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着想着就到丝丝房间里开了电脑,又到播放器里下了波多野结衣的种子,我寻思待会一边看毛片一边做整点气氛啥的。

  浴室里面水声突然停了,我寻思这么快就洗好了吗?

  喂,你把我浴巾拿过来。丝丝在里头喊道。我惊了一下,赶紧说道,在哪?丝丝说,在我衣柜里头,我赶紧站起来打开她房间里的衣柜。里头都是些情趣内衣,黑丝,比基尼啥的。我寻思这货早有准备啊。我翻了翻,找了一条粉红色的浴巾,走到浴室门前,淫笑道,我进来了啊。

  丝丝在里头娇声娇气说道,你进来嘛。

  我赶紧冲进去,就瞅见丝丝穿着大浴袍,披着湿漉漉的长发,冲我笑道,你站那儿干啥,浴巾给我啊。

  我看的骨头斗酥了,一时都忘了该咋回答了。我说,好好好,你快点。

  我又到房间里去,种子也下好了。我赶紧打开片子,看波多野结衣在哪儿玩深喉呢,我看着看着下面不知不觉就“一柱擎天”了。

  丝丝推开门,我借着灯光瞅见她穿着白色的浴袍里面的风景若隐若现,飘逸的长发搭在腰间,浑身还散发一股香气。她一进来就瞅见我在看毛片,脸上泛起了红晕,你咋这么变态呢?

  我受不了了,冲过去就抱住她,亲她。丝丝开始还挣扎,后来我亲了一会儿也放弃挣扎了。我把她扑到在床上,双手在她胸上游走,我说,丝丝,你真好看,我喜欢你。

  丝丝面色潮红,有气无力的娇喘着,前戏过后,我感觉下面已经提出抗议了。我掏出杰士邦,就开始脱衣服。

  丝丝突然大叫一声,一把推开我,叫道,你要干啥?

  我顿时就懵了,我说,你不喜欢我吗?丝丝把头转过去抽泣道,可是这也不代表你想干啥就能干啥。我不是随便的人我从小就听不得女生哭,我急了,丝丝,我错了,你这么漂亮,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我说着,就拍着她肩膀,想慢慢安慰她。

  丝丝叫了一声,哭的更凶了,你滚,你不要碰我。

  我赶紧说道,好好好,我滚我滚,你别难过了。

  丝丝没理我,只是一个劲在那儿抽泣,我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走出了房间。

  我回到客厅沙发,一闭眼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瞅瞅墙上的闹钟,已经中午十点半了,再瞅瞅手机,二十一条未接来电,和七八条短息,都是二胖发的。我寻思一晚没回去,二胖可能急了。

  我又喊了声丝丝,没人应我。我到她房间里瞅瞅,没人。我寻思可能还在生我气呢,穿好衣服之后就外面走,马上中午就放学了,我回了个短息给二胖,马上回学校。

  一出门,太阳光强的刺眼,我就感觉太阳光晒在身上就跟火灼一样,我赶紧到楼下,买了瓶冰水。那小店老板,是个话捞子,他说,大兄弟,新搬来的?我说,不是,朋友家住这儿。

  他说,住哪儿呢?我指着二楼一房间说,就住那儿。

  那小店老板瞅了瞅说,我在这儿挺长时间的,没见有啥人住那儿啊?

  我说,我昨晚还在那儿呢,可能新搬来的吧。

  小店老板说,你确定是那家?我说,你这人真好玩,我住哪儿跟你有关系啊。我说完就拿着冰水走了。

  到了学校,已经中午放学了,二胖和林浩站校门口在那等我呢。

  我说,今天没发生啥事吧?二胖说,老钱满大街找你呢。我说,咋了?二胖说,老钱说你检讨没交。我说,去他妈了个比。

  二胖说,你昨晚去哪儿了?咋一夜没回来。我说,跟一朋友出去玩的。二胖淫笑道,啥朋友啊?我包里byt是不是你拿的?我说,甭提了,老子窝火。林浩笑道,咱东哥炮没打成,一个人在那儿打飞机呢?

  我说,去你妈的,老子没心情开玩笑。二胖说,你吃过没?我说,没呐,一起出去吃吧。林浩说,我晓得学校附近有家炸鸡不错,咱去尝尝。我说,走,再整点啤酒。

  二胖笑道,咱东哥请客,今天多吃点。我说,老子穷的快当裤头了,今天这顿记你头上。二胖说,好叻,就东哥一句话。

  ··········下午的全是风水课,风水老师是个二十多岁长得文文弱弱的书生,姓晏。我们私底下都叫他晏书生,我寻思一呆子会教啥课啊。我也没把他当回事,抱个手机趴在桌子上玩。晏书生看到后,走到我旁边,轻轻敲了下桌子,说道,这位同学,请你站起来和我们说说什么是风水。

  我想了想,说,风水就是你结婚住哪儿,你死了埋哪儿。

  晏书生笑了笑说道,这位同学说的很形象。没错,风是研究风元气和场能,水就是研究流动和变化。风水就是研究相地之术。风水讲究的就是和大自然的协调。这与我国古代思想家老子的想法是一致的。研究风水,不光是研究宫殿、住宅、村落、墓地。更是对人文面相的研究。学好风水,就能观人面相,识人心理。

  我瞅他说的一套是一套的,就说道,那你看我啥面相。

  晏书生自习瞅了瞅,脸色阴了下去。我说,咋了,你看不出来?晏书生说,你面相属阴,是标准的凶相。

  我说,咋凶相了,你给我说说看。晏书生,你非天生凶相,而是后天的蒙阴,就是说,你沾了什么邪气,才会遮住你原本的面相。

  我说,你跟我扯啥犊子,你一教师还公然支持迷信。晏书生说道,风水学不是迷信,你信也好,不信则罢,我就说到这。晏书生说完就转回继续讲课,不再理我。

  我推推二胖说,那呆子说我凶相,你看我哪里凶了?二胖笑道,你甭理他,他就书读太多读傻了。我说,放学一起撸,这两天都没整,手痒了。二胖说,妥妥的。

  一放学,我跟二胖林浩就奔网吧三黑了。

  上了机,开了电脑,网吧三连坐,我说,啥也别整了,直接进去吧。二胖和林浩已经迅速进去了。我们三儿配合不错,我跟负责上单,林浩和个陌生人负责中路,还有个人负责下路。我们三儿流利的补刀,团战连拍键盘的技术。对面硬挺了半个小时终于投降了。

  后面几局又是连战连胜,我打的腰酸背痛,起来去尿尿。网吧厕所里就一个坑,我进去一瞅那里有个人埋着头蹲在那里,也看不清脸。我就杵在门口等他出来,等了十来分钟,那人还蹲在那儿,我寻思,这傻逼死在里面了啊,又等了五分钟左右。那人还没出来。我有点急了,这时候二胖也过来了。二胖看我杵在那儿说,你干啥呀?

  我说厕所里面有个傻逼蹲在那儿二十多分钟都没出来。二胖推开门,笑了笑说道,人呢?

  我一瞅,厕所里头啥也没有。那人竟然凭空消失了。我说,咋回事啊,刚才这儿还有个人呢,咋一下就不见了?

  二胖说,你撸多了,出现幻觉了吧。

  我急了,刚才真有人啊,就蹲那儿,我看的清清楚楚。二胖说,好好好,我晓得了,你急吗?不急我先去拉屎了。我愣了一下,说,算了,你去吧。

  跟二胖林浩从网吧出来已经快下晚自习了,我们三儿寻思往城隍庙那儿逛逛热闹。

  去了之后,城隍庙里头人山人海,我们三儿晃悠了一会,坐路边吃点关东煮。我们正吃着,一个穿件破红衣服,浑身脏兮兮的的疯婆子在远处晃来晃去,还像在龇牙咧嘴的冲我笑,我寻思不会又出现啥幻觉了吧。

  /更1新最A&快6A上/I酷匠网

  我推推他两,说,那边有个疯婆子,你两瞅见没?

  他两齐声说,看见了,咋了。我说,我咋瞅着好像再看着我呢?二胖说,你想多了。疯婆子而已。我听二胖说完,也没想啥,继续低头吃东西。

  过了一会儿,那个疯婆子朝我们这儿走了过来,我瞅怪可怜的,就掏了五块钱递给她,谁晓得那疯婆子就一个劲冲我龇牙咧嘴。我寻思,是不是饿了。我又拿了串关东煮递给她。她没要,还是在那儿瞅我笑。

  我看他两,说,快走吧,这疯婆子看的我瘆的慌。他两应了我一声,都站了起来。

  我正转身要走,那疯婆子突然跳过来一把扯住我,大吼大叫。我吓了一大跳,赶紧往后猛退了几步,那疯婆子跟狗皮膏一样死死粘在我身上,我吓得大声叫着。

  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那疯婆子跟受了啥惊吓一样,胡言乱语。二胖跟林浩过来拽疯婆子,拽了半天,疯婆子还粘在我身上。

  过了一会,来了三个jc,过来一把把疯婆子抱开。那疯婆子把一根红绳子扔到我手上,声嘶力竭吼道,快跑吧,快跑吧,绳子会保你安全,快跑吧,哈哈哈哈哈。。。。。

  我又气又恼,狠狠把桌上没吃完的关东煮猛灌在地上,大吼道,什么玩意,艹!

  二胖赶紧劝道,东,你跟一疯子气啥劲。林浩也说道,是啊,算了。咱赶紧回去吧。

  一个jc在那儿疏散人群,围观的人慢慢也散了。那疯婆子吼叫着被两个jc拖走了。我寻思这两天咋发生那么多怪事。先是老周和楼下小店说的莫名其妙话,又是傻逼司机,接着还绕坟堆里出不去,还有晏书生说老子一脸凶相,紧接着,网吧厕所里明明看到坑里蹲个人,莫名就消失了,刚儿又碰到个疯婆子。这些破事真他妈让老子来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