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由不得你

  女子英姿飒爽的站在了杰童的跟前,杰童心中甚是乐意,因为如此自己赢了才会舒心一些,主要皆因那女子身姿甚像兰香,杰童此时不仅想赢了比赛,还想赢了她的人。

  “伤了你,可不要怪我,是你自找的。”

  “你来你来。”

  杰童装作无所谓的摸样,在摸着自己的下巴,好像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擂台,而是自己与那女子单独相聊之地。

  “什么人,上了擂台竟然这么镇定。”那女子这样想着,持剑指着杰童,脚步极快,便刺了过去。

  下面忽然传来一阵阵的惊叹,再看擂台时,杰童的两根手指,夹住了冲自己而来的那把剑刃。

  那女子想拽回来,却怎么都拽不动。

  “你放手,你给我放手。”

  “好,我放手,不过你得说出你的芳名,否则我就不放。”

  “休想。”

  那女子说完之句话,一只脚冲杰童踢了过来,杰童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腿,她只能一只脚站立,一时慌了神。

  “动弹不得了吧,这下你还得摘去你那轻纱蒙面,否则你就这一条腿站着吧。”

  酷T匠网)永/t久!?免s费看小说

  急的满头大汗,却怎么也拽不回来,心想,告诉他性命,他放掉了自己的剑,自己再用剑去砍他的手,脚就能放下来了。

  “小女子姓白,名叫小雅,快放开我的剑。”

  杰童嘴角一翘,放开了她手中的剑,谁知她持剑就去斩灵童那只抓着自己脚的手。杰童一拧脚,白小雅整个身在半空一打转,杰童连忙接在了怀中,第一次抱到女孩的她,满脸瞬间变的通红,觉得女人的身体与男人的不一样,整个身上软软的。

  “你......我非杀了你。”

  白小雅反应过来时,连忙从杰童的怀中跳了出来,其实杰童所不知的是,白小雅也是第一次被别人抱,芳心直跳,感觉特别的害羞,若不是一心为了赢了擂台的金钱为快死的爷爷治病,她定会选择立刻跑下擂台。

  “我今日非要看看你的摸样,小雅。”

  下面都看待了,觉得上面的打斗实为精彩,而有一人却对旁边的几人说道“这人是个高手,他赢了之后,要跟踪好,务必要让这样的人才跟着总兵大人。”旁边几人连忙回答“是。”

  杰童一心想看这小雅的摸样,竟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小雅持剑指着他说道“再过来,休怪我剑下无情。”

  一剑一剑斩来,却都躲开了,直接摘去了面纱,杰童看呆了。

  微风轻抚,细发随风两片湖,眉目星点剑,忽闪之间耀人眼,雪面晴霜,好似长平千里雪。婀娜多姿,堪比蛇腰炫花丝,凌波碎玉,正踏轻脚入梦思。

  身姿与脸颊对称着一看,简直就是人间绝品,下面擂台的人都纷争着看向了白小雅,白小雅却大怒,持剑非要赢得这场,杰童连躲再躲,白小雅却不放,杰童心想,若是现在输了,她自然会小看自己,先赢了再说,得了钱财,先看看她是否为了钱财而来。

  那白小雅再与自己来过招,杰童牢牢的抓住了她的两条胳膊,半举了起来,走到擂台边,想把她直接放下去,哪知那白小雅什么都不顾了,两只腿夹住了杰童的腰,与他相连了起来。

  “为了爷爷,我什么都不顾了。”

  看着白小雅白皙的脸颊气的咬着嘴唇在不抖动,杰童冷笑了一下,用了法术使自己腰间一发热,传递到了白小雅的双腿上,连忙放下了双腿,杰童也将她放了下去。

  站在地上发现自己已经输了,一双明媚大目瞪了一眼杰童,杰童感觉混身一冷,她便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此处。

  “本届擂主,......公子,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杰童。”

  那擂台管理员给他了一枚擂主的令牌,并将三万两银票交到了杰童的手中。

  杰童下了擂台,忙去寻找白小雅所离去的方向,可是却早已不知道所踪影,问了许多人才问到了她的家中,在一个小村庄,一户平常百姓家。

  茅草屋里冒青烟,一轮清池在门前,别家小院有娇女,叩门只愿再相见。

  杰童开始在门前敲起了门,等待着白小雅快些开门,好将赢来的钱财交到她的手中。后面有两人跟踪,杰童也不愿理睬。

  那白小雅开了,开门看到是杰童,甚是惊讶,而后恼怒的看着他“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能否让我进去说话。”

  “小院简陋,可别嫌弃。”

  白小雅说完此话就走了进去,杰童也跟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进到屋中一看,那白小雅正在煎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那床上躺着,看到此来人,忙准备坐起来,杰童快速走到跟前,让老人继续躺着。

  “你一介女子,就是为了你爷爷,去那擂台打擂,赢下钱财,好为爷爷买药治病?”

  “你都看到了还何必问呢。”

  看着小雅在那专心的煎药,杰童感觉小雅比刚才擂台那会更加的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给你。”

  杰童将手中那三万两银票递到小雅的面前。

  谁知小雅看都不看一眼,只是打开盖子,吹散白烟,看药是否已经煎好了。

  “我不要,是你赢了,又来给我做什么。”

  “我赢了就是为了给你啊。”

  小雅放下盖子,看着杰童,冷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人还真是奇怪,赢了再跑来送给我,你在是在施舍给我么?”

  “不要是么,好,那咱们就把它烧了。”

  杰童将三万两银票直接仍到火中,心中怒气直冒,感叹自己为何到了哪里都要受气,在紫竹山受气尚且不说了,竟然连一个小丫头都制服不了了么!

  “你不是脑袋有问题,快离开我家。”

  小雅连忙从火里捡出来那银票,手也一下烫伤了,眼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因为杰童不知道她有多苦,她一介女流,本就快承受不住了,杰童还要这样打击她。

  杰童没有看那烧烂的银票,而是直接去看小雅的手是否有什么大碍,小雅直接抽回了手,要赶杰童出去。

  “既然救你爷爷的钱财都没了,我更不能走了。”

  那旁的爷爷看此情景有些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猛然咳嗽了起来,小雅忙跑过去去拍她爷爷的肩背。

  “爷爷,你怎么样爷爷,还好些么。”

  杰童连忙走了过去,替爷爷一把脉,立马知晓,这是被打伤的。

  “来,让开,我来救你爷爷。”

  “你走,快走,我不想看到你。”

  “他已经危在旦夕了,让我来给他输股真气。”

  看了一眼杰童那肯定的眼神,小雅心想,他武艺那么高,或许他真的有办法,便向前走了一步,让杰童前来。

  杰童心想,终于抓住个机会了,连忙将真气毫不保留的都输了爷爷,小雅爷爷瞬间感觉身体变的很轻,很是舒服。

  “怪不得我打不过他,原来此人懂妖术。”小雅在心中直想着。

  未有多久,杰童额头流了汗,收回了双掌,再看那老人时,已经满面红润,气色回归。

  “年轻人,你真有两下子,我伤的这么重,竟然给我医治好了。”

  “不知何人将前辈伤成这样,经脉断了三处。”

  白小雅换了态度对他说道“多谢你帮我爷爷医治好了,不过为了你的安慰,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

  “小雅姑娘,还望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替你爷爷讨回公道。”

  “好了,天色已晚,我就不留公子了,若有缘相见,我再告知于你。““小雅,这哪里是带客之道......”

  躺在床上的爷爷已经起床,他哪里肯放威风凛凛的杰童走,但杰童心想,先走也好,到明日再来拜会。

  “我也确实还有些事情,前辈,小雅,杰童告退,改日再来拜会。”

  杰童刚一走出门,小雅才觉得有些不对,连忙快步走出去,送了松杰童,杰童见此情景,已是大乐。

  出了门不远,感觉到了那两个跟踪自己的人还没有走,就喊了一声“出来吧,早就发现你们了。”

  两个喽啰忙跑了过来,见灵童便拜“杰童公子,我们总兵恭候你多时了,还请你能跟我们走一趟,否则小的们交不了差。”

  “总兵,你们总兵是谁?”

  “就是这杨花州的夏总兵啊,他听闻杰童公子好武艺,等着与你一见呢。”

  杰童心想,反正没有地方去,不如就去会会这个夏总兵,看看是何人人也。

  跟着这两个喽啰就走了起来,直接来到了扬州城中的一个角落里,这里是一个府衙,上写着‘总兵府。’刚一踏进去,就感觉里面甚是气派,左右两边站满侍卫,都手持长枪,一动不动,而那内府也是如此,好似都是些高手一样的站在两旁,中间地上铺着一条长长的红地毯。

  “总兵大人,杰童公子已经带来了。”

  “好,杰公子,来,快请坐。”

  那总兵大人是一个三旬的中年人,衣甲穿的到是甚是气派,长长的胡须显示着他那一股英气,连声音都尽显着很强的穿透力。

  “总兵大人,喊我杰童就可以了,不知总兵大人唤我何事。”

  “你且先坐下,下人们都在坐着晚宴,今日月光皎洁,清风无限,咱们一边赏月一边说事不是更好。”

  杰童心想,这总兵大人还真是客气,不过也好,听着蛮有情调,可自己现在为何总是在想着小雅,不管什么事,都想明日能早些到来,好去小雅家,再去拜会。

  到晚间,果真如夏总兵说的那样,月光确实很好,杰童将酒也喝了许多,想这总兵后院原来是凉亭花园,真是别有一番风味,见酒喝的差不多了,杰童又问了起来。

  “总兵大人唤来在下,特意在这月光之下,还用这么好的酒肉招待,真不知总兵大人要让在下做些什么,还请侃侃道来,好让这酒喝的更舒畅些。”

  夏总兵摸了一把胡须,看了一眼杰童,说道“好,你既然这么急着知道,我这就告诉你,其实有件事想求助杰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