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那杰童与夏总兵畅聊甚欢,杰童觉得这夏总兵甚是有眼光,能这么看重自己,自己也应该在他面前表现一番,毕竟,杰童觉得,这人间又有谁会是自己的对手呢。

  “杰童,你今日在擂台上的表现,实在令人称奇,知道你乃绝世高手,不知你怕不怕一种东西。”

  “总兵大人所说的是什么。”

  那夏总兵站了起来,走到前面看着月光道“虽说琥过君王昏庸,佞臣劝倾朝野。但这杨花州有我夏总兵,这一方的黎民百姓免受一些苦头。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擂台设了十二年,每年的擂主都在我手下做事。”

  那夏总兵喝了口酒继续说道“但他们对付个一些江湖上的高手还可以。”

  杰童打断他的话说道“是不是今日在府上站着的那两列人,为什么有许多空位置呢?”

  “正是正是。前不久,一些桂月村的村民前来告知,杨花州西南角的琼莹洞出了一只赤红魔血蛛,伤了许多上山打柴的村民。而我自认为的那些精英们,都是有去无回,为此,我每日伤神,不知该如何了。”

  “赤红魔血蛛,量它不过是一只成了精的蜘蛛,这有什么,明日我给你捉来便是。”

  杰童说的轻松,那夏总兵睁大了眼睛看着杰童,以为他喝醉了。

  “杰童,那怪物非同小可,我手下也有些懂些法术,自认为轻而易举的小事,结果去了,还不是落了个有去无回。”

  “总兵大人,明日我便去会会你所说的这只蜘蛛。”

  夏总兵一听甚是激动,忙问杰童“你需要多少兵马,明早我给你准备好。”

  “什么?兵马?不需要,不需要,你只给我两个人即可,让他们给我拿着我的清扬夺命刀。”

  杰童说完便去了夏总兵给自己准备的房间里,躺在床上,一点也没有在意夏总兵口中的那只赤红魔血蛛,而是满脑子都在回想着白小雅,心想她真是一个高傲的女子,尽管生活都如此迫切了,竟然对送到手中的三万两银票无动于衷,真是让人钦佩之至。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听到鸡叫的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外面阳光初出,有些雾水撒过的万物大地,空气异常清晰,杰童也就起身了。

  听到总兵大人的声音,杰童走了过去一看,原来总兵大人在给自己弄了丰盛的早饭,这总兵大人对别人如此礼贤下士,让杰童倍感欣慰。

  “杰童,正想去喊你,你正好也来了,快入座。”

  “总兵,杰童还未给你立半寸功勋,你就对我如此,这怎么让我承受得了呢。”

  “修要如此说话,我这人就喜欢别人的一种豪气,见杰童乃是一介英豪,自然是心生疼爱之心。”

  杰童也不客气了,着急忙慌的吃完,就想着如何快速去收复那困扰夏总兵多日的赤红魔血蛛,因为这让灵童感受到了别样的温暖,这种温暖,也就曾经大师兄这样给予过自己,从此再也没有谁了,如今,遇上夏总兵,自然愿意为他舍命了。

  两个小喽啰轮流替杰童拿着清扬夺命刀,几乎两个人一会一换着拿,因为那把刀实在太重。

  杰童没有直接去找那赤魔红血蛛,而是来到了白小雅的家中。

  敲了敲门,白小雅换了一身装扮,没有了昨日那种英姿飒爽的气势,却换来了小家碧玉的风范。

  “这么早,来此......你这么带着总兵府的人过来了。”

  白小雅一看书童带着两个喽啰,甚是惊讶,也一眼看出来了那是总兵府的人。

  书童见此,忙让两个小喽啰退去,自己走了进去。

  “怎么,你与他们还甚是熟悉?”

  “那是当然,他们以前还做过我爷爷的手下呢。”

  两人边说边往里面走着。

  一进屋中,小雅爷爷看到了杰童,让他请坐并说道“多谢少侠昨日出手为老夫疗伤,老夫这伤确实已经彻底好了。”

  “应该的,既是白小雅的爷爷,也是我的爷爷,爷爷,喊我杰童就可以。”

  看着杰童忽然这么套近乎,白小雅瞟了他一眼,杰童装作没有看到,小雅爷爷也是哈哈一笑。

  “小雅你接着说,他们以前怎么会是爷爷的手下呢。”

  “爷爷在那夏总兵的手下当值,是这杨花州数一数二的高手,有几个手下自然是正常的了。”

  白小雅说的轻描淡写,杰童却震撼,想不到五旬有余的老人,竟然是这杨花州的高手,也难过,白小雅的武艺那么高强。

  小雅爷爷捋了一把花白的胡须,苍老的眼眶有些湿润的走向了门口说道“可惜,我原本以为会在夏总兵的手下尽职尽责到天年,哪知那次去捉拿桂月洞的一只蜘蛛精,眼看就能将蜘蛛精杀死了,却跳出来一个年轻人,功力在老夫之上,老夫被他打伤。”

  “爷爷所说的,可正是那赤魔红血蛛?”

  杰童惊奇的站了起来,看着爷爷说道。

  “正是正是,是一只成了精的大蜘蛛。你是怎么知晓的?”

  “实不相瞒,杰童此次就是奉了夏总兵之命前去那桂月洞中杀掉那只大蜘蛛。”

  “什么,你要去桂月洞,万万去不得,万万去不得啊!”

  爷爷立马激动了起来,着急的看着杰童。那白小雅也惊叹道“你没事干嘛要去招惹那只妖精,看你与那两个喽啰在一起,我也想到了是为这事,但没想到你还真的要去!”

  “一只蜘蛛精算什么,今日让你们看看,我捉来便是了。”

  “休要逞能,年轻气盛,不能太过目中无人,我是与那蜘蛛精交过手的,它可甚是凶猛。”

  看爷爷这么说,法力高强的杰童忙笑着说道“爷爷,你看这样行不行,若是我打败了赤魔红血蛛,你,你就把小雅许配给我。”

  小雅正在旁边喝着茶水,一听这话,瞬间喷了出来,而喷的方向,正是杰童。

  杰童犹如刚经历了一场雨雾,呆滞的脸上,茶水直流而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小雅立马上前就用手为杰童擦脸,杰童满眼皆是迷茫。

  “你行事如此心急且不懂隐忍,我将小雅交到你手上甚不放心,你走吧。”

  小雅感觉爷爷发怒了,连忙要送杰童出去,杰童则不解,自己说的情真意切,而且自己真能杀了蜘蛛精,为何这爷爷会突然间发怒呢。

  出了门,与那两个小咯喽向那桂月洞走去了。

  半路上,杰童问那两个小喽啰“你们既然以前曾经跟过白小雅的爷爷,他也在总兵府辛劳多年,为何一贫如此,连买药都买不起了呢?”

  “公子,你有所不知,那白雄虽武艺在整个桂月州数一数二,但是他太过于斤斤计较了,捉蜘蛛精受了伤之后,自尊心受到打击,就不愿再在总兵府待下去了,总兵大人苦留都留不住啊。”

  另一人接着说道“是啊,是啊,一气之下,把总兵先前的赏赐都留在了总兵府,自己带着孙女就去了那间茅草屋,总兵大人三番两次送钱财给予他买药,他无论无何都不愿收下,他说过,他一生从未输给过任何人,最终却还是输了一场,你看,这不是和自己怄气么?”

  4看C正“3版章:q节上`酷匠a#网“@

  杰童心中直直叫苦,这可如何是好,他拒绝了将白小雅许配给自己,那岂不是也要坚持到底了么!

  桂月洞已经到了,杰童向那两个喽啰说道“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我,我且进去会会这赤红魔血蛛。”

  “公子,你可得小心啊。”

  杰童没有言语,拿着手中的清扬夺命刀就走了进去,越往里面越黑,越往里面越黑。

  里面的赤魔红血蛛听到有人的脚步声,从自己的网上慢慢向下爬来,只见一张蜘蛛网如同渔网大小,自己也是一只比人要打出许多的蜘蛛,两边左右各有十六只长腿,全身通红,如同能看透里面的血色,那蜘蛛头甚是惊骇,张口之间,像是能吞下一个人。

  杰童看到了微微的红光,那红光正是蜘蛛身上发出来的,身上血色那么浓厚,还有些光泽,自然很简单的就能看出来了。

  “本以为找你要费多大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你了。”

  手拿清扬夺命刀就冲那蜘蛛杀去,谁曾想,那蜘蛛张口嘴,从它口中出来一张红色大网,欲要包裹住杰童,杰童从中间一劈,网便变成了两半。

  那蜘蛛没有见此情形,连忙又吐网,被杰童又一招劈掉,连续吐出,连续被杰童劈掉。

  “我看你今日能吐多少网,非让你吐干净了不可。”

  那蜘蛛听了此话,跳下网来,将众多腿都竖立起来,站高了许多,一运气,一团火向杰童喷了过去。

  “好你个赤红魔血蛛,不仅能吐网,你还会吐火,会的还不少呢啊,怪不得众多英雄豪杰来你这里都有去无回了。”

  杰童没想到还会这一招,连忙躲避,还是烧到了衣角,连忙打灭。

  赤红魔血蛛以为杰童怕这一招,就连忙还吐出火,那杰童那里还乐意,让了它这么多招,岂能让它一直放肆下去。

  一甩手中的清扬夺命刀,使出一招‘天罗神风’,那喷来的大火,就扭转了桥头,朝那蜘蛛精回了去,蜘蛛精躲闪不及,别烧伤多处,气的向杰童猛扑了过来。

  “这么多腿,我就一个一个都给你砍下来,看你动作还能不能这么快了。

  杰童冲上前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上前,一招砍掉了前面的一条腿,哪知那赤红魔血蛛的血真多,那掉下来的一条腿血水喷如泉涌。

  赤魔红血蛛已经知晓了自己不是对手,连忙要逃跑,杰童哪里肯放,接二连三的将它的腿全部砍掉了,血水源源流去,犹如洞中多出了一条血水的小溪,向那洞外流去。

  “我主人一定会给我报仇的,你给我等着!”

  最后,杰童才知晓,原来这蜘蛛精是个母的,等血流干之后,没有多重,一只手就被杰童拿着走了出去。

  但令杰童不解的事,蜘蛛精最后说的那句它的主人,是不是将小雅爷爷打伤的那人。

  “你的主人是谁,它又在哪里,改日就让你的主人下去陪你!”

  杰童冲着手中那只死了个蜘蛛说道,慢慢地向洞外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