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驰下楼以后就往后操场那儿走,我寻思他去那儿干啥呢?我小心翼翼跟在后头,这学校没路灯,今晚夜色也比较暗,我跟在后头,既怕跟丢了,也怕给他发现了。

  我远远看过去,就一模糊影子走在前头,啥也看不清。果然,周驰很快就到了后操场,我寻思他去后操场干啥呢,走着走着,我忽然感觉不对劲,他这是往画室那个方向走啊。那个影子越走越急,我步伐也越来越快。草地上都能听见沙沙的声音,那影子快到画室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吓得我赶紧躲在一棵后连气都不敢喘了。

  我在树后躲了一两分钟寻思也不会发现我了,我再一眼瞅过去,周驰的影子竟然消失了。我往前又快步走了十几米,还是没看见周驰人。我寻思没缘由啊,咋突然就不见了呢,找了一会还是没发现,我看看手机,已经快九点半了,快下自习了。我刚准备回去,转过头一下子就看见周驰就在我身后直勾勾盯着我。

  不知道为啥,周驰那双眼睛盯得我浑身发毛,好像那眼睛啥都能看穿一样,我假装四处瞎逛,说,咋这么巧呢,在这儿碰见你。我心里寻思,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周驰冷冷道,你为啥跟踪我?这是我听见他说的第一句话,说的一点语气都没有。我说,鬼才跟踪你呢。我说完一溜烟窜回班了。这时候已经下自习了。大家都陆陆续续往宿舍走,林浩说,我去食堂买点东西吃,你两先走吧。我两应了一声,就先回去了。

  回宿舍之后,二胖又吵着要去网吧,我说,你去啥网吧啊。二胖说,一天没撸浑身难受。我说,第一晚别去了。林浩手机里有种子,你待会去买包餐巾纸解解乏吧。

  林浩回来之后,我们三个人拖着洗脸盆就奔澡堂去了。

  洗澡的时候,我说,今天看见周驰去后操场画室那边了。二胖说,去就去呗,跟咱有啥关系。

  我说,我严重怀疑周驰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一定要找出事情的真相。二胖说,你个二愣子,甭扯犊子了。我说,万一是啥FBI派来的卧底呢。

  二胖说,你肥皂咋掉了。我杵了二胖一拳说,你肥皂才掉了。

  我们相互泼水,嬉闹。林浩洗了一会儿,也没吭声,一个人默默换了衣服就走了。

  我说,他咋了。二胖说,不晓得啊,刚才还好好的啊。

  我说,回宿舍瞅瞅吧。

  酷:匠2网/r正版i首-发Q》

  我们也赶紧换好衣服,回到宿舍,林浩躺在床上,也不说啥。

  我问,你咋啦?林浩说,没啥,身体突然不舒服。

  我说,刚才不还好好的啊,要不要去医院啊…我还想再说点啥的,林浩已经把头转过去说,没啥,我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我瞅瞅二胖,无奈的摇摇头。二胖说,咱也早点睡觉吧。

  二胖关上灯,我躺在床上,咋也睡不着。脑海里尽是那间画室的影子。

  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又想不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咋也睡不着。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阵吹笛子的声音,我说,二胖,你还听见啥声音了?二胖没有应我,我下床看了看,妈的,那比早就睡死过去了。

  我又喊了声林浩,他也睡着了。我寻思这大半夜的谁还有雅致吹笛子啊。

  我走到阳台,那吹笛子声音越来越清晰,我仔细听听,那声音是从后操场那儿传过来的。

  妈的,我倒要看看是啥东西吵的老子睡不着。

  我踩着拖鞋,拿一根手电筒就往操场那儿走过去。

  下了宿舍楼,外面黑黢黢的,我寻思啥破学校咋连个路灯也装不起么。我打着手电筒走在前头。

  路旁几株死树弯曲曲的,想枯手一样直指天空。晚风吹得也有点急,吹的路旁草丛窸窸窣窣的。我循着笛声朝后操场那边走。那声音越来越近,我听了一会儿,寻思这声音就是从画室里传出来的。

  我忽然就想到,今天老钱慌张的神色林浩没说完的话,还有闷比周驰的表现,我寻思这画室里头肯定有啥东西。

  我赶紧关掉手电筒,慢慢走过去,快到的时候,那笛声突然停住了。

  我寻思咋不吹了啊。我凑近去,看见画室里有暗暗的灯光传了出来。我隔着玻璃瞅进去,一个灯泡在天花顶晃来晃去。我寻思这报废的画室里还有灯啊。

  也许电路老化啥的,那灯泡忽暗忽明。我又寻思不对啊,这里头要没人灯咋会开。

  我推了推窗户,那窗户里面锁死了。我又绕到门外,那把锈锁竟然不见了!

  我推了推,门轻轻的开了。画室里面应该废了不少年了。

  我瞅了瞅,这画室里头比想象的要大点。里面摆了些凳子,杂货啥的,其他也没啥。唯一不同的就是一张几米长的帷幕从中间把画室拦了起来。

  我寻思这帷幕里面会不会有啥东西吧。我慢慢走过去,那灯泡发着昏暗的黄光。这画面咋那像恐怖片呢。

  不过我从小就不怕这些东西。以前也没少看啥灵异事,大多都是扯犊子的。我寻思,老子看看是啥东西作怪。

  你在干啥?我听到声音回过头突然看到一女的站我身后。

  我说,你是啥?那女的说,你在干啥?我瞅了一眼,那女的穿一件墨绿色的裙子,手里拿根笛子,长发飘飘,胸和屁股都挺大的。长的也不难看,就是脸色有点发白。

  等等,手里拿根笛子。我寻思难道就这女的在吹笛子。

  我说,刚才是你吹的笛子啊?

  她说,是的,咋啦?

  我说,你大半夜的在这儿嚎啥啊?人家不睡觉啊。

  那女的说,我吹笛子碍你啥事。

  我说,你哪个班的,不知道这画室不能进啊。

  那女的顿了顿,说,我不是这学校的,我家住这里头。

  我瞅了两眼,说,你确定你家住这里头?

  那女的说,我说,我家在这学校后头,我晚上睡不着就进来转悠。

  我说,你转悠也别打扰人家睡觉啊,别瞎嚎了,再嚎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我说完就准备回去睡觉,那女的突然喊道,喂!

  我回头,说,干啥?

  那女的说,你就不能陪我唠嗑一会吗?

  我寻思,不会是我长得太帅她看上我了吧。

  我说,你想唠嗑啥啊?

  那女的说,我叫丝丝,你叫啥啊?

  我说,我凭啥告诉你啊?

  丝丝说,我就好奇,你咋会上这这种学校呢?

  我说,你一娘们大晚上都敢瞎转悠,我大老爷们还怕这?

  丝丝噗嗤笑了出来,她笑起来,两个酒窝忽隐忽现,我看的都有点飘飘然了。

 我狠狠咽了口口水,寻思这娘们挺骚啊,我当时就想上她。

  丝丝说,你不讲就算了。我要回去了,她说完就朝外面走了。

  我赶紧跟过去,说,别啊,我叫陈东。

  丝丝冲我喃喃一笑,说道,你刚才说为啥这画室不能进啊。

  我说,我不晓得,听人家讲的。

  丝丝说,你快回家吧,别上这学校了。

  我说,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你是我娘啊。

  丝丝说,我就这么一说,你信不信随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大家免费创个号,帮老陈顶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