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开学

  二胖瞅着我说道,你咋了?

  酷#?匠7C网◎√首…发sK

  我瞅瞅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床上,二胖站我旁边,外面的阳光强得刺眼。

  我说,这哪儿?

  二胖说,这咱宿舍啊。

  我说,我咋在这儿,你昨晚没上厕所啊?二胖说道,上啥厕所啊,我昨晚跟你从墙头翻进来之后,直接就回宿舍睡觉了啊,你到底咋了?

  我揉揉发涨的双眼,刚才发生的一幕仿佛还近在眼前,我寻思,咋回事啊?难道真的是我太累了才瞎做梦的?

  我说,现在几点了二胖拾掇拾掇东西说道,八点半了,你睡好了就麻溜点起床吧。

  我一寻思,今天该上课啊。我赶紧从床上跳下来,说道,麻溜啥呀,咱已经迟到了。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陈东,初中毕业之后寻思上高中也是活受罪,干脆直接上个职校。

  我报的也是极冷门的专业——殡葬形象设计。

  说到这儿,可能有人就郁闷了。一年轻小伙子学点啥不好,非要和死人打交道啊!

  对于这种问题,我的回答,主要还是与我性格有关。

  我这人最大特点,就是爱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小时候,听人家讲坟地里有女鬼叫床,我就在那儿守了一夜。听人家讲白水河里有水猴子,我就在河里游了一个礼拜。听人家讲左眼滴几滴牛犊子眼泪就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我就天天打听哪家有初生的小牛犊子。

  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听同学讲,岩北职校,这啥那啥,说的天花乱坠。我一寻思,这太符合我口味了。一闭眼,想也没想,就报了这个专业。

  开始身边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可能中国人的观念,骨子里就保守,有啥都看不开。家人为此也跟我闹了好一阵。后来闹够了,他们也知道我脾气犟,做啥也只能随我了。

  本来该上高中的二胖,却被硬生生拖过来陪我。二胖是我从小滚到大的基友,他这人胆子小。又好色,除了成绩好点,其他也没啥特点了。

  好了,唠嗑完了,话题再转回来吧。

  我跟二胖从宿舍蹿了出来,外头啥动静也没有。我两都晓得已经迟到了。到班上后,班上齐刷刷坐着三四十号人,一个穿黑袍的中年男人站在讲台上。我两像二愣子一样杵在门口,班上学生的目光刷刷都落在我两身上。

  中年男人说道,你们怎么迟到了?我说,学校太大,给我两绕晕了。男人没再说啥,挥挥手示意我两进来。

  我跟二胖进来瞅了一圈,走到后排一疙瘩角落坐了下来中年开始自我介绍,他说自己姓钱,我们可以叫他老钱,以后他负责带我们班,有啥不懂的都可以问他。

  我仔细打量一下,老钱很瘦,瘦的吓人,寻常大热天的还裹着黑袍子。脸色发白,一点生气也没有。远远瞅过去,就像一架干尸裹在黑布里。

  班上清一色的妹子除了我和二胖还有两男的,一个是话唠子,前后左右都能搭上边,另一个话少点,一个人坐在那儿,脸上啥表情也没有。

  老钱在讲台上,说些有的没的,底下也没啥人听,我说,二胖,那么多女的,够你折腾几年了。二胖佯怒道,说啥呢,我是那种人么?我是那种人么!

  我说,那你是哪种人呐?三秒真男人么?

  我两笑着,闹着。我一回头,突然就看老钱突然杵在我旁边,吓我一愣。

  我寻思,啥人啊,走路也没动静,老钱没说啥,脸色阴沉沉的。

  我说,咋了?老钱就这么直溜溜盯着我,盯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我说,到底咋了?

  老钱声音有点激厉,问道,你最近去什么地方没有?

  我说,我啥地方也没去啊。

  老钱又瞅了我半晌,然后绕到讲台上说,学校比较大,大家晚自习之后回宿舍就好好休息,不要乱窜,任课老师会陆陆续续过来。大家好好上课。

  老钱说完就夹着一本书匆匆离开了,我寻思,真是个怪人。

  班上这时候炸开了锅,二胖果断跑到前面和一群女生唠嗑。那个话唠子男的也过来和我唠嗑。

  你好,我叫林浩。那个话唠子男生笑着伸出手。

  我愣了愣,也赶紧伸出手,笑道,你好!我叫陈东。

  班上女生穿的露胳膊露腿的,看见来就像刚从东莞放出来,一个个长得也漂亮。二胖在里头简直如鱼得水。

  我跟林浩唠了一会儿,我就寻思那个男生咋不过来和我们唠唠。我说,那男咋不说话啊!

  林浩说,我也不晓得,我跟他说话也不理我,可能得了啥病说不了话吧。

  我回头瞅了他一眼,那男白花花的,长得就跟一小白脸一样,可能天生就闷逼吧,我也没想啥了。

  下课后,我硬拉着二胖陪我到操场晃悠,那逼开始死活不肯,我说,你信不信老子把你以前丑事全抖出来。二胖嬉皮笑脸说道,别别别,我的性福不能没开始就结束了。

  岩北职校坐落在市郊,有不少年的校史里,学校占地面积挺大的。有的地方还保存五六十年代的建筑风格,学校里头大多教室都报废不用了。

  我两到处瞎转,操场上全是白嫩嫩的细腿再晃悠,我说,这些逼一个个长得都挺骚的啊。二胖说,我要把这些逼全艹翻。

  我杵了二胖一圈,骂道,你他妈还有出息啊,一天到晚就晓得日女人。

  二胖晃了一会儿说尿急,我说,你随便找个疙瘩拐角解决吧。

  二胖说,操场上那么多人,别一会逮到把我当二流子。

  我说,那咋整。

  二胖说,前面不就厕所嘛。

  我一眼瞅去,一个废弃的厕所就在前面,旁边还有一间画室贴着封条,挂着一把锈透的大锁。

  我顿时感到一阵很熟悉的感觉,可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二胖推推我说,你发啥愣啊?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感觉在哪边见过这个厕所。

  二胖说,不管了,我进去方便一下。

  我寻思怎么啥也想不起来了,二胖说着就要进去,我赶紧拉住他,说,二胖,这厕所这么久没人用啦,你去学校那边厕所吧。

  二胖说,你咋了,平时也不见你这样,我憋的慌,忍不住了。

  我拉着二胖,好歹不让他进去,因为我总有隐隐不安的感觉。

  二胖说,你他妈神经病啊。

  我说,你他妈别进去啊。

  你们再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飘了过来,我回头一瞅,这不是老钱嘛。

  老钱阴着脸,说,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老钱说着,眼神就飘到了画室那边。

  二胖说,没啥,我就想上个厕所。老钱继续阴着脸说,上厕所不能去教室那里啊,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要到处瞎转吗?

  我赶紧说,没啥,我们这就走。说完,我就拉着二胖一溜烟跑了。二胖方便之后,我两回到班上,林浩过来说,你两去哪了?我说,去操场随便晃悠啊。林浩脸色微变说,你两看见一破画室没?我说,看见了,咋了?林浩小声说道,以后不要去了?我刚刚听说,那画室里面以前…林浩还没说完上课铃声突然响了,不晓得哪个女生喊了一声,老师来了。大家赶紧回到各自座位坐了下来。

  我们坐好以后,进来一个30多岁,微胖,带着眼镜的女老师。这个老师姓夏,主要教我们收尸整容的,自我介绍结束之后,夏老师就开始讲解殡葬概论的知识。

  夏老师脾气温和,又爱笑,比起那个像死尸一样,不苟言笑的老钱,我们都比较喜欢她。

  说实话,这个专业学的东西挺渗人的,啥烧骨,挽联,风水,插花什么的都有。

  二胖在我旁边,被吓得一愣一愣的,我说,你这怂逼咋这么像个娘们呢。

  二胖说,滚,我这是敬畏之心,百邪莫侵。

  林浩在旁边笑道,二胖,今晚咱玩点啥游戏啊?

  二胖好奇的说,啥游戏啊?

  林浩说,镜子鬼,进门跳,吃粮,笔仙啥的都可以啊。

  胖子说,滚,老子懒得搭理你。

  这下我们都笑了。

  夏老师在上面笑道,你们再讲些啥呢?带我凑和听听。

  我说,夏老师,吴二胖说他为啥长得像个娘们。

  我说完,全班都笑了。

  下午也没啥了,就是些语文,英语这些烂课。二胖和班上大部分女生也混热火了,一群人在哪儿,要个QQ,手机号啥的,我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她们。

  林浩坐我旁边唠了好多,但再也没说那个画室的事了。至于那个闷逼小白脸,坐那一天了,啥话也没说。不过,从班上同学嘴里我终于知道那小白脸叫周驰,我寻思这又一怪人啊。

  一天的时光很快就要过去了,晚自习时候,二胖坐前面和一帮女生在那打三国杀,我跟林浩在另一群女生里唠嗑,我忽然想到今天上午林浩没讲完的话,我说,你早上说那画室以前咋的了?林浩愣了下,眼球随即转了一圈,说道,啊,早上说啥了?没啥啊。

  我说,哦,那没啥。二胖那儿玩了一会,一个女生有事离开了,二胖朝我这说道,东子,缺条腿子,一起玩啊。我说,我不会整那东西,你叫别人吧。二胖又叫林浩,林浩说,我也不会玩,二胖旁边一女生朝周驰那喊道,帅哥,你会玩吗?

  周驰放下书,抬起头瞅了几眼,也没说话,站起来就朝外面走了。

  那女生看周驰没搭理她,恼羞成怒道,什么玩意儿,真把自己当根葱啊。我对林浩说,那周驰咋回事啊,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啊?林浩说,我也不晓得,他就那样,甭理他。我说,你们先聊,我去厕所。

  出了班级,我悄悄跟在周驰后面,我倒要瞅瞅这家伙到底要干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