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樱无时无刻不陪在书童的跟前,她深知书童心中甚是伤痛,多年的修行毁于一旦,希望自己能将他心中的伤痛一点一点的抚平,因为她觉得,不管书童有没有着那上天入地的本领,自己都愿意在他身边陪着他。

  这些日子,两人常在竹林中漫步,似乎已经将外边的世界忘却。但落樱是看的出来的,书童还是放不下,放不下哪能驾着云,想去哪里去哪里的招数。

  常见到书童一个人时,冲着天空想用法术拉过来一朵云,可是只是空比划,那云根本就没反应。

  这一日,落樱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她早早的起身,牵着忘奇,敲开了兰香所在的房屋。

  兰香打开门一看是落樱,让她进屋而坐,接着问道“落樱,这么早来找我,所谓何事?”

  落樱看见还在兰香床上熟睡的玉瑶,那小丫头被兰香照顾的衣装整洁,气色红润。一点都不像自己刚上山看到清竹道长怀中的那个玉瑶。

  “兰香姐姐,我想拜你为师,可是你还要照顾这个婴孩,正为此发愁。”

  “什么,拜师,拜我为师?

  “嗯,是的,你们师傅看着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小老头,我不想拜他为师,兰香姐姐,你愿不愿收徒弟呢。”

  “可是我的本领并不怎么好,你来拜我,是不是找错人了。”

  “没有没有,我只想学会那招驾云的本领,到时候就可以带着书童去他想去的地方了。”

  “嗯......原来,你是为了四师兄,是啊,自打从渝州回来,他就愁眉不展,还好有你在他身边陪伴,既然如此的话,我愿意教你。”

  “兰香姐姐,你说的是真的!”

  落樱开始笑了起来,还甚是激动,惊起了那边熟睡的玉瑶。

  “嘘,小声点,这小家伙现在变的越来越不好哄了。”

  兰香开始了每日教给落樱招数,让她将基本功扎牢,然后再学驾云的事。其实落樱也想过让书童一起学,可转念一想,书童他怎么愿意呢,跟他师傅学他都不再想,更何况他的师妹呢。

  就这样,落樱成了兰香的徒弟,也改口称了兰香为师傅,兰香不愿让落樱这样喊自己,可是落樱觉得,既然都教给了自己驾云的本领,喊师傅也是喊的值的。

  待到本领都练好的时候,就驾云带书童回到江丽城,那是琥国的国都,回到九方府,把书童带回自己的家中。

  书童不见落樱去了哪里,就前来找她,看到兰香正一边抱着玉瑶,一边在教给兰香练习飞行,觉得有些凄凉,心中感叹,莫非日后连这落樱都比自己强了么。

  想到这里,慢慢的离开了离开了此处。

  落樱正好看到他,不晓得他怎么忽然来了就要离去,忙跑了过去问他怎么回事。

  “书童,怎么了,怎么来了就要走呢?”

  “没事,你在此好好习武,我一个人在别处走走。”

  书童面无表情的说出此话,落樱觉得,或许是书童又想多了,拉着他的臂膀不让他离去。

  那白兰抱着玉瑶也走了过来,开口道“四师兄,或许你还不知道,落樱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她知道你没了法力不能驾云,心中一直很不舒服,她便跑来求我,想让我收她为徒,好学成驾云的本领,日后带着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兰香说的情真意切,书童舒展了那愁眉不展的面孔,心想这落樱对自己还真是好,便不再离去,在此看着兰香教给落樱本领。

  “对,就这样,手再抬高一点,嗯......不错,不错。”

  落樱学的甚是认真,兰香也教的比较用心。

  “来,先拿着我的长虹剑练,待这个基本功练好了,我就可以教给你驾云的本领了。”

  躲在远处观看的忘奇,此时也已经长大了不少,它没有忘记书童杀了自己父母的仇恨,它也知晓,现在是杀死书童的最好的机会,书童现在像一个凡人一样,杀他易如反掌,杀了他之后,自己就逃下山去。

  又过了几日,落樱还在专心致志的练着基本功,那书童一人觉得无趣,就去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依着一棵粗壮的竹子闭眼冥思着什么。

  那忘奇,也就悄悄的走了过来,他变成了人形,浑身一身黑服,瘦骨嶙峋,面目凶恶,它势必要为自己的父母报仇,不忘恩仇,是狼的本性。

  只见书童觉得有什么东西向自己跑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已经到了自己的跟前了,此人他一点不认得,这人是谁。

  “你是谁啊,来我们紫竹山所为何事?”

  忘奇大叫道“为我父母报仇,特来杀你。”

  “你父母,你父母是谁?”

  “他们就是你口中的野狼精。”

  “你......你是忘奇!”

  “死到临头让你知道也好。”

  书童连忙起身要跑,哪知还没起来,忘奇就扑了上来,将他死死的按在地上,一口咬向他的脖颈处。

  书童双手拖住忘奇的头,忙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那忘奇岂肯放过等了这么久的机会,狼的隐忍,也格外让书童震惊到了。

  用爪子挠,拼命的去咬,见书童抵挡得厉害,忘奇就用拳头准备先将书童打昏了再说。

  先前书童一直认为留下忘奇日后必有祸端,可念在落樱是那么喜欢忘奇的份上,也打算放过他,没想到了,这祸端今日应验了,还是应验到了自己的身上,此时在说什么也已经晚了,只能使劲喊出救命,看那边的他们是否能听到。

  这边的落樱忽然收起了自己的剑,问起来了兰香“师傅,你有没有听到一种声音。”

  兰香静下也用心去听向远方,而后道“是谁在喊救命,我们快过去看一下。”

  两人快速的跑了过去,这边的书童已经快撑不住了,除了没被忘奇咬到脖颈,脸上与上半身都已经被抓烂了。

  酷@匠{网正版C}首##发√

  等到两人跑来的时候,那书童还在拼命的喊着救命。

  兰香将玉瑶交到落樱的手中,自己翻身跳跃到跟前,一把将书童身上的忘奇抓起来,仍到了一旁。

  “啊,四师兄,怎么是你!”

  兰香连忙扶起书童,指着这陌生男子问道“你是谁,为何来我紫竹山谋害我四师兄。”

  落樱也跑了过来,看到书童伤成这样子,心疼的跑来安慰,并怒气的看着这陌生的男子。

  忘奇一看情势不对,连忙就要跑,兰香哪里肯放,跳到跟前就把他踹翻了,拿剑指着他,想立马就杀了他。

  那男子向那边的落樱哀求了起来“主人,你救我啊主人,我是忘奇,我是你的忘奇。”

  “什么,你是忘奇?!”

  兰香震惊的说道,落樱也不相信的抱着玉瑶走了过来。

  “胡说,你才不是忘奇,忘奇是条狼,他不是人,忘奇可比你可爱多了。”

  书童也走了过来说道“他就是忘奇,他待着紫竹山这么多天,吸了许多紫竹山的灵气,可以变化成人了。”

  落樱还是不敢相信,自己那么爱的一条宠物,有一天,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那忘奇看到落樱有些不相信,就变成了自己的原型,落樱震撼,真是忘奇,为什么,要准备一直好好养着它,可它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

  “我这就杀了你,让你胆敢对四师兄下手。”

  兰香持剑欲要杀了忘奇,落樱连忙开了口。

  “师傅,我还有些话,让我说完再动手不迟。”

  兰香一听,收回了自己的长虹剑,心想让她把话说完也行,再杀它也不迟。

  落樱走了过去,抚摸了忘奇的头,向它说道“我以为你会放下仇恨,会一直对我忠诚,我才在那么多生死关头的时候舍命救你,可是,你看你做了什么事,书童被你伤成了什么样你,让你自己说,我该怎么再护你。”

  “嗷呜,嗷呜,嗷呜呜呜。”

  “书童说你先前说留下你是个祸害,我不相信,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好好宠你,你一定会成为一条特别可爱的小宠物,可你今天却差一点杀了书童。”

  此时,落樱已经流下了眼泪,她没想到,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忘奇,竟然没有忘记它的仇恨。

  “还记得在冰晶洞的时候,你被冰戏雪捉了去,我非要过去将你先救出来,被冰戏雪一剑刺中胸口,差点丧命,若非雪神降临,此时我早都已经死了,你知道么你。”

  落樱越说越生气,从抚摸便成了拍打。

  兰香扭过了头去,不想看到如此的一幕,书童也在那看着自己的伤口,不想再说些什么。

  而此时,那忘奇却变回了人形,向那落樱说道“主人,我的名字是你给的。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忘奇也永生难忘,但书童杀了我的父母,多少日夜我都想着报仇,多谢你给我个机会,让我逃离。”

  忘奇一看有机会,说了几句情真意切的话,便立马拔腿就跑开了,落樱哭着坐在了地上,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直掏心掏肺的信任,竟然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狼果然是狼,这么狡诈。”

  兰香仍下这句话,就去追了忘奇,书童走上前来,替落樱擦了眼泪。那刚与忘奇搏斗过的手掌,满是血污,擦在那落樱白皙的脸颊上,瞬间弄的有些脏兮兮的。

  而那落樱,此时也深知自己错了,抱住了书童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书童,我应该早些听你话,害的你今天差点......”

  “好了,不要说了,我只不过受了些皮外伤,狼性本就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的,我只是没想到,那时候它还那么小,它竟然能记下此事。”

  书童安慰着抚摸着她那秀发,闻着她那身上的体香,书童也不知为什么,那时候在那老婆婆的屋子闻到了她身上的体香,就感觉对这种味道特别着迷,闻着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你在闻什么啊!”

  落樱放开抱着的书童,不乐意的问道。

  “你身上的味道,你身上是什么味,闻着特别舒服。”

  “我,我不告诉你。”

  落樱说完就抱着玉瑶向回去的路走去,书童也连忙跟上,回头看了一眼兰香追忘奇的那跳路,也不知道兰香追上了忘奇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