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一闹,我们三儿也没心情再逛啥城隍庙了,我们坐了公交车回到了宿舍。

  二胖和林浩端着脸盆准备下楼洗澡。我说,你两先去吧,我累了,休息一会儿。他两儿应了一声就下去了。

  我走到阳台。望望远处,学校小树林在夜色笼罩下葱葱笼笼的。晚风也吹的人舒服。我掏出手机,打了丝丝电话,关机了。我赶紧又发了条信息回去,丝丝,昨天是我太鲁莽了,你原谅我吧。发过去之后,我就顿时感觉心情顺畅了。

  我又在阳台上伸伸懒腰,阳台墙上有面镜子,我过去瞅了两眼,一下子懵住了。

  镜子中的自己,胡子拉碴,头发乱跟一堆干草一样。两眼球布满了血丝。脸色也发青。我寻思,自己咋憔悴成这个样子呢。

  这时候,二胖和林浩也回来了。他两看我一直在那儿照镜子就走过来问道,东子,你咋了?

  我说,你两看看,我咋虚成这个样子呢。

  二胖瞅了两眼,突然叫了出来,东子,你不讲我还没发现,你最近脸色越来越不对劲啊。

  林浩也凑过来瞅瞅,说道,是啊,东子,你最近到底干了啥啊?

  我一听寻思,不会真沾了啥不干净的东西吧。

  我就把最近发生的怪事全部跟他两说了出来。说到后操场画室的时候,林浩突然打断了我。

  林浩瞪大了眼球说道,你进那儿画室了?

  我说,进了,咋了?

  我一看林浩脸色突然变得铁青,我一把抓住他手,说,你是不是知道啥?上次说画室以前咋了?

  林浩顿了顿,哆哆嗦嗦说道,那,那,那间画室只有死人进的去,活人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们三儿互相瞅了瞅,我说,你两真信这东西?

  林浩说,我不晓得,这种事哪说的准啊。

  我一寻思老钱为啥不让我们瞎转悠,他是不是知道啥画室帷幕后头的秘密。还有,周驰那晚去那儿到底干啥。

  我说,那咋整啊?二胖想了想,说,东子,我两明天带你去大寺那边找人看看吧。

  我寻思,也好,去烧烧香拜拜佛啥的,去去戾气。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去大寺那了,山上潮气挺重的,我们三爬了半天山终于上去了,再互相瞅瞅,浑身上下都是露水,就跟洗了个澡一样。

  我们三儿来的还挺早,没想到山上人声鼎沸,一大群人都在里面。耍猴的,卖香,卖符文,卖佛珠啥的,什么都有。

  我们三儿走进大殿,就瞅见一弥勒佛像。我们三赶紧跪下来,学别人三跪五拜。

  拜完之后又烧了一注香,大寺里头算命的啥都挺多的,我寻思可能都是些骗钱的江湖术士。

  我说,二胖,这哪人能驱驱我身上的邪气啊,带我去瞅瞅啊?

  二胖说,大寺主持德高望重,在这儿一代挺有名的。就是…

  我说,就是啥?二胖说,就是收费挺贵的。

  我说,和尚不都普度众生啊,这都收钱。

  二胖说,中国14亿人,一个个普度度到啥时候啊,肯定先度那些有钱人啊。

  我说,你这不是浪费我们时间吗,来干啥啊。

  二胖说,那我们走吧。我们转身还没走出大殿,一个小和尚在前面喊道,哪位是陈东施主,我们方丈请陈东去禅房一叙。

  我一听就乐呵了,陈东,说的不就是我嘛。

  我赶紧走到前面,笑道,我就是陈东。

  小和尚瞅了瞅,说,没错,师父说的就是一个年轻人。

  我笑道,你师父还晓得我是年轻人啊?在哪儿,快带我去。

  二胖和林浩跟在后面,小和尚说道,师父就叫一人,二位施主请止步吧。

  我说,你两去四处晃晃吧,待会我打电话给你。他两说,好,待会电话联系。

  我跟着小和尚穿过一条走廊,走到了后面一间禅房停了下来,作了个揖,说道,施主,师父就在里面,您进去吧。我点点头,说好。

  小和尚慢慢推开门,我就轻轻的走进去了。大殿后面跟前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面静的连针掉声音都能听见。

  主持禅房里,弥漫一股好闻的檀香味,我一眼就瞅见一个和尚背对着我,在那儿敲木鱼。

  我寻思这就是主持吧,我赶紧走过去,跪下来,作了个揖说道,大师,我最近…

  我话还没说完,主持转过头,喃喃道,施主不必再说,我已经知晓了。

  我一瞅,这和尚跟电视里头都一样,慈眉善目,满身仙气。

  我说,大师,你继续都晓得了,就救救我吧。

  主持没说话,在那儿慢悠悠的敲木鱼。我急了,大师,您说说话啊。

  主持敲了一会儿,说道,我送你四句遏语,因果循环,福即是祸,祸即是福,福祸相依。

  我说,大师,我比较愚笨,您再说明白点。

  主持闭眉合目,说道,我们尘缘未了,以后还有机会再见的。

  我说,大师,你说啥。你说明白点。

  我还没说完,小和尚已经进来,说道,施主,师父已经说完了,您请回吧。

  我寻思,什么东西儿啊,又被这老秃驴耍了。

  我从后面出来,二胖和林浩还在那儿侯着呢,看我出来,他两赶紧问道,咋样,咋样,大师说啥了?我说,鬼晓得他讲啥,老子一句没听懂。

  二胖说,你知足吧,好歹还见了一面。

  我说,走吧。待会买点辟邪挂饰啥的,意思一下就行了。

  我们三儿又在大寺里头晃悠了一会儿,寻思马上就到中午,也该下山了。

  出了大寺,刚走到石梯准备下山。一个人突然拦住了我。我一瞅,是个瞎眼穿着道袍的老头,我说,干啥?

  那老头说,年轻人,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碰了啥不该碰的人吧。我说,我没钱给你,你去找别人吧。

  老头说,我不是为了钱。我寻思,不要钱就听他扯扯犊子吧。

  我说,好,你继续讲,我印堂咋黑了。

  老头掐指算了算,说,你最近是不是跟女人在一起?

  我说,老子天天跟女人在一起,你说的哪个女人?

  老头说,那个不是阳间的女人。而且你面相...我说,死老头,你瞎说啥啊,成心损我是不?刚才大寺主持都说我面相好着呢。

  %r酷ck匠A网永Z久,免费0H看小t说

  老头叹了口气,说道,难道世人都只爱听奉承的话么?

  我说,老子心情不好,你快滚,别逼我骂你。

  我说完,就准备走,那老头,看我们要走,赶紧说道,年轻人,听我一句劝吧。

  我一瞅不对劲啊,这逼说着说着又要过来扯我衣服了,我寻思不会又跟那疯婆子一样吧,我拉着二胖跟林浩就往山下跑。后来那老头也追不上我们,慢慢消失在山上的雾气中。

  下了山,我们就回到学校。今天是周五,下午没啥课。我们到班上也没啥人了。我说,叫几个人过来打牌啊。

  二胖敲了几个电话,来了四五个女生,我说就打掼蛋吧。

  大家也没反对,我们几个人就围在一起掼了起来。

  还没打几局,老钱突然就冒了出来,老钱一看到我,就阴着脸说道,陈东,到我办公室来。

  我寻思早知道不来学校了,正好撞枪眼上了。

  一进办公室,老钱就冷冷道,昨天上午怎么没来。

  我说,身体不舒服,去看医生了。老钱说,你看医生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说,忘了。老钱说,你检讨呢。我说,写好弄丢了。

  老钱猛拍了桌子,叫道,没写就没写,说什么慌。

  我说,我没写。

  老钱无语了,说道,我再给你一天时间,明天再不教,我就不催了。让你家长来催吧。

  我说,哦!老钱说,滚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