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朱雀道观中的轩童在最后的千钧一发之际,甩出去了自己的赤眼神龙枪,那赤眼神龙枪猛追问天剑,赤云鹿在急于逃命,最终那赤眼神龙枪追上了问天剑,将问天剑打落在地,赤云鹿得救了。

  灵童快速去将自己的问天剑拿到自己的手中,轩童也快速将持眼神龙枪握起,赤云鹿跑到轩童跟前,轩童骑上去,坐上坐骑,来刺灵童。

  哪知这边一心想杀了轩童的坐骑,朝那鹿腿处砍去,轩童往上一提,躲过去,单手拿枪朝灵童便猛刺了起来,灵童仰着头与轩童相斗,有些吃力,而那轩童已是想与灵童做最后相拼,胆敢那样去伤自己的坐骑,这口怒气实在是忍不下去。

  相斗三十回合,轩童骑着坐骑,占了优势,灵童一招不慎,被打翻在地,在起身来看着轩童,已知晓打斗不过,又看了一眼轩童,拔腿跑了出去。

  轩童本想要追,可受伤之后,还如此费劲心力,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即使在追上,也未必还有气力与他相斗,心想就先暂时放他一马,待来日,定要亲手下了他。

  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左臂,叹了句“赤云鹿,走,我们回山。”

  赤云鹿慢慢飞了起来,从上方那大口子飞了出去,一路飞向了紫竹山。

  而天上那魅姬,与清竹道长打斗半天,最终还是输给清竹道长,正在施法将魅姬封印,那灵童跑了过去。

  看着清竹道长用着封印之法一点一点的将魅姬从空中直降到地上,灵童冒了出来,使尽了最后的余力,一道大白光给清竹道长冲破了。

  “主人,主人你怎么样。”

  灵童接住了从空中降落的魅姬,魅姬则大喜,没有让这清竹老道所封印。

  “我没事,我们快走。”

  两人飞着快速离开此地,那清竹道长气的差点将手中的拂尘折成两半。

  “可惜!可惜啊!”

  清竹道长的怒吼在空中回响着,久久不能平静。

  回到了紫竹山,一脸怒气不减,兰香看到了清竹道长,也装作没有看到一样,走了过去。

  “兰香,你不认得为师了么,为何不喊?”

  清竹道长正好怒气没地方出,逮到兰香便问起来。

  “是师傅啊,您老人家最近可好,那魅姬听到你过去封印她,想必早已经吓跑了。”

  兰香故意装出一副极为温顺的样子,看着那清竹道长如同快要火山爆发的涨红脸,心想看他到底敢不敢对着自己爆发。

  清竹道长平稳了一下气力,看了一眼兰香怀中的玉瑶,强忍着忍了下去。

  “看在你这么勤勉的照顾玉瑶的份上,就不追究你了。”

  抛下这句话,就离开了此处,剩兰香在那背后默默地笑了起来。

  她也不晓得为何会如此,以前自己特别敬重清竹道长,可自从他要将灵童仍下山去,就说不出对他的厌恨。

  清竹道长直直的走向了轩童的房间,门口了赤云鹿在跟前,清竹道长就已知晓,这轩童已经回来了,便直接推门而进。

  看到轩童左臂如此,身上还有其他伤痕,连忙走了过来,好像刚才的恼怒都随风而去,关切的问道“轩童,你怎么伤成这样子,来,让为师给你疗伤。”

  哪知轩童立马跪了下去说道“师傅,对不起,这次去朱雀道观是我的错,那灵童本不是我的对手,可是我却因为想看师傅用本山绝技而被灵童打伤了。”

  清竹道长连忙将他扶起,并说道“你日后贵为掌门,不要说自己错了的话,即便是自己错了,也不可承认。”

  背走手,向前走了两步,说道“其实师傅也做过很多错事,但从来就不承认自己做错了,因为在掌门的眼里,做错了也是对的。”

  轩童不知道说什么,激动的冒出来了一句“下次见了大师兄,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以解这这次的失手。”

  “好,记得,有些事情一定要狠下心。”

  “嗯,徒儿谨记。”

  清竹道长开始给轩童疗伤,看到伤口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同样被问天剑所伤的伤口,竟然疗伤疗了两次,也就在多日前,书童也是被灵童持问天剑所伤。

  兰香一路走到了落樱所待在的地方,两人正在逗玉瑶笑,甚是像一家人一样,而那书童,多处伤痕,若是昔日的四师兄,区区忘奇怎么能伤的了他呢。

  “那忘奇被我一直追到悬崖那边,见我步步紧逼,它......它跳了下去。”

  落樱心中一惊,心想它还是死了,虽然它把书童伤成这样,但还是希望它能逃得一命,但落樱却表面装出了高兴的样子。

  书童看的出来,落樱其实心中有些难过,毕竟与那忘奇相处了这么多日,早有了些感情。

  “后患除掉了,这是一件好事,不是么落樱。”

  “嗯,是的,书童,我想咱们离去可好,我想带你回我的家中,我也多日没回家了,家中的父母也都已经急疯了。”

  书童看了一眼兰香,兰香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后书童说道“好啊,驾云的本领你也已经学的差不多了,跟你回趟家中也甚是可以。”

  “要不然,咱们现在就走?”

  “等等,我去禀告一下大师傅,跟他讲一下。”

  兰香听书童如此说,连忙说道“四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师傅什么样,如果去告诉他你要和落樱要离开这里,他一定不会同意的。”

  “那也不行,他即是我师傅,也是将我从小带到大的人,怎么一声不说的就离去了呢。”

  “那要不你们先走,我替你向师傅去说也可以的啊。”

  书童没有多说什么,他觉得不去说下,始终有些说不过去,就回去去找了清竹道长,而兰香心想,如果师傅同意了他就不叫清竹道长了。

  找了一圈清竹道长没有找到,看到二师兄房间门口有赤云鹿在那,就想着二师兄或许在屋中,问问他知晓不知晓师傅所在。

  叩了下门问道“二师兄在么?”

  里面两人正在运功疗伤,清竹道长收回自己的手掌,看着轩童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轩童连忙说道“在呢,进来吧。”

  书童进去一看,清竹道长与二师兄都在床上盘腿而坐,运功疗伤,忙问起来“二师兄,你怎么受伤了?”

  “无碍,一点小伤,还多亏了师傅。”

  “刚好师傅你也在此,师傅,我有事相求。”

  书童立刻跪了下去,轩童一看四师弟如此,定有什么大事,连忙下了床,走了出去。

  那清竹道长严厉的问道“你有什么事情,你的法力全部都没了,几百年的修为毁于一旦,还不赶快重新去修炼。”

  “师傅,请准许徒儿下山!”

  看着书童一脸恳求的样子,清竹道长惊骇的看着书童说道“什么,你要下山,你要下山去做什么去?”

  “跟着落樱,前往他的家中。”

  清竹道长一听这话,连忙一拍桌子,桌上上的杯子抖动了起来,大骂道“你可知晓你是修道之人,就前翻来紫竹山的那女子,师傅早就想将他赶走,你可知晓紫竹山不得外人入内,你可倒好,不知羞耻,还要与他一同下山。”

  书童一听,心中感叹,羞耻?怎么能用羞耻来说自己呢?

  “可是师傅......”

  “别可是了,要么让她快些离去,要么你快点给为师好好修炼。”

  清竹道长说完这句话欲要走,那书童那里甘心,站了起来说道“师傅,弟子已经没有了法力,已经等同于一介凡人无异,为何还要苦苦想留!”

  “什么,我苦苦想留,你被那妖女蛊惑,就像你大师兄一样,都是中了毒的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忙又喊外边的轩童“轩童,将你四师弟送到清心塔上面,让他好好面壁思过,等到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再让他下来。”

  轩童走了进来,忙替书童求情说道“不可啊师傅,四师弟已经没有了法力,去了那么高的地方,犹如待在一个水深火热之处。”

  “只有让他好好经历一下水深火热,他才能清醒清醒。”

  清竹道长说完这些话走了出去,他心中清楚,这是将灵童中途打断了自己封印魅姬的气,都撒在了书童的身上了。

  轩童倒不知道怎么办了,忙向书童说道“四师弟,你快去向师傅认错,你此时不能去那清心塔啊。”

  “不,二师兄,我没有错,我去认什么错呢,既然师傅都说要将我送到清心塔,也好,那你就将我送到清心塔上好了。

  轩童虽有些不忍,但回想着师傅刚刚所教导了,要狠,深吸了一口气,与那书童一起前往了清心塔处。

  “站住。”

  听到声音,二人回头看去,正是兰香抱着玉瑶与那落樱一同走来了,刚躲在一处,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落樱对兰香甚是佩服,料事如神,她说清竹道长不会同意书童,果真就没有同意。

  2酷匠网Ub正》版首发*

  快速走到跟前,兰香问起轩童“二师兄,你真要将四师兄送到清心塔啊,他现在可是没有法力之人,他上了清心塔,他会受不了的,你怎么能忍心呢?”

  “可是师妹,师傅下了命令,要将四师弟送到清心塔上面,你说,让我怎么办。”

  “要不这样,我送四师兄上去,他与落樱还有许多话要说,说完之后,我便施法,将他送到第十三层。”

  “师傅点命要我送四师弟,还是我来吧。”

  “二师兄,怎么你连我都不相信么,我还能中途将他给放走么,以四师兄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我放他走,他敢逆着师傅而离去么?”

  轩童想了想,觉得兰香说的话也没错,自己着实狠不下心,那就让她将他送上去也未尝不可。

  “那好,我且回到那忘忧阁去看书,你们且去。”

  兰香大喜,心想终得成功,一定要让四师兄与落樱离开此处。

  到清心塔那里,兰香说道“你们快走吧,晚了我怕二师兄过来查看。”

  书童忙问道“师妹你在说什么,要我们去哪?”

  “去你们先前所要去的地方。”

  “可我已经被师傅罚去清心塔了。”

  “师傅又不会去清心塔上面找你,你大可与落樱离去。”

  书童一脸忧愁得看着兰香。

  “不行,我若就此离去,师傅一定会责罚你的。”

  “我有玉瑶挡箭牌,无碍。”

  兰香给落樱一个颜色,落樱拉着书童便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