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郊桥在郊区,又因为往前面走就是火葬场,很多人怕犯忌讳。平时很少有人愿意到这儿。

  我们几个到这儿正是大中午时候,天气还热的狠。我们躲在河堤柳树下乘凉,几个姑娘直抱怨天气太热,受不了。

  我说,多出来出来感受感受大自然,再过几年,兴许都见不到这样的景色了。

  林浩索性跳到水里逮鱼去了,几个姑娘在哪儿摘摘野花,编编柳枝啥的,时光一转眼就到了下午,金黄色的太阳慢慢沉下了山腰,暑气慢慢散去了。

  我给几个姑娘一人一个袋子,说道,姑娘们,去逮些蛐蛐,蝈蝈,金蛉子啥的。叫的好听就行。越多越好。

  几个姑娘拿了袋子去都跑进草丛里嬉闹了。

  我又对林浩说,还歹拜托你去给我整个孔明灯,越大越好。

  林浩说,妥了,交给我吧。我说,好兄弟,你比二胖爽快多了。

  一切办好之后,我躺在草地上,心情挺舒畅的,此时正是夕阳西下,天上绯黄的轻云挂满了整个天空,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整个大地。小郊桥下面波光粼粼的,两岸全是一片虫鸣的声音。

  n更($新E最☆快uP上酷匠\“网☆

  我寻思大自然给了我们多么不平凡的美丽,却很少真正有人肯驻足欣赏。都为了争名夺利,而忽略的真正的幸福啊!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林浩终于拎了个大号孔明灯过来了。我一瞅这孔明灯真正好啊。

  几个姑娘,也逮了一袋袋子的虫子过来了。我又打了电话给二胖,问他那儿办的咋样了。

  二胖过了一会儿,慢慢走过来,整了套灰太狼衣服过来。我说,小黄人呢?二胖说,小黄人整不到。就灰太狼的。我说,算了算了,将就点也能用。

  事情都差多了,我说,谢谢各位,你们都能走了。

  二胖说,你到底要干啥啊?

  我说,老子干什么一定要跟你讲。二胖说,你不讲我就不走了。

  我顿了顿说,为了哄一个姑娘。

  我说完,大家都笑了。二胖笑道,我们学校的?那个班的?

  我说,不是我们学校的。

  二胖说,上过没?我说,上你妹啊?赶紧滚。

  二胖又淫笑了一阵,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我赶紧打了个电话给丝丝,没人接听。我寻思关键时刻可不能给我掉链子啊。我又打了几个过去,又是没人接。这下我慌了神,现在啥都准备好了,丝丝人再不来,我可就要一个人唱黄土高坡了。我先找个草窟把这些东西藏起来,又打了辆的,到丝丝那儿,我寻思她现在在气头上,就算去了也是白搭。我在丝丝家楼下守了会,这时候,一个六七岁小孩晃悠了过来。我赶紧向他挥挥手,说,小孩,过来下。那小孩慢慢走过来,说,干啥啊。我说,哥哥请你办个事。那小孩没理我,掉头就走。我赶紧拦住他。我说,你这小孩咋这么不听话呢。小孩一看我不让他走,张开嘴就要哭。我一瞅尼玛啥情况啊。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拿出一张10块的给他,说道,不哭,事办成之后再给你10块。行不?那小孩拿了钱,嘟着嘴说,我要那红色的票子。我寻思要你麻痹呢,死小孩太黑了吧。我一咬牙,又抽出一张100的递给小孩说,行,老子认栽了。你快去那二楼一房间找一个姐姐,跟她说我在小郊桥上等她。

  那小孩愣了愣,说,不行,我不能答应你。我一下子就急了。我说,小兔崽子,你不会变卦了吧。那小孩说,我哪晓得,你跟那大姐姐啥关系啊。万一你是sm变态狂咋办。我听完一下就郁闷了,这尼玛还是6,7岁小孩吗,连sm都知道!

  我说,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楼上那人是我表妹,最近跟一小子处对象呢,前两天我打了她对象,她现在跟我耍性子,不肯见我呢。那小孩点点头,说,你早说明白啊,我咋给你说啊。我想了想,说,你就跟她讲我被狗咬了,在小郊桥上呢。那小孩点点头,屁颠屁颠就上二楼了。我躲在楼下,亲自看那小孩进了丝丝家,我又赶紧回到小郊桥那儿。

  我先换了衣服,把虫子啥的全部倒进孔明灯里。然后悄悄躲在桥后头。

  没一会儿,一个人影就匆匆走过来了,我赶紧把孔明灯点着,那影子越来越近。我一瞅,果然是丝丝来了。

  我撒开手,孔明灯慢慢升了起来。丝丝已经走到了桥头,看到孔明灯停了下来。我从后面跳了出来,大声喊道,啦啦啦,叶丝丝童鞋,你愿意原谅陈东先森,一辈子,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吗?

  这时候,孔明灯慢慢飞上了天空,虫鸣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天际。天边像火烧了一样,晚风徐徐。河水也被映的通红。桥上飞来无数只萤火虫一闪一闪的。发着绿幽幽的荧光。

  我没听见丝丝说话,就瞅见她捂着嘴,已经泣不成声了。我走过去,摘下头罩。慢慢拉着她手说道,丝丝,我错了,你…

  我还没说完,已经无法再说了,丝丝突然抱着我,吻住了我嘴。

  我只感觉到一阵温热,还有一股浓烈的气息,那气息快让我窒息了…

  我两就默默看着孔明灯慢慢消失在云层的尽头。我晓得,一个人的未来就似这漂泊不定的孔明灯,虽然不知道下一秒会飞向哪里,但是只要有她的陪伴,到哪里,都是晴天。

  .................晚上一回到宿舍,二胖和林浩立刻就把我按倒在床上。二胖说,你小子看上哪家姑娘了,快招!我说,你他妈现在胆养肥了,敢以下犯上是不?

  二胖说,不招我就阉了你。我说,阉了也不招。二胖笑道,好,有骨气。然后又对林浩使了个眼色。两人就过来一起挠我。

  我被他们挠的在床上翻滚,眼泪都笑出来了。二胖说,说不说?我赶紧说,别挠了,我啥都说了。两人相视对笑了一下,把我扶起来。我说,你们要我说啥啊?

  二胖说,有图有真相么?我说,没有,忘拍了。

  二胖说,哪个学校的?

  我说,可能不上学了吧?

  二胖说,那她干啥的。我说,这我真不晓得。

  二胖急了,那你在哪里见的,这晓得吧?

  我顿了顿,说道,就在学校后操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