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童骑着赤云鹿,没有多长时间,就回到了紫竹山,将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知了清竹道长,并说自己是在寻找魅姬之时,一不小心被她发现的,不得已才与魅姬、灵童两人相动手。

  “气煞我也,杰童怎敢如此做,竟为了念及师兄弟情谊,放走了灵童。”

  “师傅,五师弟也不是有意,小师妹的迷魂香药效一过,凑巧大师兄醒来了。”

  “这话你信么,反正为师不相信。”

  “师傅......”

  “好了别说了,牧童在牡丹亭收集灵气,你去唤他回来,让他去代替杰童守乱葬岗,至于杰童,让他进清心塔面壁思过三年。之后,咱师徒两个前去渝州朱雀道观,去捉拿魅姬与那孽畜。”

  “是......可是师傅,这样是不是有些难为五师弟了。”

  “你想让他成为下一个灵童么,为师就是对灵童太好了,才成了今日的局面,为师还不想让杰童成为下一个灵童。”

  轩童见此,自知不能再说些什么,只能前去牡丹亭,唤牧童去乱葬岗。

  那牡丹亭正是离此山不远处的一个极美之地,满地开满了牡丹花,一眼望不到尽头,中间有一个小亭子,亭子周围挂着一些道具,是为了帮助吸收此处牡丹花所用。

  牧童正在此处躺在牡丹亭喝茶赏花,好不自在洒脱,轩童看到只是一笑,就跳下坐骑,飞到了亭中。

  “三师弟,你好自在啊。”

  “二师兄,你什么时候从那万兽山回来的,那就是你捕捉训化的坐骑吧。你坐在上面,真是好不威风啊!”

  牧童说着就给轩童倒了一杯茶,轩童正有些口渴,拿起来就喝,喝过之后还贬贬嘴,觉得满口都是牡丹的清香。

  “三师弟,这是什么茶,怎么有股牡丹花的清香。”

  “这正所谓牡丹茶,用这满山中的一些牡丹花王瓣所泡制,怎么样,味道还可以么?”

  “不错不错,喝了这么多年的茶,还是第一次喝牡丹茶,不过还好。”

  “好喝就多喝几杯,极为名贵,牡丹花王可不是好寻找的,一万棵牡丹花里面都未必有一颗牡丹花王,我寻了多日,才寻得泡不到十日茶的花瓣。”

  轩童一手挡住了牧童继续倒茶,而后说道“这么珍贵,还是你留着喝吧,师傅让我来此唤你去乱葬岗守阵。”

  “乱葬岗?那不是有五师弟在那守阵,他不是还应该再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的么?”

  “师傅让你把他唤回山,并让他去清心塔面壁思过三年。”

  “什么,五师弟做错了什么事情又有关去清心塔,二师兄你有所不知,上次大师兄进清心塔,十二层的招梦猪跑了出来,之后大师兄救变的异常,回山偷起了书籍,还持剑将四师弟所伤,怎么还要关在清心塔?“牧童一听此,甚为不乐,站了起来,满口怒火的说道。

  “正是因为大师兄,大师兄后来被兰香带回了紫竹山,要将他从悬崖下面仍下去,我苦苦哀求,师傅终饶大师兄一死,命五师弟将大师兄带到后山黑洞关押,可中途,大师兄逃走,五师弟不告知众人。我正好又去渝州去杀上古妖魔魅姬,谁知大师兄与上古妖魔混在了一起。师傅要治五师弟放掉大师兄之罪,特让你将他召回,你去守阵。”

  牧童听完这些,有些发愣,慢慢的走到了凳子前坐了下去,看着一望无际的牡丹花,他心中一点都没有了赏花之意了。

  “天哪,师傅竟然要将大师兄从悬崖上仍下去,这也实在太狠了些。”

  “不说这些了,三师弟,我还要与师傅去渝州,你早些去那乱葬岗。”

  轩童说完这些就要离去,刚一转步,牧童就喊住了他“等等,把茶喝完再走。”

  看着茶杯里还有小半杯的牡丹茶,轩童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牧童坐在远处久久的回味着轩童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他有些恼怒,他恨师傅为什么那样绝情,抓起一壶的牡丹茶,摔碎在地,又将两只杯子也狠狠摔在了地上,之后,拿起自己的紫青玄魔剑,飞去了乱葬岗。

  可到乱葬岗之后,找遍了乱葬岗的所有地方,都不见杰童的身影,牧童有些不解,这五师弟到底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见了踪影,或许是师傅与二师兄路过此处时,已经将他唤走,想着此处,看着乱葬岗这阴气深深之地,再回想牡丹亭那花香所萦绕之地,自己蹲在地上,开始了久久的沉思。

  杨花州。

  杰童离开了乱葬岗之后,便已经觉得,此生或许再也回不了紫竹山了,怕师兄弟们来找自己,自己头戴斗笠,蒙了面,来到了此处,先找了一间客栈,要了许多的酒,想一解千愁。

  三坛酒之后,开始了自言自语“兰香师妹,你可知晓,我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了,你每次一对大师兄好,我都会格外的心酸,但是,大师兄他入了魔,你们再也没办法在一起了,可是......可是我背叛了师门,我也回不去了,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你选择喜欢大师兄而不选择我杰童,我哪一点不比他强,哪一点......”

  杰童自语的对着酒杯说话,周围一圈喝酒的人都在看他,好像在看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物那样,都愣在了那里。

  杰童一见此情景,心想我在紫竹山可以受些大师傅的气,看不管大师傅所作所为可以忍着,你们这些凡人竟然也敢这样看我?一摔酒坛子,都不再看他,连那掌柜的都不敢再看他一眼。

  正因此,带杰童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杰童开始心中一乐,大笑了起来。

  “对啊,我脱离了紫竹山,我走在哪里都是我杰童的天下了,兰香算什么,天下美女众多,一直以为兰香好,莫过于紫竹山就他一个女人在哪里,来到此处就不一样。”越想越兴奋,越想越痛喝了起来,好似猛虎入了深山,蛟龙入了大海,杰童此时感觉自己身上散发着用不完的力气。

  出了客栈,他先想到了就是擂台,他不再头戴斗笠还蒙面了,心想如果师兄弟真来寻自己,自己大不了去找大师兄,修道既然如此,别怪自己踏入魔道。

  伸手抓住一个人问了起来“你们杨花州是不是有擂台,在哪里?”

  那人见杰童满身酒气,又力量巨大,连忙说“在十子巷左边。”

  杰童冲天大笑了起来,心想还真有擂台,那自己就先在此称雄,手下有些小喽啰,再找些美女如云陪着自己,什么官府总兵的,看谁敢与自己作对。

  “天下是我的,天下是我的......做什么臭道士,修什么仙!”

  杰童大叫着跑向了十字巷,他瞬间觉得越来生活是这般的美好,自己一直呆在紫竹山,原来都不知道,他此时在也不想回到紫竹山,再也不会怀念紫竹山,甚至瞬间忘记了兰香是谁。

  天下第一武道会。

  纷纷扰扰的人们都围在擂台下观看擂台上的场景,一个光着臂膀的肥胖汉子,正和一个独眼之人打斗,看此情景,打到了一半了,那独眼之人不是肥胖汉子的对手,被打的满脸是血,鼻子嘴巴都肿着了,可仍旧在拼命的坚持着,还不是因为下面观看者太多,怕失了颜面。

  “好,好,好......”

  下面众人大喊,在杰童眼里,这种三脚猫的功夫,自己都有些懒得动手对付。

  转眼间,肥胖汉子抱住了独眼之人,猛然甩了下去,台下人纷纷躲避,唯恐砸到了自己。

  又是一阵欢呼声袭来,肥胖汉子似乎已经没有了敌手,双手冲上面举着大喊“还有谁不服,还有谁不服我杨花州猛蛟龙的!”

  杰童正想上去,却见一个轻纱蒙面的女子上去了,此女子穿着一身白装,其身影像极了兰香师妹,杰童不相信的瞪大了双眼,心想莫非兰香师妹已经下山来找自己了,且先看看再说。

  “一介女流,恐非是我猛蛟龙的对手,还是乖乖下去吧。”

  那猛蛟龙打量着这突然飞身而上的女子,满眼充满了鄙夷,抖动了一下身上的肥肉,想吓走此女子。

  “女中亦有豪杰,怎地,莫非你怕了不成。”

  一听话音杰童才把心放下去,还好不是兰香,再转念一响,是兰香怎么了,如果是兰香来此寻找自己,自己一定会劝他与自己做一对神仙眷侣,再也不回那紫竹山去。

  “你且报上名来。”

  “手下败将是不配知道我的姓名的。”

  那女子说完这句话,就向猛蛟龙飞了过去,一个脚踹来,猛蛟龙一抵挡,倒把那女子弹到了一边,猛蛟龙哈哈大笑起来,下面观看的众人也大笑了起来,唯有那杰童知晓,这猛蛟龙已经输了。

  挥舞的大爪子想抓住那女子,可是那女子左躲右躲,猛蛟龙根本就抓不住,抓到了擂台边缘,那女子脚下一大转,又向后面退了去,猛蛟龙步步紧逼,想抓住这女子羞辱一番,可是累的满头大汗,也没能抓住,到后方边缘,那女子看机会到了,一个后转,借着那堵‘天下第一武道会’那堵强的反弹力,猛然踢起来了自己的脚。

  “无影脚。”

  猛蛟龙连连抵挡,却连连往后退着,可惜没有一丝主意,不知该怎么办了,一步一步的退掉了擂台,跌了下去。

  众人皆惊,竟然是此女子获胜,那女子看了一眼在地上躺着的猛蛟龙,一笑而置之。

  3!酷匠?网\永8久Q%免费R看9@小2说

  “既然没人再向小女子挑战,那这一期的擂主胜利品,小女子就笑纳了。”

  冲下面一说,杰童冷笑了一下,凌空跳到了台上。

  “姑娘高兴的有些过早了。”

  “你是何人,莫非不知道这擂台的规矩,竟带着一把长刀上来了。”

  “在下第一次来这杨花州,自然不知道这里的规矩,我这就将这长刀仍下擂台,此外,为证明我的虚心求教,还请姑娘去那边选一把合手的武器,否则赢了你我也会感觉不舒服。”

  杰童说着此话就将自己的长刀仍了下去,指着擂台上的装饰品,那些装饰品便是十八般武器,在那边威风的摆放着,示意让那女子前去挑选。

  “如此狂妄,你以为我真的会跟你客气么?”

  那女子果然去那边拿了一把剑,看了一下擂台管理者,擂台管理者点了一下头,示意同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