相信了一些事,一些超出人类想象的事。而有一个人,能帮助我解决这些事情。

  老妈坚持让我吃过晚饭再走,我闲着无聊,又打开qq瞅了瞅,也没啥人找我,刚准备关电脑的时候,突然qq响了起来,我点开一看,又是上次那个陌生人发的信息,不过这次发的是段几十秒的语音。

  我点开一听,里面声音很小,我把耳麦声开到最大,才隐隐约约听见前面是一个男人呼救的声音。后面我也没听了,就直接带那个陌生人拉黑了。

  吃过晚饭之后,我赶紧返回学校,我到了班上,啥人都没有,又到宿舍瞅瞅,也没人,我打了个电话给二胖,他在网吧,我问,你知道周驰在哪不。

  二胖说,不知道。我又绕学校跑了一圈,终于在后操场画室前面找到了周驰。

  周驰看到我,也挺意外的。他问道,找我干啥?

  我说,我想问你个问题。周驰说,我凭啥要回答你。

  我说,因为你说过,你是来救我的,而且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

  周驰笑了笑,说道,那行,你问吧。我顿了顿慢慢说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求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